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Incredibly traumatized.

Departed

農曆新年將至,集體失控狂慶時刻迫近,世道如常充斥歡聲笑語以及空洞賀文,自幼萌發兼反覆積聚嘅故作冷漠因此反高潮之意識於我,又再蓬勃。面對缺乏理性嘅各種流年批算,命理預測,我又思及宿命,然後偏離,然後飄浮。

談及宿命,我自然係以對抗為尚,推崇備至,但要對抗,首要係要認知宿命,意識宿命。我無法準確追溯得出呢種陋習從何而來,但少年感受,姑且借用霍布斯憶及幼年之語輔以傳達——「當時我媽媽係何其嘅驚,以至生咗一對孿生仔,亦即係我同我嘅孿生兄弟:恐懼。」我同宿命嘅共生共棲,源於自細某種無法言喻嘅身分不安,而得恐懼為助力,我嘅反動過早越界,而且不設上限。正因為太早意識到生於災劫,無路可逃,我對往後人生嘅旦夕禍福,已經有種與年齡唔相稱嘅麻木,而全身麻醉比維持清醒更有利於自保嘅防禦意識亦如同潘朵拉盒子一樣,一發不可收。

於是犯太歲刑太歲害太歲以及一堆流年不利,於我已如無物。太歲乃係道教神明所主,要有民間信仰,至有太歲星君以至六十甲子神,因此無神論者如我,極其量只可以不置可否。若然元神真有其神,又確實輪班值年,咁西曆一九九二期間,當值者大概干犯咗擅離職守自瀆出竅之罪,而將我設定為悲劇角色但又唔賦予我俗人應有之軟弱多愁,就更加係毫無同理,昧於將心比己——個天對我唔好,於是埋怨,於是求神,於是心安理得,咁樣生活就可以簡單得多,如意得多。

相比起依靠群神,我傾向獨力撫養靈魂,而喺上帝已死嘅世代,我只有餘力重新做人。呢種自以為可以解決問題嘅自毀傾向,置自身於倒懸,橫眉即使可以冷對世界,最終亦難免孤立自己,反彈自傷,遺忘自愛。結果,我從宿命之中領受教訓,喺最錯誤嘅階段,因錯誤嘅人而輸得血本無歸。一切錯誤,並非錯在時間,更非錯在對方,而係錯在我身不由己,耗費太多心力去自我仇恨,自我敵視。對抗宿命之法,我從一開始就誤入歧途。轉換成為可解人話,意思就係我唔夠自覺,因此亦無法覺察他者,結果宿命交錯引致互相引爆,碎片炸滿一地,執都執唔返。

處於動盪失重嘅階段,人尚未醒覺,一切相知相識,其實都難免步向最難堪嘅收場,但我曾經以為每次狼狽收場都係關乎本質,無從逆轉,於是一直昏迷不醒,自困於宿命。我地永遠無法預知人生邊一刻或邊一段經歷,會成為未來歲月嘅唯一支點,但一年之前,我不知不覺,就捲入咗其中,受創,分解,然後重新學習裝嵌。用流行曲去講解,就係「熬過了多久患難/濕了多長眼眶/才能知道傷感是愛的遺產」。物質不滅,能量守恆,或者我等待嘅只係自我原諒,然後換個方式對抗。

散落四周之際,我順勢拆換軌道,出新推陳,力圖振作,遇到任何疑似重力,我都視之為吸引力法則作動,盲目挺進,不惜代價,更加係不知所措。呢種大病未癒嘅莽撞,最終只係為自己徒添更多苦果,誤己誤人,自我實現煩惱自招嘅預言。直到遇到同樣迷路半途嘅宿命論淪落人,我至赫然發現,相比起挑戰宿命,同宿命和解至係光明之道,而妥善和解,首要係避免所托非人。命中註定假若真有其事,呢次際遇,大概就係我最接近臣服於天命嘅一剎。

宿命既成定局,人性早已落地生根,但我地絕對唔可以因而自暴自棄,任由自己死於習慣。只有以認知宿命為基,以善待自己為方,至有可能對抗荒謬主事,顛覆宿命擺佈。為同行苦難者消災解難同時,我亦得益於對方之慷慨解圍,逐漸整理曾經犯錯規律,反省過往用力過猛,一小步一小步,慢慢調校無濟於事嘅自我虐待,將佢轉化為成就宿命嘅營養液,滋養蹣跚趕路嘅勞累過度。只有一直求變,一直修剪腐爛嘅枝幹,至有可能戰勝雷雨,大地回春。

事實上,宿命始終存在,完全失重只係人嘅感覺,因為地心引力從來冇消失過,只係對自身嘅仇恨,消解咗正軌之上本有嘅重力同速度。只要搵到雙腳著地嘅支點,無論生肖運情星座術數,都唔會左右人嘅抉擇,而改過自新嘅勇者會過嘅新年,必然會係心想事成,身心安泰。祝福如同承諾同樣虛無,但願我心懷怵惕,戰兢前行,往後平穩過渡,健康踏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二月 3, 2019 by in 一亂.

導覽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