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本土派至少是民主派,而泛民主派則不必然是本土派

新東論壇,梁天琦楊岳橋未有對壘,而是對談,彼此的態度都相當友善。有人說,網絡上所謂左右之爭的源頭,基本上已濃縮了在那段對談之中。

楊的看法,能否代表公民黨,我不清楚,畢竟律師確實是律師,然而黨則一向不成黨。但他的立場,與民主黨跟公民黨的人的確有些微分別。他說,他明白抗爭者都是雞蛋,只是希望大家留意其他香港人是雞蛋中的雞蛋,這跟那些老人是有不同的。這是他比較值得欣賞的地方,問題只是,他背後有公民黨的操縱,黨再不成黨也是黨,今日的他,根本不可能與公民黨完全切割,要取信於選民,絕非易事。

而梁的答案亦非常清晰。他說,過往的所謂抗爭者正是有太多包袱,香港民主進程才會停滯不前。而且,民主必須以血汗澆溉,因此其他雞蛋的犧牲,在所難免。在他的解說之中,選民理應明白到,他認為香港已經道德淪喪,連以往的半民主也失去,所以無路可退,玉石俱焚不是他個人或是本民前的選擇,而是香港的終局。楊與梁的根本分別,以至生力軍與泛民中人的根本分別,正在於此。

香港的現實,如今有如九二共識。一港兩表,各自表述。有些人,覺得香港有過民主自由,不願放手,更相信能以五四一陣形,守到完場,加時再守再捱到十二碼再算。有些人,則覺得香港有過的,已經崩壞,或將近崩壞,淘汰賽中,捱到十二碼也已體力透支,於是趁體能還好之時,嘗試突破。這兩種戰術,其實都有它的意義。

楊的五四一陣形,需要堅固的後防。梁的突圍術,則需要既具爆炸力而又有把握力的前鋒。很明顯,前者就是泛黃絲,而後者就是土生土長而又抗拒赤化的新一代人。左右之爭,由頭到尾,所爭的就是這一點,也就是到底哪一方的策略,較適合香港,而香港的癌症,又是否已到末期。

大規模的佔領,和理非的抗爭,香港已經試過。說實在,大家都知道,雨革已動員了全數後防,而結果毫不顯著。大規模的不行,自然要另謀對策,看以武制暴,殺不殺得出新血路。若然開了幾聲槍,以至死了抗爭者,以至黑警魔氣籠罩全城也無法扭轉乾坤,楊所講的香港還未至於全然崩壞,自然站不住腳。因為,他所主打的雞蛋中的雞蛋,到頭來,根本怕事得很,怕事得連民主也不敢去爭。那我們還怎麼指望後防的出現,怎麼相信雞蛋會團結起來,去保護犧牲前途以對抗暴政的雞蛋?

楊岳橋也許是個好的民主派,但該是將來的事。大家不要忘記,香港其實從來沒有過真真正正的民主。民主,還是要爭的,在民主爭到之前,根本不存在泛民主派。本土派至少是民主派,而泛民主派則不必然是本土派,這就是梁楊之間,最大的分別。梁未必會從一至終,走到最後,但至少在這一刻,撐六號,就是撐勇武,就是喊出反對泛民的口號。二月廿八選舉的結果,正由新東選民指引大家,找出適合香港的踢法。任期不長,所謀不必太遠,順從自己意願去選,比甚麼顧全大局更加重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二月 27, 2016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