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區選,正名為「和你投」

今次區選,意義已經重置,故此名義改為「和你投」,亦係可取。香港嘅選舉制度,從來都唔係真正民主,呢點大家都知,但如果因為中共定義選舉而忽視選舉嘅價值,咁就會係香港人嘅損失。真正嘅民主選舉,會等到香港獲得國家主權之後正式出現,但喺呢個戰爭尚未開打嘅關頭,我地更加要記得,選舉嘅過程比結果更重要——選舉係為咗一再感受互助互愛為何物,就算最終因為配票而敗選都毋須認真。

當大家意識到今次唔係由政府主導嘅區選,而係由香港人自己定義嘅「和你投」,選舉本身就成為有利我地嘅活動,而非消費義士,甚至直頭徒勞無功。大家都知道呢場選舉就算有好結果,香港都唔會即時回復原狀,而輸到開巷,就會令親共組織更加氣焰囂張,但大家必須知道,當前要思考嘅絕對唔係呢啲。「和你投」只係香港獨立戰爭全局中嘅其中一環,而戰爭前夕,大家所做嘅每件事嘅目的都好簡單,就係要鞏固自己人脈,方便未來留前鬥後。正因為咁,斟酌過往區選得票率,批判泛民左膠曾經做得幾差,都係焦點錯置,無濟於事。

二零一九年係大多數香港人嘅政治啟迪時機,一直以政客或社運人自居者,都係到呢幾個月至後知後覺咁意識到香港同中國係如何勢不兩立(今年七八月都仍然有人同我講諗未來十年嘅事太遠)。香港獨立以及中國解體真係大勢所趨,所以我曾經都覺得所謂泛民左膠落後形勢,行得太慢,但而家我亦真心相信,佢地眼中之所以只有選舉同一國兩制,只係因為佢地唔夠遠見,視野太窄,而呢啲於我而言,都唔係罪無可恕嘅事。反而,知道區選無聊,知道前面有個陷阱,急於話畀全世界知自己一早知道,除咗表現自己有先見之明以外,根本唔會改變到任何事。

「和你投」嘅意義,係在於細節,在於溝通交流,唔係在於結果。香港有好多人都唔識得戰略理論,唔識得世界歷史,但佢地都想自己生活過得開心,想自己仔女平安,想個社會可以享有免於恐懼嘅自由。心中存有呢啲期望,已經係好嘅開始,因為唔係個個人都知道真正安穩係要首先流血,例如藍絲廢老。政治素人辭職參選,大家絕對可以誅心論之,但我睇到嘅係,多一個人放棄自己份工去挺身而出,多一個人有意為香港民族去冒險犯難,永遠唔係壞事。大家幫手助選,甚至有家長帶埋小朋友企街站,聲嘶力竭,日曬雨淋,呢啲都係額外付出,如果大家唔去留意呢啲言行身教嘅價值,唔去留意選舉前夕社交活動嘅功能,咁就係錯過咗最緊要嘅小事。

處身自己人食肆之中,我成日都會靜心偷聽身邊人對話,嗰啲有關選舉嘅對話於我而言自然係無關宏旨,但我欣慰嘅係,我真係感受到彼此日常都已經融入於香港人呢個身分認同之中,無法分解。尤其令我感觸嘅係,我聽到大人教小朋友嘅時候都係灌輸緊政治理念,即使好淺好淺,但小朋友真係接收緊呢啲將會對佢地一生受用嘅概念,而呢啲概念就係為我地香港民族埋下緊一波又一波抗爭到底嘅種子——「和你投」係政治參與,令大家擁有更多共同話題,同時一齊貼近時事,絕對係做好過唔做,而無論我諗嘢比佢地早幾多步都好,佢地嘅一言一語都係充滿力量,逐少逐少咁塑造緊香港人嘅共同想像。

以往講區議員做地區工作,係為得到選票而經營,呢種印象殘留當然無法避免,但大家亦毋須全盤否定民意代表本身象徵嘅價值。出選者只係個體,力量微不足道,但得到群體支持之後,佢就唔再係自己一個,而係代表緊好多人。正因為佢係代表,當選委會DQ佢,其實就等於DQ緊所有幫過手同投過票嘅街坊,而呢種侮辱個體嘅舉措,又會再激發群體嘅憤怒,周而復始,為成個民族注入前進動力。中共推廣鄰里節,安放漢人去新疆飾演好親戚,目的就係重建社區關係,達到監控之效,而我地參加「和你投」,就正正可以深刻體會到中共顛倒自然秩序嘅荒謬絕倫。人與人相交相愛,以至捨身為人,都係因為大家有相處有交流有共同價值觀——好街坊呢種關係,只可以自由生成,永遠唔可以自上而下咁建立出黎。

我絕對唔認為,參與「和你投」,就會破壞同扭曲咗公眾對民主嘅觀念,甚至令香港更遠離民主,因為中共設計嘅民主,從來唔係,亦永遠唔會係我地香港人心目中嘅民主,呢點香港人心中有數。就算而家係由香港政府提供資源場地,就算之後開票一如所料黑箱作業做票,呢啲舊聞都唔足以損害大家對於香港民族嘅互助互愛,因為最崇高嘅民族精神已經喺選舉準備時期得以體現同大幅加深。我嘅人生目標係贏返成個香港,然後建國,然後幫香港喺全亞洲搵到個最理想嘅位置站穩陣腳,所以我認為所有令香港人可以更加感受到彼此存在嘅事都值得做,例如上前線,例如買物資,例如用我地嘅方式去對待一次其實屬於我地嘅選舉。

人在國在,人亡國亦亡。只要香港人性命得保,只要香港人感情深厚,中國解體之日,香港一定會有自由,有民主,有前途,有希望,前提係大家唔好輕信焦土。要贏成場戰爭,靠嘅就係捍衛免於恐懼嘅自由嘅決心,如果自身死亡真係輕於鴻毛,家人朋友死亡真係微不足道,咁由第一日開始我地就可以直接投降,乜都唔做。中共用恐懼去煽動平民,想將團結嘅共同體化整為零,係因為佢地思想高度從來及唔上我地——我地想像到愛,於是同仇敵愾,於是子彈都夠膽擋,但佢地只識得推人去死。只要我地唔陷入同對方同樣嘅思維,唔接受同對方同樣嘅手段,而係全心全意去經營自己嘅社交圈子,進而鞏固成個民族嘅凝聚力,我地就會建國在望。

目前有好多人都具有點出陷阱嘅能力,分析中共嘅能力,言論因而有一定說服力,但大家唔可以忘記,人類要一直進步,靠嘅唔單單係發現陷阱,而係避過陷阱之後,搵出點樣同自己所屬嘅群體共同行落去嘅方法。解構有利人類自省,但解構畢竟只係寄生於已經構成嘅傳統,如果傳統消失,咁解構主義亦會隨之而消失,流於虛無。故此,解構主義嘅人仍然有價值,解構一切仍然有必要,但解構過後繼續努力嘅重構主義者,至會更加接近真理,更加適生。我地知道世界充滿缺陷,人性好易變得醜惡,但我地更加要知道世界係應該有希望,而人性係可以一再散發光輝。我自己唔係會選擇出選「和你投」呢條路嘅人,但呢段時間好多參選人都付出咗好多時間精力,為嘅只係盡佢地所能盡嘅一分力,去改變香港,我睇在眼裡,自然唔想抹煞佢地嘅熱誠。

因為我知道,既然係自己人,就應該要視之為自己人咁對待。自己人喺出面犯錯,我地應該死攬,因為可以盲目去相信一個人,絕對唔係輕易嘅事,而我地做到,就係突破咗只愛自己呢個限制,勝過自私自利。然而,返到屋企之後,自己人一定要家法伺候,因為是非對錯唔可以亂,但懲罰嘅方法唔應該係冷嘲熱諷或者情緒勒索,而係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等佢下一次再去面對世界嘅時候可以做得比上一次好,從而令成個群體都可以慢慢進步。前線嘅決定可能未必合乎預期,選舉嘅結果亦可能未必如願以償,但企上前線同參與選舉嘅都係手足,既然係手足,我地就應該齊上齊落,共赴國難,等埋大家一齊成長。自己人永遠都啱,為民族而狂熱,係發明民族嘅重要一步,只要我地有呢種感性,我地就會比得上韓國人,而當我地慢慢以理性調和,我地就會比得上韓國人有餘,有資格追趕日本人——面對外侮侵犯,災難降臨,都可以做到守望相助,無畏無懼。

血債太深,票償不切實際,但投票係極低門檻嘅政治表態良機,唔投反而唔見得有幾高明。只要選民心中知道,民主一定要繼續爭取,投完票之後會繼續思考香港未來,繼續上街聲援,支持手足,大家就係向住同一個方向邁進緊。香港唔係靠區選改變,亦唔會喺短期內改變,但我見到選舉裡面有人精進,有人愛人,增加緊將來戰爭我方勝算,所以我唔覺得選舉多餘,而我亦會鼓勵人多加關注。思考只係一個崗位,一個因為我無法上陣面對武力而選擇嘅崗位,一個因為我唔認為而家參與選舉係我要行嘅路而選擇嘅崗位,所以我專注思考,然後輸出思考成果,所謂精進自身,分工合作,應當如此。我相信參選者嘅良知,相信自己人嘅血性,所以當選之後資源應該點樣運用,用幾大部分去支援被捕義士等等,我認為交畀大家自行決定係最好,在此不贅。

希望到時大家都會一早起身去食個早餐,踴躍「和你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