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陷區內準備反擊之心理準備

今時今日,普遍民眾都已經意識到抗爭已經升級為持久戰,因此更應該意識到每次動員上街都唔再係所謂社會運動、公民抗命,而係應當納入香港獨立戰爭框架之內看待思考。香港民族嘅中期目標已經設定為引爆中國解體,建立屬於自己嘅民族國家,得享真正自治自主,差嘅只係社會共識成型,但成型總係需要時間。與此同時,喺目標達成之前如何以最理想心態備戰應戰,保持周旋到底嘅韌力,則係大家可以自我激勵嘅思想練習。光復香港,固然係值得關注嘅口號,但要成就時代革命之壯語,大家首要做到嘅係消化光復之憑據,民族之形狀。若然大家尚未接受到香港民族呢個概念,亦未認清抗爭嘅中期目標,咁樣社會共識形成嘅速度就會停滯不前。

關於抗爭同戰爭,大概係受香港教育同社會文化所局限,接觸得太少中國歷史以外嘅成敗史例之故,部分香港人往往熱衷於以毛澤東嘅鬥爭理論去裝備香港民族嘅思想武裝,誤信以怪物姿態對抗怪物就會獲勝。所以,我在此必須一再強調嘅係:第一,要講操縱人心,蘇聯嘅列寧主義更有成效,但最終都係以失敗告終,足證勝利始終係屬於正義一方;第二,中共改革開放之後二十年表面風光蒙蔽香港人雙眼,但其實佢嘅曇花一現只係源於西方根本當佢係世界工廠看待,唔視佢為威脅,足證中共無法同蘇聯相比;第三,中共鬥爭理論可取之處並唔在於利用人性,而係在於佢提及人類如何透過團結達致自保自強之目的,但其實中共只係識得統一戰線,從來唔識凝聚人心。換言之,認清目標,保持團結,永遠比玩弄手段重要,只要抗爭有共同信念自然會有士氣有正氣,香港民族比華夏食人族更了解人性之根本良善,本身就已經係立於不敗之地,要成長亦毋須推崇毛澤東呢類人生失敗者。

以下以香港民族嘅角度,重新組織國共相爭嘅歷史,證明香港民族既唔華夏,亦唔中國,而係受益於英國文化之啟發。首先,中國共產黨同中國國民黨,雙方都係蘇聯為對抗日本而喺中華民國之內安插嘅代理人,喺未有真正民主文化同制度嘅國家之中,任何政黨都係缺乏民意認受,所以佢地爭黎爭去都只係爭緊蘇聯嘅支持同資源,因為佢地想喺蘇聯嘅扶持之下,成為剝削民眾而致富嘅小區域惡霸。蘇聯模式其實非常簡單,佢地會榨取俄羅斯貴族地主商人平民利益,然後輸出利益去支持同路人(即無產階級革命家)榨取中國境內貴族地主商人平民利益,從而建立贓物搶掠圈,同流合污。由於二十世紀嘅東亞發展遠遠落後於西方世界,贓物搶掠圈同華夏食人族自然一拍即合,加上英美兩國喺二戰之前亦無意過度干預蘇聯日本東亞霸主之競賽,中國因而順理成章,由有蘇聯資金同技術人員撐腰嘅代理人分治。反觀香港開埠之後,受英國殖民影響,成為極早置入英國模式嘅地方,不論係經營貿易定分配權力,香港人都永遠唔會落入蘇聯式或中共式嘅鬥卑鄙鬥下流鬥恐怖,而係傾向盡力顧好自己,尊重法律同按照社會共識行事,一代接一代咁淡化華夏舊俗嘅壞影響。簡而言之,香港嘅繁榮安定,中國嘅污穢不堪,正係在於各自行緊完全相反嘅路,因而獲得完全相反嘅結果。

於是大家可以反省,香港民族到底係咪要改變原有軌道去迎合中國,擁抱只有黑暗嘅未來。毛澤東終生活於恐懼之中,日夜擔驚受怕,荒淫無道只為排解內心空虛,因為權力缺乏正當性偏又居於高位就會令人心生出無止境嘅驚恐。而華夏食人族因為本身就係恐懼共同體,人與人嘅結合係消極聚合而非積極聚合,亦直接導致將恐懼運用得最好嘅人就會掌權嘅歷史進程,呢種進程其實從來未有喺香港歷史上出現過。有能者居之,係任何族群或任何社會都通行嘅常態,但有能者嘅定義,則喺每個族群或每個社會都會有佢地一套嘅原則,而香港對於有能者嘅睇法,明顯係接近世界標準同英國標準,即講道德,講信任,講公平競爭——喺香港呢個地方,毛澤東呢類人人根本就唔會有成為領袖嘅資格。

目前香港受制於中共嘅膠著戰況,應對必須有目標有策略有準備。用易理解嘅講法,可以話係類似於國民黨治下嘅共產黨根據地,但用準確嘅講法,就係一個反自由反民主嘅不義政權強行霸佔緊嘅戰時淪陷區。毛澤東喺上世紀四十年代之所以要寫指引去指示黨員動搖敵人基本盤嘅指引,源於追隨無產階級革命家嘅愚昧民眾根本無法從自身嘅群體生活中自然習得,但香港人心中有愛,齊上齊落,根本毋須任何游擊兵法或六大原則提示,自可憑自己一雙手去守住民族艱苦創造嘅現有成果。以下抽取一段毛澤東嘅戰略指引,嘗試解釋所謂戰略其實有幾顯淺易明:

第一係「積極援助紅軍的人民」,其實即係自己組織內部要團結,呢點打緊二戰嘅英國都有做到,但人地唔係刻意提倡,因為人與人、家庭與家庭、士兵與士兵之間本來就會互相支持,而香港抗爭之時嘅手足之情同埋支持黃色經濟圈,已經做得好過中共,盡量支持同路人,唔盲目鬥黃就正係確定緊大家係團結;

第二係選擇「有利作戰的陣地」,其實即係要知道自己強項,了解形勢,be water嘅抗爭方針同重視選舉已經係做緊,而且香港民族轉數快,學習能力強,一直構思唔同抗爭方式升級行動,部分地區儂牆小隊嘅不斷進化,已經係識玩;

第三係「發現敵人的薄弱部分」,以選舉為例,中共最廢就係本質上係寄生蟲,只識打散組織,擊潰個體,然後分別勒索,而暫時香港檯面上嘅民主選舉正係港英時代資產同組織香港民眾嘅有效制度,呢類已經有模有樣嘅制度永遠都係習慣暗中行事嘅中共要爭奪嘅兵家之地,所以一切鞏固已有制度同幫助民族團結嘅行為都會打擊中共,獨立前不妨繼續做;

第四係「使敵人疲勞沮喪」,中共目前已經因為反送中而飽受壓力,黨內鬥爭越演越烈,國內局勢十個煲冚九個蓋都係眾所周知,所以與其奢望以小國之力用三兩年時間去拖冧大國,香港民族更需要做嘅就係保持元氣,避免長他人志氣,要相信鋒利嘅刀仔一定會鋸斷枯樹;

第五係「使敵人發生過失」,基本上中共嘅存在就已經係過失,香港民族上街抗爭,追認民族之本質存在,就已經會令收編香港嘅中共狗急跳牆,處理反送中要上升到出動中共最愛嘅「殺、關、管」,已經令世界各國見到中國嘅無藥可救,對中國曾經有過嘅幻想已經接近崩解,所以時間一長,對方自然自曝其短,做好自己已經係最好嘅策略。

話說香港前宗主國英國,喺二戰期間本土雖然未有淪陷,但亦曾付出極大代價,一度有幾乎要不敵納粹德國嘅危險。然而,正因為英國舉國上下都知道黑暗永遠無法戰勝光明,佢地選擇傾盡全力反擊,而一早主張戰爭在所難免嘅邱吉爾之所以就任首相,正係因為民心已經無意綏靖,無意委曲求存。而Battle of Dunkirk之所以成為佳話,亦正係因為戰役反映出英國令人敬佩嘅大國風範——逆境之中,英國展示出驚人嘅韌力,既係因為小型船船長願意喺緊急關頭發揮一己之長為國效力,亦係因為邱吉爾比其他政治人物更加信任同胞嘅護國熱情同航海技術,自然散發出過人嘅領袖魅力。一般人總會認為,海權強國必然會勝出超限戰已經係呢次成功大撤退嘅合理解釋,但實際上,英國可以反敗為勝,並非單單在於軍備之優劣,經濟之強弱,而係在於比德國更團結,更了解自身民族特質。大英帝國時代雖則已為過去,但英國歷史始終顯赫,正在於後人可以從佢嘅身上,睇到民族曾經激發過嘅驚人力量。

香港歷史唔長,但絕對有資格超越其他喺二戰之後解殖立國嘅後進民族,釋放出專屬於香港民族嘅應有力量。香港自主權移交起,就已經正式成為淪陷區,呢個並唔係全新嘅敘事角度,只係經過超過二十年,大家至終於接受現實。不過大家亦要知道,成長永遠需要時間,無法操之過急,最重要嘅係喺每個階段都有努力適應,繼續向前。香港前途談判之時,香港人只係幾百萬華夏食人族倖存者,未開始以政治共同體自居,自然無法提出獨立,加以實踐,命運始終有其規律。香港人族群從英國文化習得嘅一切,必然要等到失去英國直接領導至會更顯真正珍貴,而香港民族建國嘅重任,亦必然係由決心恢復香港嘅香港民族初生代所承擔,歷史從來自有邏輯。香港民族初生代具備民族自信,喺落入中國統治嘅淪陷時期感受到應有嘅水火不容,同中共始終視香港為異質之觀念實為一體兩面。過去,香港人憑自由多元之胸懷包容華夏食人族,以選擇良善之慈悲體諒中國之貧苦,據中華民族之謊言接受第二次殖民,結果泥足深陷而不自知;如今,香港民族已經發現真相,而民族之信念亦逐漸趨向一致,未來中國解體,香港主體必然會得以光復,而民族同胞之英勇犧牲亦必然會獲得後人最崇高嘅敬意。

香港獨立只係香港民族嘅中期目標,立國之後有更多長遠目標要逐一達成,所以目光一定要放得夠遠,唔好太易因為眼前發生緊嘅事而意志消沈。用睇遊行嘅框架睇,一次遊行就只會係一次遊行;用睇反送中嘅框架睇,一次抗爭就只會係一次抗爭;但當人學識用爭取獨立嘅框架去睇,甚至用人類文明如何發展分佈嘅框架去睇,一下槍聲,一條人命嘅犧牲,就可以令人瞬間感受到命運之力如何體現於個體身上,繼而產生應有嘅感受力同觀察力,認知到自己身處歷史洪流中嘅某個特定位置,然後去做出最合理嘅相應舉動,成就自身歷史,同時成就世界歷史。透過上溯遠至千萬年嘅史前史,參考上個世紀嘅世界史,人就可以了解到香港正處身於點樣嘅處境,亦會睇得出東亞局勢以至世界局勢將會何去何從,最後返轉頭以香港民族一員嘅身份為香港民族想像未來。放低香港曾經係公民社會嘅虛假意識,接受香港已經係淪陷區嘅客觀事實,跟貼香港已經見識過嘅世界秩序,香港民族就有可能將傳承至今嘅族群資產轉化成為立國資本,最後贏得最終勝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