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上莊記

最後還是「上莊」了,如果補習都算是兼職一種,「大學五件事」,我已經在一年級時都嘗盡了。

從入住舍堂前那個迎新營起,我對這挾著亞洲第一的院校的傳統文化﹣﹣「cam人」和「仙制」便甚為不滿。它們固然有可取之處,但那種優越感,也許,要在我「落莊」之時才會感受到,然後我應許會不免俗地貪戀那股「仙氣」,在AGM(Annual General Meeting)中口若懸河地大發獅威向人咆哮。

還記得去年八月的時候,我一如常人般以青澀的新鮮人(freshmen)身分參與了迎新營中的其中一環﹣﹣MO(MassOrientation),舍堂後來因事而終止了「黃金MO」,但在熱身環節中,已經能夠感受到那種恐怖的氣氛。當日,全體穿上全黑西裝如奔喪,拖著因為連日欠缺休息而疲累的身驅,坐在嚴肅得空氣快要爆出火屑的課室裡,聽著逐個「同年」(即是同屆的新鮮人)領題目然後侃侃而談。那堆空泛而抽象的題目不外乎這堆﹣﹣你認為舍堂能給予你甚麼?你又能給予舍堂甚麼?請講講你對「搏盡無悔」的想法。「上莊」的意義。人言,「三年一夢」,你的「三年一夢」是?﹣﹣我相信其他hall cult(舍堂的文化)涉獵的也相去不遠。

因為在大學這個新環境中,我們都是初生之犢,沒有極強烈的反社會人格傾向的人,多數隨波逐流地認真胡說,循規蹈矩,然後接受堂友續問和評論。他們不少續問都尖銳而具攻擊性,當新鮮人獨自站在台上,備受眾目睽睽的注視,然後要回應那樣惡毒和苛刻的挑剔,脆弱一點的,也會不禁落淚,部分人更會泣不成聲,深深地被動搖,安分地接受了「洗腦」的第一步,亦是最重要的一步﹣﹣讓被洗腦者自我縮小,感覺卑微無助。之後,人們肆無忌憚地無的放矢甚至人生攻擊,最絕的自然是評論環節的老規條﹣﹣no comments on comments。

真理理應是越辯越明的,而前人就是為了防備腦筋清晰而且口齒伶俐的後輩,立下了這樣的規條。如果發問者的問題,容許台上答題者回覆,他會在續問環節發言,這樣的話,辯論成立。言論自由被禠奪是最令人不安而憤怒的,如果發問者在評論環節發言,答題者就只可以「硬食」,因為no comments on comments是規條,補充是不容許的。當人調開了聆聽模式,思路便會傾向不組織反駁和質疑,這時候,發問者滔滔不絕的善言或惡語,便會徐徐地灌進去答題者的耳裡,答題者在徬徨之際,就會特別容易相信了別人那一套,猶如被「寶藥黨」騙的老人,因為他們擔心自己的子女,因為他們被游說得落入脆弱的陷阱,於是中伏。當然,no comments on comments的原意未必如此,其優點亦有,就是杜絕campaign因為雙方爭持不下而淪為止不住的罵戰,可是,約定俗成之下的誤用果效,顯而易見。

不能不提的,最提神而且震懾人心的是那聲鏗鏘有力的「order」。一群人被安置在基本上全新的環境中,要按一堆新規矩行事,要和一堆新人相處,要學習一堆未接觸過的用語,這是resocialization的過程。在campaign中,所有人必須在每輪發言前,報上「水蛇春」長的身分背景,如:香港大學理學院理學士一年級陳小明307號B和香港大學學生會羽毛球學會2012至2013年度學會候選主席陳小明,只要稍微口吃或唸少了一個字,其他人便會像賭馬的賭徒一般,以監視哪匹馬匹跑出的全神貫注姿態,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際激昂地爆出一句搶耳的「order」,檢舉你的謬誤,如跑車以時速一百五十公里在馬路上飛過。除此以外,任何人每次發言都必須在主席點名後才可以回答,而且在發言前要說「多謝主席」,內容不得不精簡,稍有遲疑都不行,這種種行為都會惹來暴風般襲來的「order」,適用於台上和台下,與數十年前某黨領導的某片大陸上發生的某事的連環批鬥場合情況甚為相似。

先放下對諸項規則只可逆來順受的無奈,今日,我花了四個小時旁聽,聽一些聽完了都不會有甚大得著的球來球往,然後再花三個小時在其中,和發問者「多謝主席」來「多謝主席」去。這樣的時間算非常短,因為這不是學生會或宿生會或學院會之類,只是相對「撻皮」的「莊」,而我只是宣傳文書。

對乒乓球這項運動,我根本沒有熱誠可言,院校隊中大部分人的眼都在練球時閃著光芒,流著一絲不苟的汗,而我真的懶散。而練球的氣氛沉悶,亦常令我因小事而缺席,以致出席率遠低於其他隊友,大專賽和成龍盃,我也不是每次出席支持,明顯地,是因為我不把院校隊的固定訓練放在首位。由於最初不知道有「上莊」的必要,我背著幾分愧疚得過且過地度過了一個sem,在今晚,這些都被擺上了枱面。我從容地對答,完美表現了甚麼是心口不一,無可否認,這有賴我替別人補習中化而加強的慣技﹣﹣信口開河,同時也有賴當時的氣氛。別人說,你現在還可以選擇退選,沒有不能夠沒有強制,如果你沒有動力沒有目標,勉強沒意思,但我迫自己站到了節骨眼上去了,還退甚麼呢。

由於我是一個因為懦弱怕事所以負責任的人,既負起了這「莊員」身分,當然會強迫自己賣力練習,勤看球賽,以期日後對球隊培養出感情,感覺便不會如此辛苦。

那些過來人說,「上莊」會讓你學到很多東西,是的,我不否認,希望在一年過後,我不會嫌棄所謂得著的質量。「上莊」把一群本來性格不合的人因緣際會地聚在一起,這些人根本對彼此沒有興趣,也沒有話題可聊,他們為了各項大小事務而被迫溝通和聯絡,甚至要共同面對挫折,解決困難,順理成章地建立感情,最後成為了一輩子朋友,是讓人賺到經歷和友誼,要衡量的,只是犧牲這個份量的時間來換這堆東西,值不值得。

頭已洗濕,待乾的日子漫長,風太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三月 11, 2012 by in 一亂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