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步入衰退週期,全民跳船做好準備

相比起社會主義,中國最富有特色嘅,就係國內民眾有錢有權必定移民,十三億個體嘅中國夢都係離開中國。縱觀世上其他發達經濟體,舉國上下如同屍殺列車車廂直播嘅現象,可謂絕無僅有。呢種處世態度之所以成為主流,源於中國社會完全無法為民眾製造希望,計劃未來,而未來只有一片黑暗嘅國家,潰散只係時間嘅問題,並非美國隻手遮天所致,更非地緣政治之過。改革開放以降,中國人掙扎求存,見錢開眼,全為極力擺脫中共治下嘅歷史循環,毅力可謂無從挑剔。而香港人難得半邊身體已經置身局外,就更理應洞悉先機,擇善固執,盡力脫離中國控制,以免錯失爭取主權嘅黃金機會,再次自陷於絕境。

現代中國人不論貧富,思維都係大同小異,因為生於中國,生存方式早已註定要停留於原始社會。中共立國之後,毛澤東一度銳意與世隔絕,建立共產主義烏托邦,直至文革大亂,全國民眾一窮二白,加上毛死鄧繼,中國至走向新局面,對外開放。然而,災劫過後,人類自然學識趨吉避凶,因此即使經濟風氣漸漸自由,中共領導人物貌似開明,但中國人經歷大鳴大放,上山下鄉,早就唔敢輕易相信政府,因此仍然抱持觀望態度。其後,六四事件發生,所謂自由市場原來同自由社會無關,中國人就唔再對貢獻祖國心存幻想,轉而一心賺錢養家,而移民海外就成為佢地嘅終極目標。從此,中國人犬儒心態蔚然成風,公義道德進一步扭曲,上有土豪幹部,千方百計從改革開放中謀取暴利,中飽私囊,甚至勾結黑道,欺壓弱小,下有無業遊民,飽受委屈而不惜鋌而走險,殺人越貨,只求撈到一筆,快活一剎,即使入獄受罪亦無可無不可。中國社會之亂象叢生,既與政治制度先天不足有關,亦與所謂中華文化落後世界有關。

此之所以,即使經濟持續增長,甚至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社會都總係瀰漫一陣腐爛氣息,因為真正嘅中國模式就係有如無間地獄,人在其中,永不超生——官吏一上任,就急不及待以權謀私,拉幫結派,一方面安插親戚同鄉進入大小部門上下其手,另一方面開辦企業左右逢源,瘦人肥己,務求喺自己所依附嘅派系失勢之前,匯出所有資金,以及將家人送離中國;而一般平民出賣勞力,只有兩種出路:一係淪為體制內嘅鏍絲釘,無法向上流動,發財無望,任由政府政策擺佈;二係因各種理由動輒得咎及無法離鄉(例如失去身分證、得罪權貴或以言入罪等),就直接無視法紀,趁火打劫,或者放棄生命,行屍走肉,過得一日得一日。前無去路可進,後無腹地可守,中國人朝不保夕,無法安身立命,只可以努力喺最短時間之內活得精彩,今朝有酒今朝醉,要數廣為人知嘅例子,就有意圖由地方殺上中央嘅薄熙來同揚威日本嘅三和大神。

假如經濟向好,國際間相安無事,以上中國模式絕對可以苟延殘喘。人命如草芥,打黑如家常,只要當權者保持警惕,全力維穩,反動勢力就缺乏反撲時機,而自由陣營亦懶得干預,只要企業仍然有利可圖。所以,改革開放至今,中共就係咁樣任由派系以及階級自相殘殺去維護生態平衡,而成功入籍英美澳加嘅高官家屬,就係大逃殺之中嘅少數生還者。然而,習近平執政之後,西方國家逐漸意識到中國毫無契約精神,無意共同維護世界秩序,拒絕開放國內市場以及偷竊他國科技機密,正係鐵證。加上廉價勞動力供應不再,地方各式敲詐勒索源源不絕,西方企業終於下定決心,將世界工廠遷往東南亞,美國出手以關稅制裁,只係各國聯手打擊中國嘅第一步。面對美國開出嘅條件,習近平繼續表面欣然接受,內裡則態度照舊,長此下去,美國就有可能果斷停止補助,將習近平迫入窄巷,屆時中國各個派系階級都求財無門,動亂就會無日無之。當習近平忙於應付政敵及盲流,中國四分五裂,香港要重奪主權嘅時機就會出現。

因此,及早思考香港嘅角色同潛力,就係香港人當務之急。首先,香港人毋須捲入權鬥,因為接近中國官場,下場只有身敗名裂,冒險犯難,極為不智。中共領導人嚴格奉行嘅信條有二,一係「一將功成萬骨枯」,二係「寧要我負天下人」。特區首長管治失當,可以切割,地方幹部貪贓枉法,可以切割,就連中共核心人物政策出錯,都一樣可以同政策切割,諉過於執行者,一如文革嘅蓋棺定論,荒謬絕倫。中共沿用滿清管治模式,視一切體制中人為利用工具,功勞高如曾國藩之流,都只配充當用完即棄嘅塑膠製品,林鄭與之相比,不過係兵卒一枚。起用鄉勇平亂,事成之後繼續為清廷效勞,導致同鄉湘軍鄙視自己;全心服務皇帝,偏因天津教案而失信於皇帝,結果異族清廷防範自己——一心想做忠臣義士,或者正正就係佢憂鬱而終嘅原因,一言以蔽之,就係自投羅網,自取其辱。若然香港人效法林鄭,走入自己唔熟悉嘅場域作戰,以為自己可以力保不失,全身而退,結局定必有殺冇賠,相當悲涼。

其次,香港人亦絕對唔可以變成盲流,同習近平同歸於盡,因為香港人有資產有籌碼,大可智取。只有亡命之徒,至會毫無顧忌,如同張獻忠李自成之流因為飯碗不保而聚眾起事,最終徹底破壞江南經濟,動搖明室根基,而香港人一直與國際接軌,亦有自由陣營可以投靠,自然不必以美玉之身,與石俱焚。明帝國晚年,朱氏政權內外受敵,先受流寇重創,再歷女真強攻,終於崩塌,而其中流寇之患,比女真造成破壞更大,同如今中共所面對嘅困局極之相似。

當時,明帝國境內土地兼併已經相當嚴重,加上天災人禍導致饑民大量湧現,而朝廷財政又因軍費負擔增加而日益拮据,最終決定下令裁驛,兩者結合,就迅速引發大規模動亂,一發不可收。農民溫飽不繼,求生之法有二:一係首先食草,再食樹皮,然後就食人——根據記載,官盜交戰之後,饑民就會一擁而上,爭食戰死者嘅屍體;二則係食無可食就索性變成強盜,離開本省,四出搶掠他人收成,結果迫到本來有餘嘅農民都加入大隊,落草為寇。而驛站官吏相繼失業,等於形成一股無產階級嘅巨大能量,呢批目不識丁而又毫無操守可言嘅人就逐漸以兩三萬為一群聚集,逐個城市襲擊佔領,榨取一切,再去下個尚算富裕嘅城市重複,直至劫無可劫為止。當流寇完全牽制當權者,甚至重創國本,吳三桂同外敵利益交換,引清兵入關,可謂識時務者為俊傑,係香港可以參考嘅對象。

正因為有原則有底線,相比起以無產階級姿態揭竿而起,或者借助中共派系力量互相傾軋,香港人應該做嘅係學識掌握世界秩序,以及鞏固自身文化及經濟力量。只要香港人可以留前鬥後,留意政府賣港小動作,定期製造混亂,至少保證二零二零年可以隨時自發佔領,牽制主攻台灣總統大選嘅中共,咁香港前途就會趨向明朗,繼而趁中共分身不暇之際,要求前途自決。呢種抗爭模式,其實正係中共發展時期最擅長嘅游擊戰,敵方難以捉摸,亦難以剿清。等到他日中共無力回天,香港正式從中國分裂出去,其實已經係習近平生命中尚能承受之輕——只要佢仍然有一大片中國陪佢閉關自守,以及十三億中國人陪佢食人為樂,佢係唔會死攬住香港唔放。

對中共而言,最緊要嘅係保住原有地盤。只要保得住中國大半版圖,重行計劃經濟,他日中共就可以東山再起,而權衡輕重過後,習近平就會意識到,失去一個協助未來再次改革開放嘅小城市,實在算唔上傷亡慘重。當香港人身分認同日益鞏固,本土精英經濟力量有增無減,形勢發展又理想,有朝一日香港要效法越南蒙古,就並非天方夜譚。

回望歷史,中原政權每次勢弱,周邊地區都會乘時分裂,古有越南,今有蒙古,都曾逃出中原政權魔掌。南北朝末期,李賁起義,割據交州稱帝;唐帝國晚年,吳權自立為王,即開後來之吳朝;明帝國宣宗時期,黎利大敗明軍於昇龍,建立後黎朝。越南千年抗暴歷史,足以證明中原政權並非牢不可破。又,一八五八年《璦琿條約》簽訂,滿清政府曾經割讓烏蘇里江以東大片土地予沙俄;一九二一年,蘇聯支持北蒙古獨立,中華民國無力反抗;至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更因應形勢而承認蒙古國獨立。蒙古獨立雖然主要得蘇聯之力,其後亦深受共產主義之毒害,但至少反映中原政權並非世上唯一強權,間中虛張聲勢亦不足為慮。香港人自有文化,民族主義隨年漸長,香港未來,其實比中國未來更有希望。

而要想像香港未來,前提就係要停止建設民主中國嘅虛妄幻想。過去歷史,如果真有產出任何教訓,香港人應該銘記於心嘅就係香港要生,中國就必須要亡。中共要維護嘅,從來只有黨嘅利益,全中國十三億人嘅生命,於中共官員眼中,只係十三億條賤命。正因如此,中共黨內派系雖然持續鬥爭,但從來槍頭對外,而中國人就係佢地向美國要錢嘅人質。每一任中共領導人,所追求嘅只係家族利益,只要中共體制穩定,不過不失,大家就可以得體離場,然後風流快活,中國廿年後如何,百年後如何,從來都唔係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嘅焦點,因為自私自利,就係中國人嘅代名詞。簡而言之,只要中共可以佔地為王,永續管治,中國前景如何,根本就無人關心,而所謂民族復興,亦只不過係一張信口開河嘅空頭支票,兌現永遠無期,民眾天真相信,就會中計。

自中華民國成立,崇洋嘅中國知識分子一直等待明君聖主出現,對中國未來充滿不切實際嘅希望。佢地等待帶領,等待獨裁軍閥忽然變好,等待和平演變隨機發生,等待自由中國從天而降,一生都喺等待之中度過,反復中計。佢地所無法領悟嘅係,自由國家乃係個體自由嘅延伸,而民族國家必然自下而上建立,要向列強學習,中國就必須跟從西方民族國家建構必由之路從頭行過——洗心革面,由零開始,先有可能達致富國強兵。中國知識分子癡心錯付,一再期待蔣介石毛澤東胡耀邦大發慈悲,思維同洋務運動嘅「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相去不遠,所得嘅結果自然亦同洋務運動下場雷同。由此可見,任何人仍然相信中共治下嘅中國可以自然轉型,都等同於仍然無法理解民主之本質,即使係幾資深嘅學者,都只會係從未讀通歷史嘅孔乙己,缺乏深刻思考能力,更遑論對香港政治說三道四。

只有全力爭取香港主權,謝絕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目前劣勢至會有所改變。中共從來都係紙老虎,並非香港人想像中咁難以擊敗,而中國內部充斥貪生怕死而缺乏救國理想嘅人,亦不乏視財如命而急於叛國出走嘅人,更證明咗中國已經步入衰退週期。所以,反送中雖然未見成果,但唔等於香港人全盤皆輸,因為中共之後定必會舉棋不定,接二連三犯錯,而香港抗爭密度同大眾覺醒速度亦會變得頻繁同迅速。唯有心存正氣,忠於個人自由,不為眼前得失所動搖,不為一時受挫而灰心,香港擺脫中共統治之期,方會指日可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