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作為民族之應有共識

近日戴耀廷終於都講法治已死,不期然令我諗起當年自己仍然係大學生嘅時候,喺佢宣傳和平佔中嘅講座之中對佢提出過嘅質疑。曾經我都認為,成日話要信香港有法治嘅人確實deserve「法律膠」呢種稱呼,但法律膠之所以膠,只不過係因為佢地只知法治精神而昧於政治現實,而其實理解法治精神對於人類社會具有重大意義,都算係達到咗一個唔低嘅智力門檻,因為呢個世界係有好多人仍然支持人治——華夏食人族,以及部分尚未擺脫華毒思想嘅香港人,就從來都唔明法治精神。

無可否認,香港嘅法治,由人大可以釋法成為定制開始,已經註定消失,但呢種只係法治已死嘅表面意義。法治係咪已死,其實係視乎司法制度所盛載嘅法治精神,係咪存在於社會共同體嘅精神世界之中。如果認為香港而家無法無天,香港民族就唔再擁有法治,咁其實就係睇輕緊嘅香港民族嘅修養同智慧。我喺一篇名為〈法治作為美好回憶〉嘅舊文講過,真正重要嘅,唔係呢一刻嘅司法制度健全與否,而係香港民族到底想唔想繼續喺具有法治精神嘅國家裡面好好生活,而反送中之所以引起軒然大波,就係因為香港民族非常重視法治精神,重視到不忍見住中共就咁將佢摧毀,至會挺身而出。有法治,係香港之所以異於中國嘅關鍵,放棄法治,則會係香港有可能會不敵中國嘅缺口。

法治其實從來唔係乜嘢複雜到一定要native english speakers至可以接觸嘅神科,修讀法律嘅學生,只係以了解法律為分工,代理所有民族同胞去解決社會問題。香港人首先相信法治,至會支撐得到法律系嘅存在,甚至視法律係神科,如果大家都覺得人治高於一切,拉關係有用過打官司,香港嘅大學就唔需要有法律系。法治作為形式,功能係反映共同體嘅共識,係個體想和平共處嘅先決條件。喺一啲偏遠地區嘅小型部落之中,佢地未有設計文字,亦未有產出漢謨拉比法典,甚至可能連部落領袖呢個角色都未必長期有人在位,但佢地都係基於某啲共識去共同生活。呢啲共識可以係全部人都唔准踏足禁忌森林,可以係殺人就要填命,都係共同體為咗維繫秩序而協議出黎嘅共識。所以,法治雖然係定義現代國家嘅其中一項條件,但尋求共識嘅需求係紮根於任何類型嘅人類社會——華夏食人族推崇人治,無法消化法治,正係中國之共識。

左膠會話,人治同法治其實都係選擇唔同,屬於文化差異,但由於我唔係左膠,我會坦白承認自己對於法治嘅偏好,因為法治令香港人同中國人顯得截然不同,亦有助香港民族嘅生活過得更好。假如香港已經係一個主權國家,有法可依,有法可守,有事可以搵律師幫手,呢種生活係勝過居住喺中國一萬倍,因為做香港人毋須提心吊膽,戰戰兢兢,更可以無懼於任何政府惡法。有咗法治呢層秩序,社會內部就可以緩慢而平穩咁更新秩序,所謂立法修法,就係共識修改加疊嘅過程。如此過程係極之漫長,極惡之人改過過程亦可能係遙遙無期,但選擇人治,就係預先扼殺所有人改過遷善嘅可能,以擁抱絕望為唯一共識。

回歸現實,我認為香港民族嘅基本共識,應當係殺人有罪,即使係曾經犯罪嘅人,佢都應該有生存嘅權利。犯罪者必須受到相應制裁,而執政者同執政者所代表嘅國民,都應該要就罪行本身作出合乎正義嘅制裁,呢個亦係法律係寧縱勿枉而非寧枉勿縱嘅原因。假愛國之名,假正義之名,假人民之名,人類已經喺上個世紀屠殺咗無數同類,一切生靈塗炭,就係因為好多人類唔記得咗人之所以為人嘅意義,達成咗背離人性嘅魔鬼共識。納粹主義同列寧主義,都係源於民眾選擇接受一種絕對荒謬嘅言辭:為咗達成理想,殺人都係必要,人治都係必須。下限一但調整,底線一但出現裂痕,烏托邦就會變成人間地獄,萬劫不復。

如果建立新香港,一定要不擇手段,我寧願直接滅亡,因為不擇手段呢種態度,本身就意味滅亡。不擇手段,只係無法建構同參與秩序嘅人類逃避精進嘅藉口。不擇手段嘅人僥倖試到甜頭,下一步會做嘅就係建立先鋒隊,鼓動更多人不擇手段,人類嘅下場就係辛苦建立嘅共識一概粉碎,最後距離和平共處更遠,距離地獄之火更近。如果人類確有必要研習歷史,嚴防人治思想不定期反撲導致秩序瓦解崩潰,就係人道主義者嘅應有之義。

香港民族要建立國家,最重要嘅就係要勇於承擔起維繫共識呢個責任。目前香港法律已經淪為惡法,大家有目共睹,然而戰勝一方任意傷害戰敗一方,好快就會無法承受後人對於歷史真相嘅探求之心,誤解復仇之義嘅話,就會扭曲將來香港民族嘅走向,無法正確實踐轉型正義。如果未來香港人獲得自由民主,就以一人一票方式投票處決黑警,咁就即係重蹈紐倫堡覆轍,因為短期仇恨而為長期仇恨深埋種子,百年過後回望,必定係百害而無一利,將人生焦土主義無限延續。人生焦土主義者,就係缺乏想像人性嘅能力,去意識到公正審判已經足以彰顯正義,亦即係話,佢地自身偏離正義,至會對他人以及社會都投射出偏離正義嘅人治主張。

香港民族嘅實質存在,本身就係無數成文共識所聚合而成嘅鐵證,所以只要民族一日健在,民族精神就一日不滅。而既然民族想繼續向前,就必定要喺立國之後努力重建法治。真正愛護香港民族嘅人,真正知道法治精神點樣形塑香港人思維嘅人,係絕對唔會因為某位學者終於承認法治而死就灰心喪志,亦絕對唔會為求清算敵人而喪失理智。只有堅守原則,相信人性光輝,香港民族主義至有可能成長為健康民族主義,一舉將華夏食人病毒驅逐離場,繼而以香港人嘅豐厚共識為基,建立一個合乎正義而前途無量嘅國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