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反殖is not about putting all the blame on殖民者

12006884_10207674621123038_221427650_o

傳統文化有所遺失,其實於歷史上重複發生。人若只鞭撻十六世紀以降舊殖民者的罪行,卻放着現世的殖民者不去理,對新霸權視若無睹,等於沒有真正認識到帝國主義遺害的教訓。

事實上,世界上不可能沒有霸權,沒有霸權就會沒有秩序。莫說斯堪地那維亞國家那些文化很接近大同社會,以挪威為例,那只是適應五百萬人口的運行模式。國際有紛爭,總得有令人服氣的大國調停。除非世界能夠發展到大國無法管治,分離崩析,碎成大量小國的局面,否則霸權是不會缺席的。而霸權既然存在,大家也沒可能期待一個道德動機極其純正的霸權,因為那違反人性。假如大國履行了令世界更得更好的使命,任大國取得甜頭,例如大國人民說一種語言就通行世界,也是他們應得的。

反觀亞洲,不難發現,即使不橫跨海洋,大國同樣會向外擴張,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影響周邊,而這些大國卻沒有像英美法德一樣,回饋社會。烏克蘭、新疆、西藏等地抗暴起義,都是反殖民,但他們所反對的殖民者卻是甚少遭到左翼分子定性為殖民者的俄羅斯和中國。

左翼不狙擊這兩個大國的理由有很多,最主要的,最赤裸的,是這兩個大國根本不會理會旁人議論。英美法德文明相對成熟,會重視輿論壓力,在意歷史評價,就算那只是建立形象的行為,是沒理由動輒出兵才演的戲,他們還是會表現大國的禮貌。俄羅斯跟中國,卻是巧妙地把握了自己與殖民地之間,跟法國與馬達加斯加、法屬圭亞那、新喀里多尼亞等地之間的關係不同,避開了世人對帝國的刻板看法,肆無忌憚開展殖民。

俄羅斯會認為,烏克蘭是俄羅斯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國會認為,香港分離主義正在萌芽。這兩個大國,都在披民族國家的皮,行帝國主義的實——表面上強調文化同源,要求小眾融入主流,共建民主俄國和民主中國,實際上推行的卻是愛國洗腦,經濟掠奪。按中國的說法,大部分香港人都是從中國逃離南下的,大家都說中文,所以就是一家人。這種說法,其實換成對韓國說也一樣說得通。大部分韓國人都是中國戰國時代楚國箕子的後人,所以就是一家人,中韓應當一家親。

本來人總會選擇於其身處環境有利自己的文化來學習,二來人又總會認為自己文化值得引入他族,大國與小國,或是強權與弱勢文化交流,雙方地位難以平等,在所難免。正如朝鮮作為歷代中原王朝的藩屬,也因認同中華文化而學習吸收一樣,那不是漢武帝或是隋煬帝迫出來的。但是,俄羅斯跟中國這兩個大國對周邊地區的干預,都不是單純的,而是充滿政治野心的。這正是它們比十六至十九世紀的殖民者更可怕之處。

換言之,英語主導世界,算不上可悲,至少英語國家比俄羅斯跟中國講道理,顯而易見的政治和經濟殖民說走就走,殘留的只是文化影響,其中還有不少是具有價值的,例如英國遺留給香港的司法制度。只要每個族群都能在學習通用語的同時,取大國文化之長,補小國文化之短,再盡力捍衛自己語言,已算是盡了責任。就算是用了殖民者的語言去反殖,也是無辦法之中的辦法。如此,萬一真如近代落後西方文明發展那些部落一樣,面臨堅船利炮不得不降,問心無愧,也不羞恥。

再換言之,文化消亡的責任,固然在殖民者身上,但更在進化太慢,或是對保護自身文化毫無覺悟的本地人身上,例如香港人。捍衛文化,對抗殖民,不只指抵擋槍炮核彈,認真向外推廣自己文化,反制鄰區文化侵略,也是一途。可惜香港只是一間大公司,一百七十多年來,在意的始終只有當通商語言從本地話轉成英語,以及英語再轉成普通話怎樣適應,卻從不在意連日常用語也得轉成普通話時還能如何轉型,所以它注定破產,倒閉收場。日薄西山,事出必有因,船身不穩的船,不問也知,絕對駛不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九月 15, 2015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