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正能量,又點喎?

11664131_10207072854799256_338106992_o

張潤衡在我初中的年代,已算是知名人士。他之所以知名,是因為他是講座常客,常以生命鬥士的姿態到處分享經歷,會上電視會受訪。要不是那麼一張燒得徹底的臉,我想我也不會記得八仙嶺有過火災。

那時候,我身邊完全沒有人認為他靠樣搵食。看法一面倒,盡是同情與欣賞,只是想着就令人耳後一熱。我跟友人當年提起過他,是因為談到平庸的人如何以傷難去使自己變得特別的話題。始終,在世間平凡又普通的路太多,歧途又特別多,苦難,往往會成為「人生有take2」的轉捩點。

張潤衡是個好例子。他的人生,本來乏善可陳。外貌普通,無甚專長,讀書不成,年紀少少接觸煙草,誰也不會料到他可以獲封香港傑出青年,有車有樓有家室,創立「生命動力培訓及輔導中心」開辦課程掠水,平步青雲,最終成為成功八十後樣版戲主角。多得一場大火,他的人生不再平庸,更因為社會的同情而得以從谷底反彈。再多得大眾消費悲劇人物時,習慣不問悲劇的原因,不問人物的過去,只為求滿足自己行善佈施的心理,他那遭遇不幸的人生反而變得幸運。

燒出個未來之後,他的履歷立刻變得前所未有地閃亮。親身受過的苦難,是最具教育意義的故事。他不需要像大學學者那樣,寒窗苦讀,去建立自己的門派,也不需要像生意人那樣,艱苦經營,才闖出自己的天地,就已擁有了說服力和公眾認受。你看,我燒成這樣,你怎可以否定我?你怎可能比我更可憐?你的起跑線怎可以跟我比?新的張潤衡,毋須付出額外的努力,就逃出了平庸的陰影,自我膨脹,自視極高,是必然的。

有些人必然會說,他確實經歷過痛苦。沒錯,他是,然而,他走訪大小媒體以至遠赴國外交流,所有不幸都早已因為放大和重複而變得虛偽。換皮的悲痛,他自然不是胡謅的,但他明顯早已在一次又一次的分享經歷之中克服了悲痛,大家所看見的,是他化悲痛為武器的一面。就像魯迅筆下的祥林嫂一樣,他領教了世態炎涼,體會到了關心他的路人如何從一臉惻隱演成一臉木然,再演成一臉不屑。人始終是現實的,他們最關心的,不過是自己的感受,而不是悲慘的別人,一切行善都不過是自瀆。他心裡清楚,自然就不會了無怨恨。結果,他出版書籍,與NGO合作,走火入魔,配合別人,反覆自我消費,以填補他所遭受那冷嘲熱諷帶來的心理不平衡。他和祥林嫂的分別,只在於祥林嫂不夠正能量,不夠堅毅,而他咬緊牙關,活出了第二人生而已。

正能量,又點喎?正能量是很大鑊的。我們正置身於一個不強調理性思考的社會,鼓勵大家盲目同情一切弱勢的社會,正能量和廉價同情,正妨礙我們步近真正的平等和公義。張潤衡這種人,在其中,是分明的既得利益者,他的張揚,所反映的是大眾的思想怠惰。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讓座,也是這麼一回事。關愛有需要人士,驟耳聽來,毫無可以反駁之處,就像同情張潤衡一樣,於是我們接受,我們跟隨,我們追捧會讓座的好人,然後我們忘記了時刻反省讓座的初衷,忘記了弱勢眾多,我們並不可能隨意施捨,就當作行了好事的事實。

所謂正向思考,會令人避開問題,或將問題簡單化,久而久之,以為自己擅於面對問題。張潤衡是否當年山火的兇手,有沒有亂掉煙頭,是道德問題,但這道德問題始終是小事。假如大家不能從張潤衡的身敗名裂之中,反省自己如何參與正能量魔人育成,問題將會更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七月 3, 2015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