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殉志之人

11801027_10207283993557593_1695413359_o

頭腦清醒的人都在說,不要死。有如旭日初升般熱暖的青年死了,對着仍然健在的,他們尤其會說。因為生命誠可貴,有用之軀死了,縱是捨身成仁,也是無補於生。他們的說法,都是萬二分正確的。

然而殉志始終是壯麗的事。死掉,也許確是一刻衝動,給他們多兩日時間,他們便會退縮了,但他們實實在在的,殉了志。笑他們傻,笑他們魯莽,可以,但無人可以忽視他們的赤誠和剛烈。

很多人為情為愛自絕於世,於一小撮親友心中,燃燒出一陀灰燼,輕風一吹,底下只有鹹鹹的淚,再鹹也不過淡如溪水。人執迷於小我抑大我而不悔,燃燒過後裊裊飄揚的不悔之煙,呈現那霧狀是有所不同的。有志可殉者,求的並非立不朽之功,亦非綻放一剎火花於人前,而是用最高尚的姿態,犧牲一切去上訴。這無疑是年少無知,命運無疑似能選擇,但無知往往最是有知,而有路可走,也往往是最無路可逃。

頭腦清醒。將成大家口中的先烈的林冠華,那步了其國先烈鄭南榕後塵的林冠華,自有其頭腦清醒。因為視台灣為自己的家,因為不欲台灣淪亡,他清醒地,做了別人口中不清醒的選擇。課綱更動,有那麼大陣象嗎?沒有,但他所憤怒的,不只是課綱更動這一節。他看見的,是中共的狼子野心,將令兩岸漸漸融為一個中國。他痛心的,是台灣的未來,將因歷史遭到竄改而失落。

有志之士應當留命酬志,然而以身殉志又何嘗不是義行?青年是狂暴的,兇猛的,最有衝動的資格。在哀悼頭腦清醒的台灣義士殉志時,在勸導身邊同道莫要衝動時,大家又有否想過,這步早已無可避免?台灣總是預演香港的戲碼,先於香港講獨立,又先於香港佔領,而香港人又總愛照辦煮碗,有樣學樣。本土青年心繫香港,其爭相赴死以謝天下之日,不在今朝,也必在他朝。革命的覺悟,全是時勢迫出來的。青年跟革命,要不是一拍即合,就是一拍兩散。國難當前,知道革命不是請客食飯,會使自身身敗名裂,又如何呢?青年是勸不住的。除非那些自命清醒的大人,勇於背棄自己那套道德倫理,鼓勵生無可戀或行將就木者慷慨就義,或是乾脆自告奮勇,一馬當先,否則,殉志潮流必不可當,而青年必將淌出第一滴血。

人死,再壯烈也無有意義。帶來的痛,最終只會由那些淡然回應四方問候的家屬默默承受了去。林冠華殉道,應當成為革命道路上那些孤獨者的導引。不忘情於家,不忘情於國,自然就會不忘情於大道。身後名,確是屬於死者,但它只為生者而存,不為死者而留。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七月 31, 2015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