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賀香港人終於認清世界秩序

trump

上個禮拜同女朋友嘅朋友S食飯,對方素來熱心以身體力行方式參與政治,於是就好奇我對集會遊行嘅取態。女朋友曾經同S講過我嘅為人同政治見解,但相信由我親自解釋原因更為合適,於是我就侃侃而談,講返自己嘅經歷同體會。

自雨革之後,因為灰心,因為倦怠,集會遊行我已經甚少參與。集會遊行係公民社會常態,效用要得以發揮,前提係確立民主制度,或至少有開放社會風氣。英治香港為香港人所提供嘅庇護,正正就令到大眾有種錯覺,誤以為用如此溫和嘅方式,就可以達成到想要嘅社會改革目標。香港有政黨,有壓力團體,有三權分立,呢啲就係構成錯覺嘅表徵。然而,真正支撐住香港繁榮穩定嘅,係呢啲表徵底下所隱藏嘅英國主權,如果英國唔係民主國家,一切表徵都係一文不值。長久以黎,香港人都以為有司法獨立就可以保障人權自由,以為有個立法會就可以維持下情上達,甚至以為有所謂普選就可以兌換全面民主,呢啲都係極其天真嘅想法,因為主權從來在於中共手中。

事實上,所謂司法獨立,必須要以具備健全民主制度為前提,而喺香港呢種連人權為何物都未整理同確立嘅地方,錯漏百出係必然趨向。香港嘅司法獨立好輕易就會淪為惡法,行政吸納好輕易就會扭曲民意,係因為香港政府並非由香港人所授權。大多數西方國家之所以唔會忽然大開歷史倒車,陷入類似香港嘅精神錯亂,就係在於佢地所經歷嘅進程係較為循序漸進,有主權然後有民主,逐步實現。以美國為例,其實所謂民主文化亦係首先由有地位嘅男性開始掌權,然後至擴展到女性以及黑人,而動物權益性別平等呢啲更加進步嘅概念,都係「人皆生而平等」嘅延伸。

目前嘅香港,係處於反殖解殖時期,主權未定,其餘一切都難免顯得操之過急。我從來唔反對關心政治嘅人繼續行禮如儀,繼續投票選舉議員代表,因為我理解每一個人頭都係一種表態,而一四年之前嘅我,亦同樣去過助選,去過監票,每日捕喺電腦前面跟進新聞。即使於我而言,仍然相信彬彬有禮嘅形式足以撼動政權係不切實際,我都認為反抗係聊勝於無,只要大家抽得出時間去做。同S相比,我顯得政治冷感,但我唔會自慚形穢,因為我對於身邊人嘅影響,如無意外,早已經超越出席遊行同轉發新聞,而我認為,每個人都喺自己嘅崗位按自己嘅特質去發揮力量,至係有益於世。決定出席與否,都係個人自由,毋須強迫,亦無從強迫。唯我獨尊,排斥異己,或者鬧人係低b黃絲,貶損他人嘅政治參與方式都係有弊無利。

談論香港政局,好多人都傾向自我縮細,棄械投降,認為香港無法戰勝中國,但以我對香港定位嘅思考而言,呢種觀察確有道理,但亦未盡完善。香港條件一般,以小國思維見機行事係呢種講法嘅合理之處,但如果以為東亞地區某個人口大國就可以主宰生殺大權,就係目光短淺。中共嘅壯大,係因為冷戰中後期美國忙於收拾蘇聯而致,美國選擇同中共建交,係策略性合作,而後來嘅養虎為患其實亦係美國嘅責任。美國經歷越戰失利,國內主流聲音已經傾向休養生息,直到終於擊敗蘇聯,回歸自我孤立之路係勢在必然。中共黨內嘅所謂韜光養晦之策奏效,鄧小平至胡錦濤執政期間,中國都係以唔驚動美國神經咁默默擴張為方針,因此美國亦誤以為扶掖後進勝於兩敗俱傷,選擇接受中國。豈料,習近平執政以降,中國路線漸漸生變,而香港首當其衝,正成為世界觀望中國取態嘅風向儀——先有國民教育意圖洗腦,後有雨革運動佔領鬧市,再有漠視選舉取消梁游議員資格,都係中國忽視一國兩制嘅鐵證。

終於,由雨革開始講到而家嘅所謂時機終於來臨,Trump上台之後,牽一髮而動全身,大國之間能量消長極其明顯。美國身為秩序建立及輸出者,下定決心重擊中國,源於中國動作多多,密鑼緊鼓,意圖挑戰美國,由以經濟影響政治嘅一帶一路,到動員中國人左右他國內政,以至偷竊高科技機密,無一唔係與美國爭利。於是,一度靠攏中國嘅中亞同東南亞國家開始終止合作,高唱大愛包容嘅澳洲社會亦積極抵抗紅色資本,就連習慣見機行事嘅台灣都知道機不可失,主動親美,美台關係火速升溫。因此,山雨欲來之勢只係結果,中國獨力挑戰全世界嘅根本原因,其實係中共拒絕放權,反對民主,唔願意接受西方普世價值,而香港所面對嘅急劇轉變,則可以歸因於習近平嘅急於求成。

S認為,會行出黎嘅人有力量,既然係力量就理應善用,呢點我相當認同。問題係,大多數人睇一單新聞就係一單新聞,睇一篇文章就係一篇文章,收集無數嘅小點,但無力將小點連成線,因此持續關注,但得唔出結論,或者得到結論,亦流於脆弱,一觸即碎。要講服或動員呢啲人,只可以揀最易說明嘅立場,最為切身嘅議題,當事態未夠嚴重,講幾多都係白費唇舌。好彩嘅話,佢地係愚蠢嘅人,忙於收集小點但疏於辯證,至少唔會盲目堅持立場,但更大多數嘅人都係愚昧嘅人,只顧表達己見,忙於將自己所知傾倒人前,唔理他人需要,亦甚少反省自己——於是所謂關心政治,往往就會演為潑婦對罵,人身攻擊,非黑即白,因為知識越係淺薄嘅人,越係缺乏自覺,越會熱衷於自暴其短,要同佢地尋求共識都唔係易事。

因此,《逃犯條例》關鍵落於「反送中」三字,確實係施力良機,相比起由親中團體支聯會主理嘅六四集會,呢次修訂象徵意義極其重大。修訂通過之後,北京當局可以隨時要求香港政府配合引渡政治犯,乘機逮捕異見人士,而當嫌疑人進入中國審訊程序,即使唔識法律嘅人都可以想見,一旦判刑,嫌疑人就要喺中國監獄服刑,黑幕之後,一切死無對證。眾所周知,中國嘅刑事案件都係由行政當局先行判斷政治成分,再指使所謂法院處理,毫無公義可言,如此一來,香港司法獨立呢塊遮醜布就會徹底揭開,而香港長期獨享嘅國際認可,亦會再度暴跌。換言之,《逃犯條例》已經捲入美國對中全面制裁一戰,香港將會正式降格為附屬中國嘅城市,無法再自外於中國,而香港商界嘅經貿優勢,平民嘅出入境自由,都會嚴重受損。

適逢美國高調痛擊中共及其羽翼,德國又向香港政治人物提供難民庇護,香港人以集會遊行集結民意,正可以同反中國家裡應外合,表現香港人反抗中國殖民統治嘅決心。反送中議題團結唔同政見嘅人,令聯署同宣傳文本充滿香港網絡世界,要數對上一次程度類近嘅群情洶湧,已經要去到港視發牌。今次遊行之所以唔再流於形式,而係具備真正意義,在於佢嘅核心係反對殖民,對抗暴政,拒絕與中國接軌,分離主義意識之明確,前所未見。當分離主義已經成為香港人主體共識,香港前途問題必然發酵,而港獨議程提上檯面,決定親美講人權定親中講愛國,亦只會係時間嘅問題。「人皆生而平等」可能係神話,但相比起意圖統治世界嘅中國夢,孰好孰壞,香港人不妨保持一貫勢利,對自己誠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