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新年願望

錢是買不到感情的,但有些錢在手,絕對可以保護感情,因為友情愛情以至性愛都是要有閒情逸致才可以接觸的消遣。生計難解,壓力在前,人甚麼情慾都自主不了。

所以父幹is everything,靠父幹是值得妒忌的。 從前我的生父和媽媽總是說,自己闖出一片天才算是成就,靠屋企人靠張開腿的都不算,有道德得不得了,而當時我就已經很不屑,事關我天生就懶惰,不想靠自己——最好就是過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有軟飯可以食,有大床貼過來的生活。

因為現實就是,即使你學歷高,天分高,畢業即創業,白家興家做老闆,奮鬥時所燃燒掉的,仍然是人最不應該被燃燒的日子。廿歲出頭,是應該揮霍,是應該糜爛的。

但大家卻選擇了遠離生活的走向生存——未離開大學,就要開始傻的嗎地所謂裝備自己,差不多離開大學,就要開始過五關斬六將見MT,到了離開大學,就要陷入朝九晚唔知幾點的羅網。一至五的日間,在壓力中度過賺錢,到了夜間,花錢以釋放壓力。六日則用來充電,以預備迎接一至五的重臨。終於儲到了假期,就飛日韓台一轉,然後又等待下一次假期,周而復始。

沒有走在燈火通明的大路上,我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去經歷一種人生的必然。嘗試過勸別人去改變打工才是正途的觀念,後來別人不願意這樣做,人各有志,我只好自己繼續做自己的事,慢慢等待步伐難以協調而部分人或事終於要被犧牲的那日出現。這些日子以來,與舊時尚算熟悉的人都變得疏離了,因為我完全沒有興趣去理會別人自食其果之後所吐的苦水。反而再會那些仍然在讀書的,我雖從他們身上感到了可以預期的頹廢,但更濃烈的是勃然而發的生氣。

然而,他們大部分終究也是平庸的,因此,這個社會那些企業將要剝削他們的青春與自由,教他們成為永不翻生的大閘蟹。除非他們把心一橫,不理後果,否則只會因為窮困而遭受永劫的折磨。此中的窮困,不是指三餐不繼,而是指生趣的窮困,心靈的枯萎,夢想的凋零。夜半及時行樂去食宵飲早茶,不再可能,隨心所欲的與人相愛,像熱戀之時那樣相偎相依,也不再可能。錢是可以買兇殺你,買斷腦細胞愛情的。

雖然我也只是一隻勉強實踐得了自己身體自己救的蟹,但每次想到假如我是大閘蟹,我也感到軟弱而無力。沒有父幹,發達無門,天堂無路,我就沒有力量去使那些我愛的蟹也可以向他們的湖心划去,與我在我的湖心相見。我想保護我想保護的,然而能夠解放他們的只有他們自己,因為我還沒有錢。我只能眼睜睜看着他們快被蒸熟,在霧氣中揮動蟹爪,引之為警惕的份外保護好自己最僅餘的自由。我不想死,但我還沒有錢,我自主也困難,我替不了別人做主。

所有人都能有錢,都能脫離輪迴,那該有多好。那時候,大家爭得政治的權利,生活的權利,戀愛的權利,生育的權利,有閒情逸致去做人,不必談政治,不必做奴隸,就可以保護他們仍然在萌芽在發展在期待的所有關係,可以在他們快要完全自我透支之前修成正果。可惜的是,正在推大石推得最痛苦的人們,最沒有這樣的覺悟。他們用愚昧的方法去換取人們分剩的錢,也會排隊去撿公路上的錢,卻不會用簡單的方法去分配本來自己也有份的錢。

因此在二零一五年,我繼續不無悲觀地期待有巨變與大亂。促成變亂是很艱難的,很遙不可及的,然而我不想死,我需要新的平衡。我錯過了,犧牲了,我想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一月 3, 2015 by in 一亂.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