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避開一些柒頭

美國是世界強權,沒有之一,國內總統選舉,當然是大事。所以,對很多香港人來說,這種四年一度的熱鬧是不得不湊的,再無知也要轉發幾次最新資訊,加鹽加醋,以展示自己走在潮流邊邊。

對這種人而言,香港的政治只有吵鬧,格局又小,關注了也顯示不出自己的知識分子格調。但是,今日就不同了,關注遠方是必然得到讚賞的,因為連美國政治也略識一二的人,必然具有一定的國際視野和人文精神,因此所有人都沒資格再笑他們是經濟動物。透過say something about Donald Trump’s victory,他們總算逮到了繼難民兒童溺死海邊之後的又一次機會,實現了世界公民的自我平反。

但美國選舉即使有全球影響力,其實沒那麼刺激,也沒那麼切身。地圖慢慢藍紅染色,點票結果數字爭持,確實精彩,但選出了再狂妄的總統,也不會影響美國選民的聲譽,更不會世界末日。因為共和黨代表當撈侵確實迎合了保守耶撚、種族主義者、父權主義者,但民主黨希拉莉亦與財閥淵源甚深。另外,希拉莉雖然從政多年,權位甚高,但同時亦可能是全美國最不得女性歡心的女權代表。在候選人各有各弊的前提下,任何一人入主白宮,其實也會帶來爭議。當撈侵聲稱驅逐移民,政治不正確,但希拉莉延續政商私相授受,同樣不道德。換言之,不論選舉結果如何,局面都是意料之中難看而現實的。

而且,假設當撈侵言出必行,就任後意圖大刀闊斧,國策方針亦不可能在一人手上一百八十度大扭轉的。重返亞洲,抑或離開亞洲,在全球化的格局之下,只是口號居多。就像奧巴馬,好好先生執政,美國的兵力仍然沒有從各個地方撤走。在一個相對完整的政治體制之中,選總統選國會,某程度上,才真的是只有吵鬧而無實際改變的事。總統要受到其他機關的監察與制衡,要按下屬建議行事,每一段時間又必須再來一次選舉,界線清楚,不得獨裁。所以,美國大選,真的有點事不關己。

但香港的事,反而離奇古怪,充滿變數。在香港,低學歷低技術的人無止境湧入,可是本地人卻無心阻止,又無權阻止。在香港,獲得過四萬票的參選人,會因為有潛在勝選機會而無法出選另一次選舉,遭到阻撓。在香港,宣誓提及fucking chee-na,就足以惹起辱華爭議,粉碎萬千玻璃心,再引發人大釋法,導致本地司法近乎崩潰。局面已經惡劣至此,但在香港,你仍然找不到一個像當撈侵一樣敢言出位的代議士。如果有人認為談論得起美國大選就是很厲害的事,預測中國因素如何影響本地政治風向則顯得很無謂,那是極度的膚淺,因為以上問題,全部都像死結難解,有待挑戰,而且問題就近在香港人身邊。

假如你一頭熱關心美國大選卻無獨到透徹分析,回歸香港政治則避而不談視若無睹,還要對街頭抗爭冷言相向,袖手旁觀,事實上,你並沒有如你所願的,呈現到你所期望的美好自我形象。關心了大選,你仍然不值得欣賞和尊重。你覺得無力,你覺得煩擾,你可以完全不問世事,香港的亞洲的世界的宇宙的一概都不理,鴕鳥到底,但跳過了最切身的一層而衝向大氣層,過程中每一句disappointment,每一句I have never loved America,都會反過來出賣你的偽善。說一套,做一套,有良知得來又彈出彈入,有底線但又形同虛線一樣毫無連貫,扭扭擰擰,大體盡失,俗啲講句,真係好柒。

在隨時可以分享己見也不會受到批評的時代,在意見領袖亦不再有絕對權威去修正平民意見的時代,很多人都以「其實人地講咩,又關你蛋治咩」為自己開脫。活用了相對主義和個人主義,他們享受到了言論有保障的好處,講廢話也暢通無阻,自由自在,會否令人反感,也已經不在他們考慮之內。好在近來我明白了Facebook一定要玩得夠揀擇夠小圈子才會開心這個道理,所以我調整了Facebook,調整了心態,身心即刻舒暢了很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9, 2016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