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抗拒宿命

上次寫及宿命,寫出了自己的挫敗感。少數竟然還有留意我的人,都說很理解這種失敗主義的源頭,是雨革,是香港,深表同情。但在我而言,抒發挫敗感其實並不等於散播失敗主義,散播失敗主義亦不是我本身所能接受的行為。不習慣面對失敗,某程度上,正正就是我眼中的香港人,所具有的致命弱點。如果有了面對失敗的覺悟,學會排解遇上失敗時的挫敗感,解決問題的方法,往往就會從極端的悲觀之中緩緩浮現。

試舉個例。有一個人,他出身單親家庭,而且本應要父兼母職的父親也沒有多加教養,結果他自小就寄居親戚家中,無人理會,無人開導,渾渾噩噩而又無驚無險的就長大成人。他察覺到缺乏家庭溫暖,嚴重打擊了他過往的人生,認為組織家庭,就能彌補自己心靈上的缺失,於是他很快就決定結婚生子,期望自己可以走出孤單。然而,因為這個結合過於心急冒進,他很快就發現婚姻並沒有約束力,彼此性格上的不合有增無減,而且還發現了對方有外遇,挽留不果,美好家庭想像一夜破滅。於是,他開始埋怨命運,怪罪父母親戚,堅信自己逃不過孤獨終老的宿命,更認定婚姻美滿只存在於童話世界,意志消沉,陷入無比的挫敗。

假設這個人的人生是一程鐵路旅行,旁觀者不難發現,他可以切換路軌改變方向的時機,非常之多。自小孤單,大可以以閱讀充實自己,又或者專注運動,鍛練心志;遇上對象,也大可以多加觀察,而非一頭熱的衝向新一階段;再到外遇發生,無可挽救,但他還有無辜的小朋友要照顧,這層親子關係也足以阻止人看淡一切。最後,他對於家庭溫暖的定義,從一開始就收窄得太過狹隘,若然擺脫得了宿命的陰影,放下對於建立家庭的執著,結局是充滿變數的。

換言之,當局者眼中的必然,其實經常是自我實現預言的必然,不一定是客觀的必然。而且,客觀的必然,往往是從後往前追溯才會整理得出來的結果,正如歷史,你永遠不知道很多謎團的形成,只是歷史人物隨性隨機而為之,毫無深意。

歷史如同人生,都是無常。千百年來,一直有人試圖去整理歷史的規律,說分久必合,合久必合,又說興衰治亂必然循環,但回到現實,卻也是一次又一次的,無法利用他們自信的一套,解決眼前的事。展現先見之明的人,總是落後於專注目前的人,因為自以為通曉一切,往往更加令人更易遭盲點蒙蔽。看不透歷史,看不到前路,或者才是人最接近突破的時候,因為本著信念,去嘗試與創造,其實才是千百年前大人物的思路。

有人說希特拉嶄露頭角之時,都有戒急用忍,向威瑪共和國宣誓效忠,梁游忍不了一時之氣,是策略出錯,不通歷史,但事實上,希特拉極有可能是見步行步,而不是所謂戒急用忍,伺機而行。他可能有他的全盤計劃,極欲看清局勢,但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他對局勢的閱讀,無論如何也是很難超越幾十年後左一本納粹史、右一本世界史在手的現代人,即使現代人的智商只有一百二十。因此,援引歷史作為攻擊今人不智的依據,某程度上,只是按照你的政治立場或個人喜好去借歷史為自己背書,那不是歷史真正要後人參考的部分。即使希特拉真有戒急用忍,未有說到fucking Weimerer,那一石激起千重浪的攻陷巴士的監獄,又何來逐步部署,先炸後燉?歷史的教訓,都是人為的。

基於無法如同網界智者一樣智決千里(這不是訴諸虛無),我尤其欣賞與樂於幫助抗命而行的人,這是我從歷史習來的。梁也好,游也好,挪開放大鏡才去看,他們都只是前鋒。除非真有一個邱吉爾、毛澤東、李光耀級數的人橫空出世,否則個人志氣與群眾基礎,在更多的時候,更能決定大局,推動歷史的必然。小人物會龜縮得不敢與台獨合流,小人物會因私怨上頭而一意孤行,但其實已經成為了大人物的大人物同樣有過這些膽怯和魯莽,只是外界不知道,而且他們已經上了岸而已。

大人物特別迷信,我不知道有沒有人也留意得到。朴槿惠疑似牽連邪教,也許正是個例子。蔣介石跟李登輝,據說身旁也有得力的師傅。大人物看似位高權重,可以運籌帷幄,但其實他們能夠主宰的很少,因為要管的都太多,每步棋都太難下,而且大部分事務是其他人在幫忙,怎樣幫忙,大人物都是不知道的。對於宿命,對於不可抗的,大人物尤其接受,尤其順從,最不能抵擋宿命的,其實就是大人物。

但是小人物倒是完全不同。小人物背後即使有金主,金主也不可能借助小人物完成他的大局。金主之上可能還有大金主,大金主之上可能還有大人物,大人物則是有其局限的。小人物要掙脫宿命,往往比綁手綁腳的大人物容易,而每當很多小人物都不滿現狀,決意改變,大人物則總是無法消滅他們,因為能夠打破宿命的人,總會佔上風。共產黨遭到痛剿,落難走佬走了二萬五千里也不認命,這就是小人物的志氣,小人物的不認命。

而當我們不怕面對真相,真相就會顯得不那麼可怕。至此,我們亦會發現,很多似乎不可撼動的真理和命數,其實都尚未成為客觀的必然,還有路軌可以切換。我們都是中國人是宿命,共產黨掌控一切是絕對,這些看似必然的假象,其實都是可抗可變的,只要我們保有志氣,小人物心態真的能夠決定小人物的境界。大人物比我們強,是因為他們比較擅於計算,但他們不是無敵的,只是我們還沒有找到自己的力量,他們才好像比較無敵。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5, 2016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