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支那學生,何來有咁多人有咁多時間得閒迫害你?

螢幕快照 2015-01-28 下午11.17.05

競選大學學生會必須交代政治背景,算不上是慣例,但在這種風頭火勢的存亡之秋,也是應當的。大眾傳媒是社會的公器,校園傳媒自然也是校園的公器。港大學生會染紅有前科,後人以史為鑑,及早止血,就算是摸到候選人家宅,追問他們的親友,明查暗訪,也是合理的。這實在算不是甚麼迫害。

只有深受支那文化荼毒的人,才會如此喜歡將一些芝麻綠豆的小事說成影射迫害。他們長期遭受國家機器那最變態的迫害者的調教,心裡恐懼難除,對正常傳媒的手段無法理解,到了自由的香港,妄想症終是尾大不掉。叶璐珊要求校園電視「停止迫害」內地生,又是一種自製假想能延續故事的思覺失調。老老實實,大學生出名多事幹,即使校園電視的人無法出pool,兼顧家庭學業兼職莊務諸如此類已經忙得他們七竅出煙,分身不暇,何來有咁多人有咁多時間得閒迫害你?大家也只是履行記者的基本職責而已。

而之所以要捕風捉影,針對支那來客調查背景,原因也非常簡單。在香港,小至大學以內,大至港九新界十八區,與中國有關的,都是有害的。普教中,毒害香港人的中文,假蛋假奶,損害香港人的健康,已經不是新鮮事。一個國家的人使自己國家蒙上了污名而不去糾正國內的問題,反而一直說自己被迫害,只會博取得了盲動民主派的同情,其他理智之士,是不會受騙的。

略讀叶璐珊的聲明,我發現她可算是結集了過往我所聽過的無數支那留學生論調之大成,也從中看到在港大讀醫的Betty的影子。他們總是說,他們「嚮往港大的自由土壤,盼望在此開花結果」,也強調自己「無法選擇我的出身」的悲涼,然後忽然大談他們那套的人權,聲稱自己「有權選擇到港大讀書,追尋自由與夢想」。當香港人予以反擊,他們就會立刻說自己是清白之身,而別人「標籤我們,胡亂扼殺我們追尋夢想的權利」,就是在在違反了香港人堅持的理念,「不分青紅皂白,給人亂扣帽子」。這些歪理當道理講的廢話,千篇一律,從他們的口中聽得多,從左膠口中聽得更多。

最不文明的人要別人用文明說服他們,左膠又要大家包庇文化差異,保護為中共所壓迫的弱勢,我呸。所有人民要爭取人權,都應該在自己的地方爭取,而不是流竄世界,攤大手板向別人要人權,自命文明跟別人說文明。叶璐珊等人,只是一群在自己的國家沒權利可談,也沒有認識到權利與義務必須共存,帶着發育不健全的人格離國後便大談權利的自私精。歷史上,有哪些國家的人,到人家的地盤尋求庇護,或是學習交流時,斗膽如此囂張的?一邊罵香港大學不入流,學氣不佳,自由不再,卻賴死不滾回他們引以為傲的清大北大,身體最誠實,怎樣死撐也是多餘的。憑叶璐珊一份極為典型的聲明,大家就應當洞悉這個人的心口不一,大腦短路,以及這個內閣的溝通不足,敬而遠之。

但他們也不是一無是處的。大公文匯式的拉一派,打一派,抓緊苗頭大法,在這份可以稱為「共產黨八股」的聲明之中,實在運用得非常嫻熟。叶璐珊藉「我認為,作為一個內地生我今天會受到這樣的遭遇,明天其他內地生可能受到同樣甚至更大的騷擾」去團結其他支那學生,拉黨結派,然後以「我依舊相信這樣聒噪的人僅僅是港大同學當中極小部分,大部分香港同學都是理智且理性的,眼睛也是雪亮的!」去遊說其他自以為深諳正義的天真嬌,整個段落幾乎是不易一字,就能套用到所有社論。她能夠將中文視為程式碼一樣量產,可是比一般人更有潛質報考港共政府的高級公務員的——「校園電視記者的這種行為是絕大多數的香港同學不會認同的」不正與「學苑鼓吹港獨這種行為是絕大多數的香港同胞不會認同的」異曲同工?

可惜的是,中文雖好,智力始終沒救。校園電視的報道,其實沒有「針對選舉其中一方作出傾向性報導或攻擊」,因此也就沒有觸犯所謂法例,叶璐珊卻竟然搬了道聽途說的所謂法例到聲明裡面,東拉西扯。事實上,即使港大學生會是法人團體,也不等於校園電視要受香港法例約束。而校園電視採訪支那學生在港生活,是一種旁敲側擊的採訪方法,亦不見得惺惺作態。傳媒根本就沒有義務保持所謂政治中立,就算是為個別黨派站台,也正常不過。叶璐珊以詆譭校園電視是對莊的黨羽去攻擊校園電視,除了於事無益,更自爆了光鮮表皮下的愚昧無知。

講來講去,坦白說,校園電視所作所為,也不過是出於防人之心不可無而已。正因為過往「染紅」和「滲透」的人,連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也不例外,對待支那學生,大家如今才不敢掉以輕心。他們與他們的本國文化同氣連枝,就算沒有政治任務在身,在當選之前未有原形畢露,也難免會在任期之內擾亂規章,敗壞綱紀,預防勝於治療,自然要添兩錢肉緊。再講,既是真金,就不需要怕洪爐火,大可以在公開辯論之中以理服人,用不着把一部半部攝錄機看得太高。

無論如何,不管據說素來沒有傳媒操守的校園電視還會不會打爛沙盤,如今能夠暴露支那學生魚死網破時的醜惡,激出這麼一份富有支那特色的聲明,使大家從一份聲明中看清一個人,從一個人身上看清楚整個內閣,他們已經建了不賞之功,義勇可嘉。大眾傳媒是社會的——與其講到臭,講到爛,還是切實去做吧。

廣告

4 comments on “支那學生,何來有咁多人有咁多時間得閒迫害你?

  1. Alan Chen
    二月 1, 2015

    矯枉過正。

  2. 徐兆川
    二月 4, 2015

    博主英明。一群煞笔包括我都觉得香港自由才过来,来了才发现有些眼熟。只有红卫兵才会以出身判断人,才会对某些思想极端恐惧。群众群情激愤,有点眼熟吧;自由的世界大家各玩各的,见过吧;学生会主席只有香港人,蛮好。

    不过说真的我不理解的是各玩各的不是挺好,这妹子真是不走寻常路。本来香港就是这么个分隔的地方,白人也是自己玩自己的,除了偶尔玩港女和更偶尔玩大陆女。这挺好的。

    这时候傻叉就说了,德国不是对纳粹思想也全力禁止吗,为啥香港不能禁止某些思想呢?

    注意智商,我觉得这样挺好。至少不用读那四个傻插科目。

    这叫“无处安放的优越感”。

    放心,虽然香港东西难吃,但是你们永远会有食品安全和清廉的优越感。

  3. 华夏炎黄
    二月 4, 2015

    我太支持你了,支那人算什么狗东西!
    所以,请回去指着你爷爷的脸告诉他:该死的支那人,滚出香港!
    当然还有对你祖宗的排位也务必这么说,请务必!

  4. 我是支那人
    二月 4, 2015

    写的很好。我是支那人,铁杆汉奸。我支持香港人对支那蝗虫赶尽杀绝,宁枉勿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一月 29, 2015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