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Incredibly traumatized.

Dedicated to my Bastet

myjai4

生於任何時代,任何地區,有知者都係少數,因此如果成日都為世間不變嘅定律而憂愁,埋怨平民民智未開,目光短淺,只係攞苦黎辛。青少年時期,我一直都擺脫唔到呢一種憤怒,於是反感邪佞當道,覺得人生諸事不順,厭惡身邊人,厭惡社會,最終演成某種年少必經但又份外強烈嘅憤世嫉俗。

我厭惡大多數身邊人缺乏深度嘅言談,抗拒光陰白費,於是傾向寡言,傾向觀察,以免言多必傷,鋒芒太露。就正如前幾晚適逢台灣九合一大選綁公投,而我所寄居之處,正有一檯人打緊麻雀,談笑自若。我並唔認為政治冷感有罪,更唔覺得香港人關心台灣份屬義務,但我實在抵受唔到蜻蜓點水式嘅廢老論政。「咁混亂,又公投,好心就分開搞喇。」話聲未落,右手連隨入章。牌局中人與我無尤,但九合一之所以係九合一兼且結合公投,正係為節約選務經費,減低社會成本,方便政府統一宣傳,即使選舉程序確實混亂,都係人流控制同票站安排問題,同應唔應該全國同時舉行關係唔大。我學唔識袖手旁觀,以三言兩語簡潔反駁,然後發言者已經無言以對(亦可有另一種嬉皮笑臉式自我解套,反應不在此限)。

平心而論,我從來唔享受疾到對方一幢都冇嘅所謂快感。假如無論如何都要與人相處,付出時間,我希望自己係領教一方,可以唯唯諾諾,溫良謙恭,點頭稱是,演好一個後學青年嘅角色,而非橫眉冷對匹夫謬論,句句直接見血封喉。事實上,我唔敢肯定,喺台灣呢一個公投稱唔上係生活日常嘅國家,選民會對兩次投票都熱烈回應,但如果話分開搞係更好,提出主張一方,又係咪真係有理性分析過?我絕對樂意理論何謂真正理性,或者理性到底可以點樣定義,但見新聞彈幕提起乜就講乜,然後意見不出三句嘅人,相信亦難有高見。大概,要怪只怪出身寒門,如果生於書香世家,我嘅品行應該會溫和得多。

然後我又諗起兩個禮拜前嘅一件小事——某個自覺通達嘅中年親戚同我閒談,主動同我講起中國,講起Donald Trump,最後以「一直覺得你份人係好勝,原來你都真係識幾多嘢」作結,悻然離場。其實我素來知道自己一開口就難以自制,講緊孔子可以扯去講耶穌,而見識淺薄,只及皮毛,我亦心知肚明,但面對視野比自己更狹窄嘅人,水鬼可以升城隍,在所難免。當一個人連皇帝乾隆身處於十幾世紀都唔清楚,連天主教同基督教大有分別都冇概念,偏又擺出一副成熟態度向青年曉以民族大義,再有理性嘅人都好難維持和善。呢個世界有太多人唔明有啲道理必須要條理分明咁講,而條理分明又必然消耗時間同精神去消化,佢地太習慣細讀虛假但易明嘅訊息,而懶於略讀公道而詳盡嘅資訊,因此再努力嘅提攜,都只會係對牛彈琴——無奈為快速得到答案而不惜捨難取易係大腦協助人類生存嘅原廠設定,大多數人註定受限,而自命自覺如我,亦不過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為免自暴其短,同時同大多數人劃清界線,我選擇沉默是金,安靜修行,但至今努力盡皆徒然。

另外,我亦厭惡大多數身邊人缺乏節制嘅社教化,反感人云亦云,於是寧願倔強,寧願挑戰,視禮數如無物,咄咄逼人。人類從眾心態有其功能,無謂亦毋須消除,但從眾應該運用喺團體合作同聽取意見,而非為求不落人後而執人口水尾。以往我唔認為謠言止於智者係乜嘢至理名言,但當世道趨於卑污,阻止大多數人散播愚昧,就係以有識之士自居者應有之義。十幾年前,社交媒體尚未普及,反智言論再多,都經唔起時間考驗而自然淘汰,但當資訊可以一秒橫跨太平洋,凌越經緯線,我開始發現邪不能勝正只係世人寄放希望於影視情節嘅虛妄道理,而真實嘅人生,只有不停嘅奮鬥,以及無盡嘅奮鬥。就算最終迎接我地嘅只有絕望同滅亡,我地都只可以沿此路進,無路可退,因為只有及早認識荒謬,我地至唔會鬆懈到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天真到以為民主終有一日從天而降,單純到誤以為自己已經盡咗人事,然後推卸責任,諉過於天命。正因為悲觀已經先入為主,所以我地應該嘗試樂觀,嘗試積極,嘗試說服自己——民主係一大班人共同進步嘅過程,中間陣痛都係在所難免,假若他日不幸全軍覆沒,落入中共手中,亦係天意,但我地有喺各自嘅崗位之上,終止愚昧,終止習非成是。雖然奮力戰鬥過後,諸事繼續不順,但順流逆流都可以穩定發揮,已經可以視為成長。

我地必須要理解,人云亦云份屬人類天性,既然無法擊退,只有努力適應,但適應之際,亦要堅持理念,不畏強權,唔可以輕易退讓。例如喺語文方面,我始終認為有一套理型,而呢套理型係可以戰勝後現代主義同解構主義,就如寫流行曲歌詞要文從字順,就係基本。有人會認為,歐化語句早已經係大勢所趨,而且講究用字意境高遠亦非必要,而執著優劣就係泥古不化,墨守成規,但事實上,我成日都有撫心自問,警惕自己避免淪為執拗古音正字嘅象牙塔魔人,提醒自己面對後來之人以及新興之思潮,必須敬慎謙恭,盡量開放,可惜我距離不亢不卑呢個目標,距離始終太遠。自視甚高嘅人,會認為一般人習慣因循,甚少不停挑戰常識同權威,當你偶一為之,難免驚動,難免顯得有意滋事,但其實我知道,少數人不停挑戰,其實亦都係習慣緊另一種因循——要擺脫因循,只有不停突破,不停反省一途,而人格上嘅鍛鍊,從來係一條不進則退嘅不歸路。

最近心態趨於平和,保留自省,減少爭辯,但潛意識緊咬唔放,內心波濤依然洶湧,夢境之中,人仍然慍怒,仍然驚恐。唯有靠近貓靈,至可以放低雜念,偷得半刻平靜。如果上天真係有靈,邁仔一定係助渡我穿越黑暗嘅貓界先知。我只係凡人,唔係太陽神,但我開始明白法老王陵寢石壁之上,何以有貓,何以需要光明嘅化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資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27, 2018 by in 一亂.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