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單純唱歌,單純愛國

11883014_10207463126755811_1386871116_o

陳冠希以前有首勵志歌,featuring陳奐仁,名為<香港地>。歌中的主體,是「唔容易走埋一齊」的「七百萬隻螞蟻」,而傳遞的訊息,則是香港人要同仇敵愾,團結一致,「愁或喜/生與死/也是香港地」,極為土炮。假若推出的年份是二零一五,必然會成為年度之歌。可是,十年流去,今日的陳冠希,已經大不如前,靈氣不再。

始終,陳冠希是很典型的外籍華人。居於香港,只是這CBC生命中一個階段,對香港的感情,始終也敵不過自小所受的耳濡目染。他會在<東方快車>這首歌裡面,唱着「一個中國人/作為黃種人/台灣中國香港點解係都要分」,作風CBC,很合情,也很合理。

上世紀,華人移居世界各地,心裡自卑,身世又如浮萍無根,普遍放大少量值得炫耀的家鄉事物,聊以自慰,其後代對中國的想像,自然受其影響。這些後代,遠離現實中國,住在美國加拿大時,受本國的保護,對中國的想像都是唐人街和李小龍,漢堡包食多了,又會想念福建炒飯東坡肉,從來沒有受到現實中的中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的直接迫害。中華文化和現代中國,在他們眼中,是分不開的。

這些外籍華人所不知道的是,困於中國的中國人,最想往外逃走。而台灣的人,香港的人,生於憂患,則很想遠離中國魔掌,自立自主。那些落葉歸根的思鄉之情,往往只有在他們身上才會看得見,而身處大中華地區,高舉反中旗幟的人,也不為他們所理解。根據他們的生活經驗,他們認識到的是,中國是所有華人的根。不論人在美國,還是在澳洲,他們也無法避開標籤——人家總會按黃皮膚黑眼睛的表徵,稱呼他們為中國人。

他們感到無力,而且迷惘,不知何去何從,既不能拋卻黃種人身分,又沒有分開中華文化和現代中國的論述能力。現代中國刻意保留海外華人的中國人意識,再以「中國人流散各地」的說法,統一早已與不同文化有所混和的中華文化,為澳籍華人、馬拉華人、美國華人貼上「文化中國的分支」身分這政治把戲,單純的青年自然是丈八金剛,摸不着頭腦。所以去聽謝霆鋒的歌,王力宏的歌,你就會發現那跟陳冠希如出一轍的單純愛國心。

謝霆鋒的<黃>,周耀輝填的詞,以黃色貫穿全文,不論是粵語版還是國語版,野心都相當大。隨便挑幾句,也很典型,簡直是中國微博上面愛國憤青的寫照。「一身黃/千種狂/世界變越要夠膽闖/原來新生黃/想張狂/千古等着我演出這片黃」,「天下哪有地方看不到黃色的臉/鮮紅色的血/流在十三億的人/你說這是我的憤怒/我說這是我的態度/奮不顧身/勇往直前/只有我們中國人」,都是例子。再聽王力宏幾首快歌,其中對中華文化那片面的熱愛,也是溢於言表的。中國地大,地域文化各有不同,他們口裡說愛國,卻從不會意識到大中國底下的差異。中華文化廣博,他們口裡說應當傳承,但大抵連粵語發音接近唐宋古語,普通話並非中原語言這些中華文化常識也聞所未聞。騰雲駕霧去擁護中國,做中國人,就是這樣廉價。

而這類單純愛國的人,不只在娛樂圈有,在西方民主國家有,在香港也不少。主持《城市論壇》多年的謝志峰,不也日日夜夜要求香港人顧及中國人的感受嗎?他可是很愛國的。他愛國的方式,就是一腔熱誠,一紙護照,所以他接受傳媒訪問,說自己送了子女到國際學校讀書,心安理得,因為他覺得自己在罵別人反共時,履行了中國人的義務,好不正義。要是有唱片公司的支持,有一副俊俏模樣,謝志峰也是可以錄歌出碟,向中國示愛的。

他們比中國人更愛國,更Chinese,全因無知,而這種無知是快樂的。無知,方可以在對中華文化一知半解的情況下,侃侃而談中華傳人應當向世界交出癲狂的態度,臉不紅而氣不喘。無知,方會唱出得出「無論你覺得自己有幾掂/外國朋友問最正嘅翻版碟喺邊/唉/我哋撇唔甩我哋黃人嘅身份」,以為中國人之名,無從推翻。那種愚昧的單純,尋遍全世界,大抵也只有脫離現實的外籍華人,才能流露得如此坦白,如此赤裸。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八月 20, 2015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