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Day2

第二日就由Gold Coast去Brisbane,主要係為逃避太刻意為之嘅觀光繁華。由於去之前冇特別做資料搜集,雖則知道黃金海岸係度假勝地,但未預期過真係只有自然嘅長灘同人為嘅主題樂園,其餘都係界乎英式美式之間嘅常見市貌,所以由機場入市內,然後坐輕軌由頭站搭到接近尾站,就已經大致了解黃金海岸。當然,黃金海岸市郊不遠處自然風光其實數之不盡,但一丁友又冇車,實在唔太有癮,都係算了。

澳洲嘅第一站就揀東岸嘅黃金海岸,或者係個錯誤選擇,但時日尚多,第一印象又未必等於永遠,錯亦錯得無傷大雅。又或者,佢嘅空洞,其實正符合度假勝地嘅要求,只係同我無緣——一望無際嘅岸,高低起伏嘅浪,傳說中嘅水清沙幼,遇著烈日當空,任由神智不清,玩完行兩步就又可以食同瞓,完全係一般人忘憂之選。假若一個地方背負沉痛嘅歷史包袱,以人文搖籃為招徠,總難免遍佈劫後瘡痍,或者壓喺偉人陰影之下,未見哭牆而先聞哭聲,能夠提供嘅歡樂必然少之又少,又談何散心呢。但無論如何,我係一個見到迴旋木馬都可以聯想長槍比武然後想像長槍穿透頭盔直刺入亨利八世眼球嘅人,評價勝地係咪勝地,快樂係咪快樂,難免失諸主觀,毫無參考價值,結論,都係算數。

黃金海岸嘅長灘一如旅遊節目所見,人多,浪大,無窮無盡,只係攝影唔同肉眼,始終無法盡覽全景。到此一遊,最強烈嘅感受係平靜。我所寄居嘅香港,三面環海,沙灘唔少,但垃圾多而灘岸短,無感。曾經去過沖繩同峴港海邊,同樣水清沙幼,但因為沖繩歸於日本,當地人對大自然嘅崇敬同保護,明知陳義極高,同香港相提並論亦無謂,而越南中國海灘水質雖清,但周邊配套破爛簡陋,亦稱唔上令人悠然自在。只有黃金海岸,毗鄰現代商圈,消費主義充斥,海灘上面又一大堆其實算唔上時尚但配備標準及膝滑浪褲同三點式嘅白人,全球化嘅氛圍鋪天而至,典型得驚人,至令我有種終於見識到應該要見識嘅景色嘅感覺,於是平靜。

若然有人閒來無事,走去訪問一百個黎自唔同城市嘅人,要佢地描述心目中嘅陽光與海灘,大概都係離唔開呢種介乎於邁阿密夏威夷黃金海岸嘅美式印象。黃金海岸固然係位處亞洲,但建築風格同城市風格顯然非常歐美,撇除美式現代化已等同發達地區嘅全球化風格代表呢個因素,澳洲喺一堆亞洲移民同佢地經營嘅旅行社同餐廳嘅襯托之下,更顯歐美。從呢種美式印象,自然我又聯想到歐美嘅風景畫係屬於白人嘅世界,甕缸早已預備,任何他者走入其中都會淪為突兀嘅弱者,自暴其短。即使演化係物競天擇,五短身型啞黃膚色各有前因,但喺現實之中無數亞洲人都係孜孜以求,試圖喺人地嘅領域透過模仿去攀附強勢,多於建立自己嘅天地。明知別有難度,又無力改寫荒誕,擺脫全球分享類同標準嘅步伐,競爭同融入結果就淪為無止境嘅追趕——所以嗰啲想追又追極都輸,唔甘心而又自卑,終日幻想現實可以喺強權帶領之下洗牌黎過,動輒就攤出五千年歷史自瀆嘅人嘅心理,有時我都真係深表同情,因為我亦只係洪洪主流之中一滴隨遇擱淺嘅淺灰色,唔同嘅只係我忠於自己對美帝以及西方無可抗拒嘅內心,坦白而唔高尚。

要過得高尚,忠告都只能係老生常談,就係唔好比較唔好大貪。穿越時空回到過去,處身於十九世紀,我相信我都會為香港嘅海岸線而滿足,做個水上人撈吓蝦就已經夠愉快,因為我接觸唔到廣告,唔會有輕易外遊嘅機會,亦唔會思考文明優劣嘅後果,眼前所有已係最好。正因為我地見過,認知過,想貪到手過,一次一次重複,曾經滄海難為水,就好難唔以某種更好為最好,或以某種更好為更好,受貪念驅動而期待相見,最後步向過度追求嘅亡命之途。再到追求得到,又因為見過而覺得不外如是,又再尋覓另一種陽光與海灘,最終就必然係圍繞地球一百圈都唔會搵得到合乎期望嘅嗰一片淨土。

《沉默的羔羊》入面,食人教授叫女主角著手調查連環殺手Buffalo Bill身邊人,就可以搵出第一個受害者,理據係人嘅貪念往往由眼前所見所觸發,刺激行兇動機嘅一定係佢成日見住嘅人事物,而結果亦不出教授所料。旅行嘅動機,其實亦不外乎貪念,夢想闖遍地球只不過係一種浪漫嘅語言包裝。終其一生都唔可能離開居住地嘅世代,人中意聽未知真假嘅故事,到咗有人邁步遠行然後帶住異地異聞回歸嘅世代,人就想睇未睇過嘅風景,到世界距離縮成一條地球村嘅世代,睇過已經變成基本,體驗過參與過擁有過又成為新嘅慾望,環遊世界,不過係以平靜換喧鬧,以有涯隨無涯,自陷於無力。

貪念無限,而人嘅戰意又太弱,貪念因此好容易就會遇上人力嘅極限,然後苦痛就會產生。我地唔可能扭轉唔可能扭轉嘅現實,就係風景唔係手信,唔可能隨身,唔可能以人嘅意志為轉移,只有我地去為佢停留。有人比較通脫,相信一剎即係永遠,就可以用妄念自我安慰,但大部分人係跨唔過去嘅人,佢地只會為眼前迷幻所困,為不可得而呼天搶地,然後同遺憾糾纏一世。

如果從一開始就冇知道過世外桃源,從一開始就冇走出非洲,從一開始就擦身而過,我地就可以錯過痛,錯過恨,錯過流連,同時避過早已蟄伏早在等待過客誤闖然後獻身嘅命運。好在我唔係會為黃金海岸所眩惑嘅觀光客,對土產亦興趣盎然,冇希冀過,冇期待過,離開至可以如此平靜而乾淨,好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四月 25, 2017 by in 一亂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