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我們都是易先生

螢幕快照 2015-02-05 下午01.51.36

觀近日大家對叶璐珊的反應,我想到了《色戒》的王佳芝。

老實說,批評叶璐珊時,是有點難以下筆的。食色性也,人有惻隱,憐香惜玉,的確在所難免,而無可否認,叶璐珊亦是秀色可餐,因此「有得X你X唔X」那些物化女性的說法,沒有人會不理解。然而,有些野蘑菇,是不可胡亂食用的。

夫菇者,望其容,未必能知其毒,故辨之識之,是必要的。而要提防有毒蘑菇,首先就得留意它的生長地帶。可以食用的普通蘑菇,多數生長在清潔的草地或松樹附近,而不可食用的有毒蘑菇,則多數生長在陰暗而潮濕的骯髒山野。

其次,可以食用的普通蘑菇,咬下去,鮮甜爽滑,然傘面是平滑無輪,是毫不吸引的。這是平淡之美,本身質地好,不必過量裝飾,白灼小炒亦可。而有毒蘑菇則相反,它的顏色像蝴蝶一樣多樣而鮮艷,又紅又綠,又黑又紫,但食了,分分鐘令人產生幻覺。紫色的,甚至帶有劇毒,一採摘,一看清,它就會變色,露出原形。它的形狀多有怪異,菌面厚實而硬,按下去是不軟的。

除了生長地帶和表面特徵, 分泌物和氣味亦要留意。可以食用的普通蘑菇,發表的言論是清亮的,有些不透明,也僅僅是白色。而它的氣味是淡淡的菇香,未至松露之烈,但也有特殊味道。反觀有毒蘑菇,發表的言論總是黏稠一陀的,呈好像腐敗了的共產黨一般的赤褐色,像體弱者的血,撕開之後遇上空氣即會變色。氣味方面,也有辛辣,有酸澀,有腥臊。

明知一時饑渴,不問後果就信手採摘的手尾可以很長,但法官大人在上,人自然是抵受不了誘惑的。謹慎如易先生,還是跟王佳芝好了幾回,一般人,如何能抗拒呢。然而我們不是易先生。易先生有魅力,王佳芝才會動了心,那條小命才得以保住。凡夫俗子墮進了女間諜的圈套,誰先受死,大家應該心知肚明,雖然沒有人喜歡承認自己的平庸,但人,始終只能是人。

王佳芝不是不可以愛,但易先生起初也是防人之心不可無的測試這顆突然出現的蘑菇的。他綁住了她的手,也不願意正面與她交鋒。在一個敵對的時代,不是你死即我亡的時代,掉以輕心的話,後果堪虞。失去國土事小,失去文化和性命事大。香港大學的學生會,在以往,在未來,自然是可以很國際化地包容非香港人競選的,但現在是非常時期,帝國入侵者是例外。

提防比一切外國勢力具威脅的共青團滲透,就跟國民黨提防為他人所刺殺一樣。來得香港的支那學生都參加過共青團,因此共青團背景就不算甚麼猛料,完全沒說服力。同是團中子弟,胡錦濤可以在地方有治績,難道叶璐珊不可以在香港儲積分,或是為某上頭服務?這是性別歧視,還是歧視廣東人?人總要往最壞的地方想,才會激出自救的方法。天涯何處無芳菇。王佳芝是留不得的。大家口裡說YES的時候,身體記得要對自己的地方誠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二月 5, 2015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