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樣靚的政治用途

螢幕快照 2015-01-28 下午11.17.05

上禮拜,港大學生會選舉塵埃落定。相貌娟好的叶璐珊跟她的Smarties輸了,然而在一片染紅罵聲之中,她這個候選康樂秘書所得之票,仍然過千,可算是不失面子。由此可知,女性的政治用途,又一次派上了用場。

女性這個身份,從來好使好用。即使很多人都說,女性的地位在現代社會才得以漸漸提升,但在舊時的父權壓迫之下,她們也不遑多讓。長得傾國傾城就可以橫行霸道,是古今如一的真理。呼風喚雨的埃及妖后,是史例,俘虜外星人的千頌伊,則是近例。而其貌不揚的民女,閒來無事狀告男性欺侮自己,也足以在講究禮義廉恥的社會中,害得對方聲名狼藉。總之美女有其以美犯禁之道,醜女也有其以醜傷人之法,就算沒有共青團背景,也隨時可以惹得男性一身蟻。

自從男女老幼都認定了凡紅顏必禍水,女性就成了興亡的替罪羔羊,任人SM。 當大家發現如水一樣百變的女性可以以柔克剛,長得樣靚靚,早就是一種原罪。美貌是公認的大殺傷力武器,足以殺人於無形,於是忠臣諫君,十有八九都是要對方遠離女色,而男性受不住誘惑的責任,也落在了女性肩上。樣靚靚的人,自己就是自己的最大敵人。盛唐之世君主怠惰,種下禍根,引發安史之亂。漁陽鼙鼓動地來了之後,一大群男人捉了不是間諜,也不是夷狄的楊貴妃來祭旗。大好女子,因為天生樣靚難自棄而死於馬嵬驛。按女權份子的說法,這是兩性權利不平等的悲劇。

不過,面對不平等,歷史上的女性倒真不甘示弱。她們敢於站出來說「我不怕」,是在父權建制中爭取平權的先頭部隊。她們認清了這個世界最壞罪名跳入黃河都洗不清的事實後,瞬間學乖了,知道不善用優勢,自然就是浪費。結果,上至冷面褒姒和妖狐妲己,下至迷倒傳媒大亨的鄧文迪,數之不盡的女性都把握了機遇,將女性的餅做大做闊,紛紛使出了萬試萬靈的美人心計,影響掌權的男性。

做大事的人,常常花很多心思在自以為艱難的地方,卻總是忽略自以為容易控制的小事,例如情愛。而針對自己所畏懼的敵人,他們亦常常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然而卻總是因為沒有為意那些看起來毫無殺傷力的人,例如枕邊人,最終死無葬身之地。歷史留給人的教訓很多,越美麗的東西人越不可碰,又是一個。

人皆有誘惑他人和傷害自己的能力。平平無奇的,有他們的爛鼻菩薩,外表可喜的,則是引蜂惹蝶,大殺三方。想當年馬英九當選兼連任,也是因為好多婦女真心覺得他正氣俊俏。說不定他日默姨姨蔡英文英祿或是朴槿惠,也會受碧咸級數的男諜所戕害而前途盡毀。這一切都是無法預期,而又合乎意料的。女性如叶璐珊之所以具備政治用途,無關性別,無關黨性,只是因為人心易惑,在大是大非前又份外欠缺理性,太易動情而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二月 16, 2015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