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炎夏之苦

11783562_10207269690360022_1022016586_o
中學生正在放暑假的七八月,大學生總是在忙。過往,他們費心的事,不外乎註冊日,或是迎新營,盡是細碎而重要的小閒事。無奈世道乖舛,這三兩年,廿歲未滿的,柴娃娃難再,瞬間正經了很多。

自從台灣太陽花學運成功過後,很多香港志士也有意加以複製佔領某要處,一嘗成功滋味,這是大家心裡有數的。因此,今晚在紐魯詩樓,放走李國章梁智鴻,必然不是佔領者所願。但是,我在想的是,也許留住他們,亦未必是佔領者所期。

這次圍堵,大家事前沒甚麼長期作戰的準備,對抗警察的預想,應該也不在佔領者計劃之中。所以,it’s not about臨場硬不硬得起來(與保安鬥智鬥力也非易事),而是起初有否要鬧大到不硬不可之勢的意圖。畢竟在很多人眼中,這不是關乎全香港人的雨傘革命,而不過是關乎港大學生的校務。

「以後每次開會都會衝進去」,是嚇不了人的。一次成功衝擊,當至少要迫使對方陣腳大亂,重新部署。但即使衝得好,衝得妙,然後呢?然後還是拔得了箭,止不了血。解決校務染紅問題,必須從大局着手,事關李國章梁智鴻正在做的,不是宣示一己個人意願,而是執行親建制權貴向老闆獻媚的政治任務。既是如此,使得李梁盧等人收皮,更多更無恥的牛鬼蛇神還是會陸續有來,矛頭還是不得不對準政權的。而是次衝擊震懾不了任何人,連臭雞蛋爛蕃茄也沒掟,說大家無功而還,功敗垂成,應當檢討,也是合理。

這麼一場校務風波,跟已經擾攘一時的鉛水事件,甚為相似。兩者的共通點,是受事件影響的人,都處於攻破整個制度和乾脆默不作聲兩個選擇之間,進退失據。全民飲用鉛水,明白健康承受極大風險,更明白社會已是百病叢生,然而,鉛水是否一個上佳的爆發點,是否真已關乎全香港人,是否製造了往借東風的時機?大家還在思疑。

繼續接受荒謬,事態只會惡化,鉛水只會漏出它的一片天,誰都知道。但是,聯手否決令大家安穩生活的一套秩序,發難過後總要善後手尾,而誰也沒有承擔的勇氣。而若然真有人站出來跟政府放言,「以後每次驗到含鉛就衝擊政總」,政府傳令下去增加佈防,廣設鐵馬,見一件暴徒拉一件暴徒的對應手法,又完全可以預期。簡而言之,除非大家去到盡,連為政府護航的警隊也不放在眼內,否則,再勇武,也就只有任得政府不把大家放在眼內的結果而已。

香港的局勢,跟舊時無綫節目獎門人那個開口中game一模一樣。股市不景!沒事。Next。鉛水!沒事。Next。扶手電梯!沒事。再Next。最高學府百年基業動搖!還是沒事。然而汽球終有爆開的一剎,而汽球又總在青年的臂膀間來回。當數字縮到一至十,那種草木皆兵,屏息靜氣,一如暴風雨將臨的前夕,雲霧總是掩揚,天氣總是翳焗,人人所等待的都是那呯的一聲,以及歡快而沉重地衝進沸揚的紙屑之中,釋放積壓胸臆良久的鬱悶,然後重新過上簡單平常生活的未來。

迎新營甚麼的,還是要辦的,但毒熱的赤光一日不散,誰也不能再像往常那樣玩世不恭了。墮入了政治的網,人就動彈不得。路漫長而艱難。這教人動彈不得的炎夏之苦,將迫得香港的下一代,不願成長,也會成長。

廣告

One comment on “炎夏之苦

  1. lichufai
    七月 29, 2015

    第五段好,第六段膠。

    革弊興廢係一定會遇到大阻力,所以必須「去盡」。但弊可以逐個革,廢可以逐個興,鉛水問題矛頭應直指房署,逼佢馬上補救、交出人頭,「衝擊政總」,就無端將實在目標變成無的放矢,典型的囗頭革命家大空思維。

    「去盡」是成本預算,有高預算但目標由實變虛,只是倒錢落海。鉛水問題就要驗血醫人、驗水換喉,目標明確,做得到,既革了一弊,亦打了政府一巴;港大任命問題,目標自然是即時任命,其他容後再乘勝追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七月 29, 2015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