孰非偶像

44308847_2052743281457336_3070555545355157504_o

欣賞林宥嘉,源於從佢身上,見到每個人都可以有各自進路,去成就自己想要嘅人生,只要一直努力不懈,對自己有要求。上年年尾喺台灣睇完台北場嘅《IDOL》之後,感受到林宥嘉以音樂呈現出自己經歷過嘅痛楚,努力過嘅痕跡,見證到大多數一直努力做人嘅人最終都會得出相近感慨同覺悟,然後因殊途同歸而心靈互通,於是欣慰。

十二年前,我睇林宥嘉參賽,當時大眾嘅焦點都係落喺楊宗緯身上,而蕭敬騰嘅橫空出世,更加令有如陪跑炮灰嘅林宥嘉顯得平平無奇。當時佢雖然已經有迷幻王子之稱,唱法有異於其他人,亦有廣為傳唱嘅翻唱作品,但歌唱技巧同對音樂嘅諗法都好普通。之後,佢嘅定位就係主流中嘅非主流,第一隻唱片《神秘嘉賓》,唱嘅都係唱片公司安排嘅歌,市場計算一目瞭然,路向得以確立。然而,雖然呢隻碟我到而家都播緊,但回頭去聽,每隻歌嘅表達,其實都只係不過不失,叫做冇失禮到旋律,冇毀壞到份詞,完全未至於後來嘅驚艷。然後,佢出咗《感官世界》,度身訂造嘅作品,令大眾對林宥嘉點睇自己又有咗更準確嘅了解——唱片首先點明〈關於我〉,形容自己係〈解high人〉,以〈看見甚麼吃甚麼〉帶出自己因為尚未入局而樂於體驗未知嘅好奇同謙虛,以〈說謊〉同〈心酸〉講出戀情不順,再以〈歇斯底里〉吶喊出自己嘅無所適從(解high人竟然會唱出「情緒high到最高點」),最後以〈另一個自己〉同〈感同身受〉收結,消化悲傷。聽眾見到佢對自己嘅音樂開始有權發表意見,而更重要嘅係,佢努力表現出真實嘅自己,率性而勇敢。

訴說初出茅廬嘅經歷之後,林宥嘉轉而思考自己想要點樣嘅生活。人嘅思想隨經歷累積而流動,前提係有用心體會每一次經歷,然後吸收教訓,借助失去理解如何獲得,最後理解得失其實並非最重要。《美妙生活》顧名思義,理應係講佢心目中嘅理想狀態,但〈美妙生活〉所傳遞嘅,並唔係單純樂在其中,而係反思只求逃避寂寞而將自己生活塞滿日程同刺激,未必係真正嘅美妙生活。寂寞同人生並存,每個人都必然要面對,只有學識面對,至會有化解嘅一日,因此正因為〈想自由〉,〈我總是一個人在練習一個人〉就更加係必須完成嘅課業。〈不換〉提及嘅「青春只有用遺憾才能夠證明不遺憾/愛總要被愛才可以好像不悲哀」正係代表林宥嘉明白到一切相遇都係不枉此行,因此所謂〈擁有〉亦毋須以伴侶關係一齊,因為「讓我分享妳的苦/帶走妳的憂愁/我只求這樣/把妳擁有」嘅苦情陪伴已經足以畀雙方各取所需。終於,何謂想念,亦以〈想念〉重新定義,「笑聲眼淚/擁抱離別/那麼熱烈/但只能想念/想念/從前從前/已經遙遠/我真感謝/有妳能想念/想念」再次點出生活美妙之處正正在於與人相知相遇分歧分離,然後保留遺物,翻檢遺產。唱片以〈Fly Away〉作結,若然自由飛翔即美妙生活,咁「飛向自己的highway」就係當時嘅林宥嘉所掌握到嘅啟示。

到咗《大小說家》,林宥嘉嘅音樂天賦已經更加出眾,而之所以以小說家自居,就係因為佢喺探索自我之時,發現自己開始有講述故事嘅能力。後來林宥嘉所展現出嘅隨性自如,以至擔任歌唱導師嘅認真專業,可以話係喺呢隻碟初見端倪。小說嘅價值,在於我地可以繞過切膚之痛,感受世界,而呢隻碟顯得偏離主流,正在於人喺了解完自己之後,會開始意識到要理解他人,至可以同他人共存,喺世界立足。〈思凡〉借外星人角度提問,「我一定要盡快調查明白/這落後星球魅力何在」,其中「莫非生命就是要很短暫/才能明白時間多實在」直接道出存在意義嘅思考關鍵。〈Runaway Mama〉探討少女點解選擇走入家庭,思考身分轉換嘅意義;〈越反越愛〉探討情侶點解決心對抗世界,思考愛得轟烈嘅原因;〈週末夜驚魂〉從病者視角描述心理壓力,刻劃病者退無可退,求救無門;〈傻子〉承接〈4號病房〉想要成為瘋子嘅意願,唱出「有時清醒/才是錯誤的開始」,又提供一種alternative way of living。生命既然荒謬,而自願放棄又無法成真,要生活,就要〈拾荒〉,因此主動收拾荒謬,更勝消極躲避。當世人發覺到為人子女只係勉強幸福,工作只係為大公司賣命,相戀只係滿足他人快感,「我的完整/全賴別人的荒唐/我的燦爛/竟然跟自己無關」,虛無瞬間入侵,世人就措手不及,跌得一蹶不振。聆聽他人故事唔等於會即刻搵到自己嘅處世之道,但至少可以因理解世態如是而稍為寬心。

撇開《Jazz Channel》,佢嘅接續之作就係《今日營業中》,換句話說,就係活在當下,每日都努力經營。世界毀滅並唔可怕,只要有生存意志,一切燒成灰燼,生命亦會重臨,正係〈讓世界毀滅〉亦無有恐懼嘅解讀。有人「狠狠把我一夜之間變成了大人」確實痛苦,但痛苦過後,至可能有重生。明白到世事難有完美,天真之中難免有邪,〈壞與更壞〉點出,外在再壞,都唔等於要安於腐壞,「你別任人指派」。了解自己,了解他人,然後再去思考自己同他人以及世界嘅關係,明白到「這個世界/不缺偉大和成功/而我的世界/也不怕失敗者/何不讓我追求/我的快樂」,就衍生出〈飛〉嘅輕盈,因為「收起翅膀/會更遺憾」。想飛就飛,隨心隨意,天色再晚,熱血長存,所以就可以〈Still Open After 10p.m.〉,隨時可以面對困難。〈白晝之月〉係我個人百聽不厭嘅歌,因為佢有日式搖滾嘅衝勁,而歌詞之中嘅堅定意志,全因浴火重生——「我們在人海中/飄飄蕩蕩/尋找相同眼光/投射在彼此眼中的映像/是同一種希望」,他人係自己嘅投射鏡像,而已經成長嘅同伴就係前行嘅力量來源,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是曾受過的傷/不能掩蓋不能遺忘/這是堅持的信仰/往最初的方向」,受過傷,代表存在過,一次又一次嘅處理舊患,都係為未來默默磨刀。「我們的心閃耀/如同白晝之月」,係因為光芒由自體散發,能量源源不絕,不但毋須再依賴他人,更可以輸出溫暖,照顧更多他人。

因此,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自己嘅偶像,亦應該以成為自己嘅偶像為目標,並唔係狂妄之語,而係學識愛惜自己至會講得出嘅信仰。睇住林宥嘉不停發掘自身特色,實踐出我一直強調嘅精進自身,最後發光發熱,以演唱會宣告佢嘅人生進程終於行到自我崇拜呢個階段,我坐喺舞台之下,忽然就有種無名感觸油然而生。或者,每次睇佢重新演繹舊作,例如〈眼色〉呢種曾經唱得平淡無味,就係一再見證緊佢係繼續向前,而非原地踏步,就如同我對於自我嘅鞭策——「投射在彼此眼中的映像/是同一種希望」,見到他人嘅努力都有回報,自己又會更想加快腳步,迎頭追趕。裝備好自己,我地就可以輕裝上路,然後等待〈寵兒〉裡面所唱嘅嗰種相愛降臨——「開始發覺/不一樣了/全不一樣了/不是錯覺」,因為我地都已經背負滿身血汗,回歸純粹。

坊間有間出處不明嘅金句,「你必須非常努力,才能顯得毫不費力」,我一直都無法理解。奮鬥在乎過程,而結果必然反映過程,既有努力,顯示出確曾努力嘅姿態,份屬平常。尋覓適合自己嘅路向,志在精進自身,喺他人眼中顯得費力與否,唔應該係奮鬥之時需要顧慮嘅事,而就算顯得狼狽,亦係因為挑戰過,認真過。只要最後做到收放自如,過去任何曾經出現嘅窘態都會真正成為過去,即使再次提及,再次回想,都只會對挫折心懷感謝,一切雲淡風輕。有過努力,有過奮鬥,孰非偶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