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分裂,總比無謂的團結好

westay

院校學生會退出學聯,共產黨是不是最高興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萬一成事,泛民跟左膠就會最沮喪。於我看來,單是這個理由,就足以動一動議,去挫挫拖了香港民主發展廿幾三十年後腿的人的銳氣了。反正大家不是同路人,糾纏下去,互相打鬧,沒有意思。

為了標榜自己素來也是非牟利和無權無勢,回應港大校內正在醞釀的退出學聯動議,學聯反應甚快,發表了新論。可惜的是,在雨傘革命過後,事實擺在眼前,大家都知道這個組織對它自身的理解與描述,並非真實。甚麼由各院校學生會組成,因此程序上它也是要向會員問責,甚麼院校代表選舉,代表會常委會秘書處架構,尊重院校聲音,驟看冠冕堂皇,基本上都只是一堆吸納手段而已。

學聯心底裡清楚,現時的綱領不易改動,大方向也不易改動,而人普遍都是懶的。大中華思想,支持港中融合,包容新移民,全都under學聯的總路線,而會抽空去鼓動大家修改綱領的人根本是少數。只要大家仍然覺得學聯的存在聊勝於無,不去推翻它,或是滲透它,它根本坐定粒六,不怕自己會倒。它最怕的,其實是真有一些生力軍說到做到,另起爐灶,不依老規矩去行事。屆時它被徹底拋棄,徹底無視,連一席之地也再佔不到,泛民跟左膠就無法像行星一樣繞在學生四周沾光了。

如今院校代表角色和共識制度到底是否真如學聯所言那麼舉足輕重和運作正常,一直是使人存疑的。接受政府邀請參與辯論這個決定,學聯沒有由上而下的諮詢會員;以偽升級行動陷義士於險境的計劃,學聯也沒有徵得會員的同意。學聯跟會員的關係,跟齊宣王和鍾無艷的關係是一樣的。換言之,學聯需要話語權時,就自把自為,說自己是被選中的組織,迫不得已,到了人家說退聯時,就將沒有好好監察學聯的責任推卸回會員身上。這種行徑,跟民主黨說自己的決定都得到選民支持的一樣,可算是無恥了。

無可否認,院校是有自己的組織的,但每一個組織都是小組織,不敵學聯,是分明的事實。港大學生會轄下縱然有時事委員會,有大學事務委員會,有自主權,有途徑對外發言,其份量也是不可與學聯相提並論的。這與學聯會不會施加壓力在院校身上無關,而是學聯本來就是那個被視為可以代表八大的對口單位,地位凌駕於其他小組織。學聯以這些欠缺影響力的自主組織為證,去論證退出學聯並非必要,去為自己的無能開脫,毫不合理,毫無說服力。害怕所謂力量分裂和龍頭地位不保,到了這種胡亂堆砌理由的地步,也算是可憐了。

學聯的形象已經破產。除非換班,由意堅志定的新血接力,否則學聯老大哥的地位不動搖,另一股力量不冒起,學界的進步只會一如以往的緩慢。假如是次港大動議無法通過,也是沒所謂的,最重要的是缺口打破了之後,後繼必然有人。爭取的初期,必然要激烈,必然要高調。破舊立新是先鋒派的表現。

破了舊物,退了學聯,絕對不會促使學界分裂,也不會削弱學聯整體力量。箇中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有競爭,才會有進步。那些學聯死忠,與其說不滿學聯的人是在挑戰學聯的權威,倒不如聽我說,這實際上更像是政黨政治中的黨內投票。

所謂學界,從來是虛無的。學界等同群眾,等同人民,其實也等同毫無主見的羊群。學界分成兩派,有能者會在競爭之中變強,成為最後的牧羊者,新入學的大學生被啟蒙的速度會加快,學界力量也會更穩固。羊群是需要有能者帶領的,有能者是需要磨練的,這是民主制度也不會改變的赤裸現實——「分裂」,得罪講句,直是百利而無一害,應該做,值得做,快啲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二月 27, 2014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