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血清

話說新年暴動,實在是很好的時機。初三赤口,簡直是應棍,教傳統迷信的人都要膽顫心驚。新年作為最受香港人歡迎的節日之一,其虛偽與逃避現實的特質,早教新生代心懷恨意。那不過是一個容讓長輩壓榨與拷問後輩的場合,早就失去意義,如有感情,聚會不必等待一年一次。然後一堆平日無甚過從的人,因為節日而共同維繫和諧表象,口講空洞無物的祝福,卻早已不再重視大家庭之互助互愛,一舉一動也是中人欲嘔。一片喜慶之中,很多人卻只見到不協調的血紅。不要說甚麼習俗起源並非如此,客觀事實就是,其原意早已扭了又曲,曲了又扭。

起源與結果的落差,理想與現實的落差,是很哲學的問題。由我初接觸社運至今,不論任何派別,糾纏的問題,其實都只有一個,那就是如何找到理想的血清,去消滅現實的妖魔鬼怪。這像好比一齣喪屍片的劇情,可惜現實中的香港人,即使心懷理想,總是想仿效台灣,大部分都只當自己是觀眾,不願回歸現實,尋求問題的答案。有沒有血清,像是別人的故事那樣,興趣缺缺。

很多人為了突顯自己腦袋未有入水,每逢抗爭,定必不斷劃界以示理性思考,又會各打五十示範持平論政,但卻從來未有好好回應如何才能找到血清的問題。他們備有千萬個理由去為警察開脫,而「我不是要為警察開脫」,往往又會成了開場白,很是詼諧。他們說自己了解香港的問題,可是卻說武力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但當別人反問他們,如何才可以阻止政府凌駕民意施政,他們卻說不出甚麼好方法,到最後還是只會𠲖𠲖呀呀,批評示威者太暴烈。

勇武示威,是目前所能找到的最理想血清,只是由於我本身孱弱,我從來只能口頭勇武。而口頭勇武,正是那些泛民主派最喜歡冷嘲熱諷。然而,我不怕警棍,我只是知道自己攻擊值低,更知道自己定位何在,才退居二線。關鍵是,我付出得少,更覺匹夫有責,因此絕對不會躲在示威者背後說他們「幫唔落」,而在他們誤傷記者,偶有過犯時,也是同情體諒,而非落閘。

內心害怕肢體衝突是人性,特別是香港人少見大場面,盛平日久,一剎那無法接受,合情合理,我曾經也不例外。但是,暴動的意義,正在於不停突破,達致抗爭模式正常化,令香港人擴闊一下國際視野,這點我非常明白,因為我知道抗爭不可能停步,停步就會倒退,因此我一度害怕,但我還是會無條件支持。

暴動有了第一次,不會馬上來第二次,也不見得會發展到見縫插針,見事即衝。示威者數量不多,體力有限,而且也要時間檢討與改進,徐圖後計,真有可以發酵的議題時,方會大舉出現。所以,抗爭模式日常化,也不會是一年半年內就能完成的事。但可以預見的是,這些社運真正主力,未來將會有如俠盜羅賓漢,重建游俠之風,抗暴濟民,作為香港人堅實的後盾,而且不會是固定的組織,永遠的團隊。不用很久,當你正為自己的小朋友落入黑警手中,遭遇性暴力,而又只能心存不平之時,暴民就會替天行道,拔刀相助。到時候,也許你會比任何人都更欣賞今日的暴民,更認同武力就是救港與自保的血清。

抗爭要看大環境,這點人皆共知。但如果以看大環境為藉口,然後只待中國衰落,不及早自我充權,宣示香港人主體意識,支爆在即,小國如香港,也只會重蹈覆轍,再次失去自主。反普教中,堅守繁體字,保衛傳統文化,都是自我充權的行為,無一不是應與武裝示威相輔而行的要事,我們沒法披黑入陣,就應該落力做好斯文的部分,不要任得走在最前的人,孤單受棍。最後借用曾偉雄勉勵其鷹犬的一句,你冇做錯,贈予一眾示威者,由衷祝願他們身壯力健,出入平安,新一年斬妖除魔,大殺八方。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二月 9, 2016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