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作為美好回憶

法治係英治嘅重要遺產,冇迷信過法治,其實就稱唔上香港人。相信法治,意識唔到中國之醜惡,係香港民族嘅共同經歷,而法律界精英嘅Hongkongness greatly originates from this。渴求公義,係因為香港人曾經感受過法治社會之美好,而曾經迷信,更加係香港人希望建立一個長久和平社會嘅重要動力。故此,我無意discredit仍然相信法治嘅人,亦唔會discredit法治,因為法治對香港民族而言,係一種近乎集體回憶嘅共同體體驗,大家都應該要永遠記得。

香港曾經係英國殖民地,而英國呢個宗主國講自由講民主講多元,故此法律之於香港人而言,就係一個社會所共同尊重而約定共用嘅語言。法律係文明人解決問題嘅工具,所以佢喺國與國之間都可以行之有效,因為各國都對法律原則有相同理解,而呢個就係所謂法治係普世價值一說出現嘅過程。香港人每次下意識覺得法律可以解決社會問題嘅時候,都係再次確認緊香港人真係受過西方主張嘅普世價值影響,同時證明緊香港人身上係出現咗一種中國人所缺乏嘅優秀社會基因。

社會基因唔可以同生物學意義之基因相提並論,但討論社會文化以至民族建構之時,講種族講血統,亦一早過時。香港人口之中,有好多都係中國移民後代,佢地之所以逃難,就係因為無法接受中國統治。因此,佢地選擇加入香港社會,而人亦逐漸變得與社會相容,然後習得新嘅適生模式。香港人社會基因同香港社會環境相契合,再透過言行身教去遺傳畀下一代,最終就育成出而家嘅香港人。抗爭至今,大家仍然知法守法,好多人都尚未接受法治一早失效之事實,所反映嘅正係香港人社會基因之活躍。呢個現象,不但唔會令我諗到法治膠呢類用字,反而更令我感受到香港人之與別不同,演化有成。

中國接收香港,連帶接收埋英治制度,新宗主國因而獲得對於香港嘅法律詮釋權。呢個法律漏洞,法律界一早就應該要認真看待,但換個角度睇,法律界嘅無知,其實又何嘗唔係香港人嘅共業?得過且過,奢望民主中國會突然成真,唔願意流血犧牲,的而且確係接受主權移交之時,普遍香港人嘅天真心態,呢啲都係香港民族歷史一部分。唔經歷壓迫,唔會成長,唔共同生活,唔會生出民族情感,只有接受過去,接受失敗,大家至會有成長成熟嘅一日。

香港民族孕育需時,九十年代嘅香港人根本唔會支撐得起今時今日嘅大規模抗爭,呢點大家都要理解,因此亦毋須苛責前人如李柱銘之流。李柱銘可能係膠,但佢嘅視野受成長經歷局限,唔代表佢唔係香港人,因為香港人嘅基因同能力係一直係演化緊。既然改寫歷史嘅責任真係降落喺我地肩上,我地就應該調整心態,精進自身,而唔係一直批評其他人,甚至標籤法律界精英為法治膠。假定命運為盲眼之駱駝,肆意踐踏自身,自我放棄,只會令自己距離出路更遠。

回望歷史,以美國為首嘅西方各國同日本都一度以為中國有意加入世界秩序,將會自然踏上所謂衣食足而知榮辱嘅進步路徑,然而,三十年過去,事實並非如此。各國睇到中國充當世界工廠嘅潛力,畀機會中國加入國際體系,另一方面又以為蘇聯解體就算係打敗共產主義,倦勤疏懶,唔再繼續清除餘毒,結果就係放生咗中國呢個計時炸彈。原來,中國從來無意安分守己,對普世價值嗤之以鼻,而且終極目標係意圖獨力挑戰拒絕古老帝國模式再起嘅現代世界,即使要發動戰爭都在所不惜——全世界後知後覺,如夢初醒,忽然就開始話中國賤視法治,唔尊重知識產權,開始制裁,其實惡果都係美國自己造成。

中國之世界觀,與現代文明國家差天共地,文化之極端相異,導致彼此之果然無法溝通,份屬必然。中國唔係以主權之國(state)自我定位,而係自視為歷史之國(country),因此主權概念同契約概念,都係佢地唔會跟隨嘅夷人玩意。西方國家本來係打算當中國係稀有物種咁養住,保持高人一等嘅姿態,賺取文明落差嘅紅利,無奈中國自身存在已經係寄生於世界秩序,以解構既有文化傳統同奪取市場生產成果為生存之道,美國迫不得已,就要收拾殘局(或協助東亞國家收拾殘局),而香港抗暴起事,爭取獨立,只係中國覆亡奇幻小說嘅開卷引子。無論如何,中國對於世界形勢同埋歷史進程嘅錯判,最終必然會令中國不得不接受已經拖延咗足足一個世紀嘅殘酷現實,就係真正而徹底嘅國體崩解,夢想幻滅。之後,由中國分裂而成嘅各國,將會重建社會共同體,然後建立國體,擁抱法治,學習告別中國,不過呢啲都係後話,唔係香港人目前最需要諗嘅嘢。

講返香港。進入亂世之前,大家應該把握時機,一齊檢視過去,趁機思考法治為何物。因循守舊,就會淘汰,努力求存,至會有得留低,從來都係大自然法則。法治之所以係香港社會之基石,在於香港人具備相信法律之信念,呢點係香港人可貴之處。中國人之所以事事訴諸暴力,中共之所以要以閱兵控制人心,就係因為佢地無法如同香港人一樣,以非暴力方式解決紛爭。如今,香港社會全盤赤化,永無寧日,已經失去非暴力嘅安逸空間,而星火戶口資金凍結之事發生,正係直接揭示出中共治下之法治根本無法如同西方模式正常運作,而且中共完全無意同香港人講和,還原所謂一國兩制。凍結戶口,下一步就係順藤摸瓜式大搜捕,企圖嚇退打算喺各位崗位支援抗爭嘅香港人,連捐錢都要嚴打,連做家長都要以洗黑錢之罪名趕盡殺絕。

以上狀況其實正係中共一貫打壓手段,中國人其實一直都活於呢種恐懼之中。香港人有別於中國人之處,就係中國人已經綁手綁腳,而香港人係會傾力反抗,而如此意志,所導向嘅就只有獨立戰爭。戰爭狀態前夕,大家趁早開始培養新習慣,保留現金糧食備用,都係及時。經銀行過數,資金流動盡在中共掌握,短期內會影響日常,但好快大家就會理解到對方權勢之無處不在,然後更加睇得清楚將來香港嘅情況係可以變得有幾嚴峻。概而言之,接受法治只會喺建國之後至會重臨香港,就係大家要建立嘅正確認知,而意識到既有秩序將會瓦解,大家更要團結一致,互點提點,守望相助。

香港人最突出嘅民族性,就係適應力強,而讀得法律嘅人,自然亦唔例外。因此,我希望大家可以思考清楚,香港獨立戰爭爆發在即,大家腦中所擁有嘅法律知識,到底可以點樣運用於盡量保留香港人經濟實力,以及減少香港同胞傷亡。大家已經唔會再有機會,為中國治下嘅香港建構任何新事,保障任何權利,因為中國從來都係以人治高於法治,而香港亦唔會再成為極權國家轄下嘅特區。繼續相信一國兩制有得修復,迴避中國解體在即嘅局面,只會白白浪費大家嘅才智,拖慢香港民族進入未來生態位嘅速度,甚至連累香港錯過難得一見嘅機會窗口。

學習,理應係為咗回饋社會共同體。追逐普世價值而忘記民族苦難,繼續喺現有制度之下漫無目的咁埋頭苦幹,必然係本末倒置。法律界精英最終只配飾演舊時代精英,同中國香港一齊埋葬,定係識得及時跳船,為日後香港民族建國準備,成為創建國家司法制度嘅真正精英,全繫於人嘅一念之間。學識淵博,但心中空洞無物,眼中只有利益者,註定係次一等嘅人,而我地香港人之所以有資格自外於中國,就係因為我地眼光遠大,心中有愛,知道自己努力精進嘅目標何在。當我地去到一個境界,係每做一件事,每睇一本書,都係思考緊自身對民族之歸屬承擔,咁一切知識都會發揮作用,加乘變大,最後令到香港民族資本持續增進,達到堅不可摧。

舊有法治已死,但香港民族尚未枯死。安葬之後,如此養分充沛嘅土壤,未來必然會開出更加茁壯嘅法治之花。香港人可以連繫過去與未來,再次以東方之珠美名立足於東亞,而要見證開花結果,靠嘅就係未來十年嘅播種灌溉,耕作不息。

失去法治,唔等於會失去香港。但有香港,就一定有法治。只要心中記得法治,中國解體之後,法治就會跟隨主權,重新回歸香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