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湧出咖啡樽的羊羊

羊羊出戰區選的出位行徑,明報早有激賞。這些日子以來,特別值得留意的是,東方批評,蘋果卻沒能批評這取態。這其中一個因素,是蘋果所服務的,是明左暗右,表面文明而內裡死板的香港人,即是說,羊羊以性小眾的姿態,還派出疑似性工作者助選添威,令那些自以為高尚開明的人無法反對。

因為他們向來以憐憫非主流的姿態,「同情」性小眾,代「性小眾」(包括自己)平權。他們總是先點出性小眾的傷風敗德,前路艱辛,然後邀請他們加入互助組織,給予三五指引,共同推進社會改變云云。他們的心思,寧願花在為公廁辯解,美化公廁的濫交為性自主,也不會走入人群,以直接行動去告訴別人一個事實——性小眾只不過是一群敢於,或是不得不面對自己的人,跟平常人並無二致。當然,gay parade是有其作用的,我主要並不是在否定遊行儀式。

走過西洋菜街,看慣東方的維園阿伯,大可以暢所欲言,說「計我話呢,唔男唔女,加隻雞,成何體統!」。但是,看蘋果的泛民擁躉,走這同一段路,或是揭開相關報道,只能心裡鄙夷,私底下阻止家中子女接觸如此資訊,檯面上完全啞口無言。這是因為,保守的他們受不了現實,只能跟在風氣的尾巴,默默追從,待到風氣大變,他們才會湧上去認頭。

香港社會,盡是詐偽之徒。口裡說不,身體卻總是很現實,於是他們更努力去按捺身體,以證明自己所說的不不假。同理,口裡說要爭民主,但他們從來不願意付出相應的代價,反而會批評佔領範圍過大,引起社會撕裂,阻礙經濟發展,現實得很。葉公好龍這成語假如有版權,香港人必非支付重金不可。

教泛民擁躉相當受落的何韻詩,某首歌的歌名,以汽水樽裡的咖啡,比喻躲於衣櫃之中,暗自質疑造物的性小眾。事實上,泛民擁躉才最受不了湧出咖啡樽的汽水。他們樂於接受用汽水樽盛載的咖啡,一年一度穿一次粉紅色的衣服,或是因為美國法院的決定而轉一轉彩虹頭像,只是因為這些咖啡外型特別,而且他們的理性告知他們應當接受,但那是自以為大的包容,以及追趕潮流的羊群心理,並非尊重。

性小眾走出了gay parade,走出了異類專屬的界線,走出了文化研究和學術講座,從演講廳移至旺角,一下子變得在地。這種在地,連那些身光頸靚每逢週末就會聚首一堂摸酒杯底的男同志也做不到,羊羊卻做到了。這裡面當然有面對世俗的難得勇氣,解放自我,自主自強,畢竟不易。可是,如此一挺身而出,我卻沒怎見到,平素總是將支持同志平權掛在口邊的自由主義者,或是擁抱性小眾的左翼青年,高調讚揚,加以宣傳,這實在是有趣的現象。

接受自己的本相,不必撥打低能傾訴熱線,接受皮毛心理輔導。這些階段,稍有思想的人,大概早就不屑了。怎樣活得好,靠的是自己肯定,有了自己肯定,風氣就會跟在你的後面,這稱作人定勝天。做人如是,選舉抑或政治,亦如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10, 2015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