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正能量這頭邪靈

image

人需要宗教,因為它可以使人心安理得,愉快喜樂。然而,近世宗教遭受質疑,影響力日漸式微,又是事實。於是,為了繼續好好過日子,人們轉而向宗教以外尋找逃避現實的方法,正能量思考便取而代之,成為眾人的心靈避難所。

心存正念的人,看待世事,會特別多盲點。他們起初是刻意容忍盲點,後來則是走火入魔,將之忘記,以為自己已經真像普通人一樣看世界。到最後,他們還會向人宣揚正能量的好,引薦別人接受正能量這頭邪靈附體,一起送死。

記得以前,報紙報導了一宗車禍,好些港人在外喪失了至親,輿論也是一如以往,普遍同情。可是,某受訪者卻因為宗教的協助,而表露了一反常態的一面。當他的父母正處於危險期時,他樂天地說,堅信他的主會眷顧他們,而其後證實回天乏術,必須放手時,他也竟依然樂天地說,他們只是回到主耶穌基督的懷抱,他感到很高興。那麼一段典型的信徒見證,實在令人久久不能釋懷。

很多人必然會說,這是以平常心面對人生的態度,極為可取,正能量值得欣賞。然而,過度推崇正能量,是會令人變得不切實際,脫離現世的。相識的人死去,人是應當傷痛的,不經歷傷痛然後釋懷,那不是真正的釋懷,而是背棄人情,正能量上腦。

逃避是軟弱,肯承認倒好,明明是逃避,卻說自己只是換個角度思考,便是癡線。當人人都習慣避開現實的不如意,不問對錯,盲目樂觀,整個社會就會步向瘋狂。人死了,追究車禍責任是人情,不應該抛下一句寬容一點就輕輕帶過。寬容演成縱容,往往就在這些時候。全民大煉鋼超英趕美,納粹征服全歐洲,都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很多人都沒有批評,只是默默地跟從,最後災難就一發難收。他們以為,想保持心靈上的寧靜,正能量就是一切,卻不知道要挽回它,必先將之犧牲。貪圖一時安逸,只會迎來日後更加暴烈的宇宙大爆炸。

對那些「導人向善專家」,我們是必然要防範及批評的。不要說他們只是普通人,只是出於善心,乜乜乜乜,那是無意義的好意,於世無益。批評,固然應該對準強權,但我們應該留意的是,不少所謂權威,其實只是吹捧和包裝出來的樣版人物,不少所謂弱勢,其實並非真正弱勢,而是收集廉價眼淚加工促銷的籌款師。而就算面對弱勢,不批評只是人情,批評仍然是道理。張潤衡這個人,表面頭頂光環,滿身職銜,實際卻是腐朽不堪,自私自利。其他八仙嶺山火遇難者已經歸於平淡,他卻踏着別人的苦難上了神檯。人家追問當年的事,他竟然反問知道真相又如何,氣焰囂張。受過苦,是否就可以得到受害者的特權,份外善良,足以代言堅毅?我看是不必的。

受過苦,依賴正能量思考,無可厚非。但人斷不可能一輩子都躲在正能量的保護網下,自我隔絕,更不應該假正能量之名,招搖撞騙。宗教跟正能量思考都只可權充嗎啡,暫時鎮痛。要止血,唯有面對傷口,刮骨療傷,是解毒的only path。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七月 4, 2015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