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會不停重演,但世界歷史只會繼續向前

每當言及香港獨立,大多數人都會認為主張激進,輔以諸多理由否定,但當反問佢地喺現行局面之中,可以點樣爭取民主自由,大眾往往都係啞口無言,忽然失語。呢種情況之所以常見,係源於大家都未意識到獨立從來只係手段,而非目標,同時太受中國灌輸嘅歷史框架所影響。事實上,只要大家認清兩點:一、香港嘅終極目標係爭取自由,以及二、中華文明以及中共體制嘅核心都係反對自由,咁就會更易理解獨立作為手段之必要,而獨立路上嘅各種抗爭模式都自有意義,毋須內耗。

要洗刷香港人對獨立嘅恐懼,首先要談論香港人以至世界嘅選擇性失憶。自中共開始部署奪取香港起,香港人嘅國際視野亦都開始自我設限——由港英時代嘅冷戰思維,逐漸倒退至中國主導嘅華夷秩序,格局日窄。過去,香港雖未至於喺國際間舉足輕重,但至少喺東亞及東南亞區域佔有一定地位,東西陣營前哨站之名,可謂當之無愧,因此從來都廣受世界關注,亦係世界窺探中國嘅最佳窗口。其後,英國一方面內外交困,自顧不暇,一方面又誤以為中共將會改變,香港落入中共之手,香港就成為西方掌握中共進步幅度嘅實驗場。至此,香港可以話係中共測試西方反應嘅緩衝區,英美檢驗自身眼光嘅參考對象,亦係美國試探中共同世界秩序距離尚有幾遠嘅試金石。

因此,自香港前途商議有成之後,英美社會都一直密切留意以及討論香港局勢,而主權移交前嘅兩個月,《紐約時報》一篇名為〈救助香港〉嘅社論就直接提到香港嘅價值。「而家,美國要挺身而出,阻止香港嘅自由社會遭受破壞。而香港嘅主權移交,只係重大問題嘅其中一部分。呢個更重大嘅問題,就係中國將會以強國姿態擠身強國之林,呢個恐怕係現代世界所迎接嘅最艱鉅挑戰。十二億人口同不斷發展嘅經濟,加上渴望成為軍事強國嘅志向,中國將來勢必成為美國嘅對手。」中共接收香港背後嘅意圖同佈局,社論作者心知肚明,可見當時國際形勢絕非不明朗,大家都知道中共野心必須提防,只係中共姿態低調,而美國又無意出手,於是以美國馬首是瞻嘅各國都不了了之,靜觀中共變化,香港亦唔例外。

然而,香港人呢種獨善其身嘅態度,就為日後中共嘅為所欲為,大開方便之門。中共以一國兩制之名立約,意在善用香港英治遺產,將香港逐漸塑造成中國版新加坡,協助中共走資,掩護黨內密謀顛覆世界秩序嘅如意算盤,本來計算未至於高明,但多得香港人隻眼開隻眼閉,中共就得以上下其手,任意魚肉,而西方亦因為出師無名而無法插手援救。中共多次干預香港內政,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但香港泛民議員出訪美國之時,竟然向美方表示香港狀況尚好,力證《基本法》行之有效;中共大推送中惡法修訂,香港司法獨立出現裂痕,但香港百萬民眾上街之後,竟然只係要求撤回修訂,而非爭取完整主權,從根本上遠離中共管治。當香港人自上而下所選擇嘅,都係任由自由社會慢慢腐爛,甚至為中共隱惡揚善,試問即使世上有識之士早有先見之明,又如何提示香港自由之路何來何從?

中共自立國起,就視高舉自由旗幟嘅美國為敵對國,而戰略方向,就係吸納願意靠攏自身嘅小國,逐步擴大勢力,最後一舉殲滅敵對國。呢種模式,其實同歷代中華帝國嘅經營模式一脈相承,而香港就正正係近在中國周邊嘅屬邦,有待收復,繼而重新納入秩序體系,滲透吸收。中共對世界輸出嘅一套,係文化羈縻加以力服人,文化之中所承載嘅核心價值就係最原始嘅權力同暴力,中原地區戰國末年秦國尚未擊敗其餘六國前所刻於竹簡之上嘅《秦律》,就已經具備呢種原始思想——周邊諸國,可分為臣邦、屬邦及他邦三類,臣邦為已經臣屬嘅諸侯國,屬邦為位於國內嘅少數民族,而他邦則為勢力均等嘅敵對諸侯國。中央力量要得以維持,就要臣邦拱衛,現實中嘅臣邦,就係武力上對抗唔到中共嘅中國各省;而需要擴張之時,就需要改造異質政治共同體嘅思想信仰,令屬邦如香港澳門相信,即使文化未能相容,都要記住武力無法對抗中共;當勢力範圍之內亂局已經平定,就係時候動員全國,向絕不屈服嘅他邦發動進攻,一較高下,而美國就係中共嘅終極對手。

每次中華帝國累積力量,呢種一雪民族恥辱嘅對外侵略就會發生,直至發現自己真係比唔上敵對國,敗興而回,就再一次韜光養晦,等待又一次嘅改革開放。漢帝國先係同匈奴保持貿易往來,到武帝時期至出擊匈奴,無法北上之後就議和劃界;唐帝國君主先贏得「天可汗」之名,然後於塔拉斯河戰役大敗於伊斯蘭帝國,無法西進之後就議和劃界;滿清帝國准許廣州通商,因鴉片貿易而對英夷先發制人,無法排外之後就議和賠款——呢啲歷史所反映嘅,就係一個個「改革開放挑戰對方韜光養晦」嘅循環,而七十年間中共嘅發展趨勢,其實仍然不脫中華帝國模式,分別只係世界已經全面開發,美國勢力已經深入亞洲,中共想避開民主改革浪潮,都已經無路可退。有中國學者曾經提出,中華帝國嘅治亂週期以八百年為一循環,但秦帝國立國距今不過二千二百年左右,粗略否定歷史潮流線性發展,以及經歷地理大發現後全球已經連成一體嘅重大改變,立論未免過於樂觀。

相比起迷信中國歷史會不停循環,明白到改革開放只係中共爭取時間積聚實力已為常態,去理解中共嘅改革開放,就會比較容易,因為中共提出富有中國特色嘅社會主義,只係意在稀釋中國進入世界秩序期間嘅本質上不相容,而非誠心求和。中共輸出新世代奴隸,為資本主義世界供應廉價工人以自肥,同時以自由之名掩飾國家暴力,促進資本集中,國內街頭圍板上宣傳嘅中華文明倫理觀,只係誘導民眾賣身工作嘅花言巧語。改革開放迎合以美國為首嘅新自由主義,中國民眾化身世界工廠,表面上係參與緊全球化,實際上則係暗渡陳倉,換取時間同空間去加強國家暴力。三十年間,中共鼓勵工廠興建,然後安插黨員於企業管理層監管營運,一邊粉碎民間自發組織工會機會,孤立工人,一邊以高壓手段阻止工人爭取公義,同時縱容富士康生產模式,放任資本家剝削工人,一邊保持國民生產總值增長,一邊任得馬克思理論中嘅勞動異化分解人性。呢啲西方國家早就經歷過嘅工業革命時代弊端,美國早就了解,但美國之所以對所有暴行視若無睹,就係因為西方國家各大公司都可以從中取利——減低企業生產成本,同時轉嫁環境污染。當中國生產成本逐漸增加,再無利用價值,初生之犢習近平又自以為反擊美國時機已到,二零一九年,就成為咗中國證明自己嘅民族復興時刻,同時亦係八國聯軍聯手關閉過氣世界工廠嘅時刻。

一八四零年至今,中國革命同復興嘅目標都係打擊西方霸權,而非融入世界秩序,因為願意接受美國輸出嘅世界秩序,就意味住主動瓦解以中國為核心嘅國內秩序,而秩序一亂,等同自殺。不論係滿清帝國,定係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承受唔到外來秩序對自身秩序嘅徹底調整。正如歐盟要建立,必須消弭德國稱霸嘅野心,秦帝國要建立,必須鎮壓六國國內嘅反動,自由陣營要擴張,亦必須解決反對自由嘅政治共同體,例如中國。中國為世所不容嘅根本原因,就係在於國內缺乏民主自由根基,一切疑似資本主義自由市場嘅表徵永遠都只會係表徵。

另一方面,美國亦係以類似方式攻陷世界,鞏固自身權力,最大分別只係秩序核心係自由,而非暴力。假如美國都有一套朝貢體系,佢所要求嘅就係所有國家都務必接受自由民主制度,以自由國家圍堵敵對國,而日本、韓國同台灣,都係美國嘅臣邦。香港人處於兩套秩序之間,對美國而言,就係心態難測嘅游離政治共同體——到底香港係想成為中共屬邦,致力消除自身西化成分,融入中國,抑或及時投向自由陣營,決心追求自由民主,寧為玉碎,不作瓦全?美中碰撞正烈之際,香港人若然忘記自身定位,忽視可行選擇,所得到嘅下場大概就只有昧於局勢跟錯大隊,最後淪為炮灰。

要民主定賺錢,要親美定親中,其實都唔係最急切嘅問題,因為香港人首要思考嘅係,到底我地想唔想成為炮灰,而如果唔想,思維又可以點樣盡快調整。如果我地渴望自由,就要堅決拒共,而要堅決拒共,就必須以行動證明自己。如果中共志在吸納屬邦去打擊他邦,香港人必須撫心自問,自己要唔要為取悅中共而得罪美國,要唔要為成為中國人而拋棄自由。要自由,就唔可以做中國人,呢點所有流亡海外嘅中國民運人士都心中有數,而中共擺出嘅專橫姿態,亦顯示出中共黨內已有共識,杜絕西方自由思想。根據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近日發表嘅〈國際形勢和中國外交藍皮書〉,其中嘅「國際權力日益由西向東轉移」,對美國「一超多強」嘅批評,以及有關「新一輪技術革命有利於非西方國家抓住機遇後來居上,撬動大國實力」嘅描述,可見中共仍然無意息事寧人,接受美國體制優於自身嘅現象。因此,如果香港忤逆中共意願,搵出爭取民主嘅可行辦法,就等同否定中共嘅官方文件,否定中共以暴力征服世界嘅春秋大夢。

故此,獨立與否,反而可以從長計議,因為大家慢慢就會意識到,點樣至係爭取自由嘅最佳辦法。而要掙脫「改革開放挑戰對方韜光養晦」嘅循環,必定要自外於中國。只要有意脫中,路線分歧都無關緊要,因為就算係和平理性反共,勇武抗爭反共,大家日後回望,都會發現原來喺香港獨立路上,彼此一早就係視死如歸嘅忠實戰友,無分高低,因為香港人嘅所有抗爭,都必定係為保護香港核心價值而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