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感謝他們終於離開

R君每見沈旭暉更新,幾乎都會私下給我inbox link。R君也是個心繫香港的人,但他不像我基層而草根,他出身比較好,頗有國際視野,也在為香港前程憂慮,擔心武力也起不了作用,覺得沈旭暉的肺腑之言很有道理。

早在沈旭暉舉辦婚禮當時,我就對他很眼紅。眼紅,除了他的學術地位,更在於身世與階級,事關「一個小朋友的人生觀和學習態度如何定型,家庭教育影響一生。物種起源論支持者,認為遺傳與環境,即是人們常言的先天與後天,能夠解釋所有人的性格與行為。在一般人眼中,性格與行為以外,還有很多因素影響一個人的成敗,然而,所謂際遇或運氣,其實往往也離不開性格與行為。」這是在舊文《生子當如沈旭暉》中寫過的一段。

近日沈旭暉表達看法,揭露底牌,公然是第一次,但暴露不是第一次。他向來以世界公民自居,不斷游說別人離開香港,到別處散播與重建香港價值,然後又一副任君選擇的模樣,已經不是第一次。即使以他如此背景而言,已算謙虛,但那種飽讀詩書兼收入穩定的人才散發的氣韻,仍是迫人。的確,階級性就是人性。

正當李怡練乙錚等老年前輩一直為行動者解釋與補述,就連掟磚之舉也照單全收,沈旭暉同樣具有地位,卻不停散播典型中產必備的投降主義,其實是愛惜羽毛的。然而,卻因為他有他的基本盤,又有非凡學識,加上他委婉承認自己的無力,所以誰也無法對他施力,連罵也會攻敵三百,自傷一千。大家只能稱讚李練人老心不老,卻無法直斥沈旭暉自私自利。所以說,能夠舉辦一場不尋常的婚禮,燈光以外,原因實在是說不清的。

他現在的定位,可算是立於不敗之地。香港覆亡,他會說,他早有預言,香港獨立,他也可以說,他一直在外尋找機會,苦候功成之日,離開是為了回來,回來是為了貢獻。他不像盧寵茂,主動奉迎,而且是再上一代香港人才有的不要臉,那不是他的風格,他終究要有點風骨,要忠於自己。而當然,他必然是有資格的,因為反正就算他日他成為了難民,也必然是第一批上岸的難民,最得接收國歡心的難民,他的籌碼很多,應該是七百萬人之中的頂層,下面壓著無數無數消化不掉的食物殘渣。

我沒甚麼資格談論別人的為人,但在他身上,確是又一次看盡上一輩精英的幸運與機智,又更難免倍感我這一代人,即使讀過了大學,以至放過了洋,也無法以知識改變命運,必待束手就擒之悲苦。我們始終是雞蛋,這是不會在三兩年間,或是十年八載間就可以改變的現實,但既已生為雞蛋,至少要反抗,至少要伸張,至少要以壯烈的姿勢倒下。我相信,即使毛色再黃,那姿勢也會是雄赳赳的,而這必非虛妄,因為在形勢越演越烈時,有些人終於下定決心離我們而去,而他們的退開,無疑等於還給了我們隱約的曙光。

廣告

2 comments on “感謝他們終於離開

  1. 引用通告: 孤:和盧斯達商榷 修正逆嘶亭 睨視沈旭暉(上) | 本土新聞

  2. 引用通告: 狐:和盧斯達商榷、修正逆嘶亭、睨視沈旭暉(下) | 本土新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二月 12, 2016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