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關於譁眾取寵

每次發表一些非主流的言論,都會被有道德又有良心的人前來扣我譁眾取寵的帽子。例如寫人們助養兒童是自瀆式行善,例如在所謂不適當的時候講討厭叮噹,使人感到了體無完膚的赤裸。老實說,譁眾就能取寵,絕對是好的,但可惜的是,扣來扣去,我也沒有真的得到過大眾的寵愛,霉過梅菜。

昨日因為資深配音師林保全死去,有關叮噹的圖文鋪天蓋地而至。我寫了文,講自己小時候很討厭叮噹。然後好些看不過眼的網民就義憤填膺的,前來找我晦氣了。他們說,我對死者不尊重,說我發言不分場合,說我涼薄嘴賤,而動機是譁眾取寵。

在這一堆罵名之中,只有涼薄嘴賤,我是勉強受得起的,畢竟我是會在滿月宴跟人們父母說嬰兒將來必然會死的那類人。然而,我批評大雄是廢柴,批評靜宜是煩膠,又得失了誰了?創作他們的,是漫畫家藤子不二雄,不是剛剛往生的林保全。批評叮噹,等於不尊重林保全,這個結論是如何得出的呢,我想不通。

然後到底一月二號是一個甚麼場合,我也是想不通的。大家因為林保全離世,而叮噹又是他曾參與配音的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角色,於是紛紛抒發自己對卡通片的鍾愛,對逝去童年的懷緬,大條道理。那為甚麼因為林保全離世,而想抒發自己喜歡數碼暴龍多於叮噹的感想就有問題?就算是藤子不二雄本人死,我也照樣會說討厭叮噹,一如我將會在梁振英橫死之日對他破口大罵,這是沒有需要避諱的。因為一個人的死而扭曲自己的想法去逢迎,放棄就事論事,才是一種不尊重。秦始皇出殯當日,人們正是這樣的,大家很想要吧。

又,場合若是那麼重要,而林保全又是那麼崇高,那麼值得尊重,那在他遺聲人間之前,在一月二號之前,各位又為他做過甚麼?那是陪伴你們成長的配音師,那是教你們今日感觸無限的獨特聲音,但在卡通片的片尾,無綫沒有給予他應有的credit。之前我替某大學校園媒體翻譯過字幕,其實只是舉手之勞,對方也堅持要將我的名字放在片尾,說這是必須的。林保全的地位,難道不值得大家為他炮轟和杯葛無綫嗎?但so far我倒沒發覺大家為他成立過類似hehe團的專頁。

一月一號,黃絲至愛<撐起雨傘>順應主流意願獲獎,符合大家對雨傘革命的想像,於是坐在台下的容祖兒即使是不拍手,也有原罪,也要追殺。一月二號,為叮噹配音的人死去,大家同聲一哀,像生智慧齒那樣呻吟,瘋狂消費,於是討厭叮噹的人,就連批評叮噹也不可以。兩日兩件事,反映的是香港社會滿佈盲毛,取向不可不一致,明是民主社會,暗是不講道理的一言堂。

我討厭政治,我怕事,大眾的愛,實在無福消受。還是把它留給聲稱自己不是英雄的政治大明星,人民小湯圓吧,他才有那種令大家沉澱成力量的威力。因為大眾是愚昧的,是閱讀理解能力低下的,特別是那些Facebook頭像轉用過了黃絲帶又再轉用金鐘連膿牆粉筆畫的。得到他們的寵愛,於我的自尊和人格簡直是有損,因此我從來沒有興趣去渴求他們的垂青。我活在自己的世界,不喜歡走出去,我珍惜我的人格。我不高尚,我直接,我癡線,我是有言在先的。

螢幕快照 2015-01-03 下午02.06.25

螢幕快照 2015-01-02 上午11.40.10

螢幕快照 2015-01-03 下午02.29.24

螢幕快照 2015-01-03 下午01.05.39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一月 3, 2015 by in 一亂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