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Je suis 青政

梁游議員資格遭到褫奪之後,有人已在磨拳擦掌準備補選,亦有人認為按照政治倫理,梁游應當參加補選,還推薦區議員鄺葆賢出選。這些後續安排都是必然需要談論的,但談論青政派員出選是否最正當,其實不是最急切的事。

記得公民黨湯家驊辭任議員,引發補選,當時大家都說公民黨後進楊岳橋理應獲選,田為這就是政治倫理。我不是一個很熟悉倫理的人,倫理觀非常薄弱,但選舉按道理是表示民意的方式,所以泛民派人出選,梁天琦出選,假獨立人士出選,其實也合乎情理,形容為搶票是不合理的。就算結果不符預期,極其量只能怪選民,不可以怪出選者眾。

如今議席空缺,其實各路人馬衝出來搶奪,也是可以接受的。參與政治,總有野心或理想,大規模選舉失利,補選再戰,是范國威他們的權利,說議席屬於青政,所有人都應該讓路,並不公道。理想的結果,當然是青政再次派人出選,再次勝出,泛民繼續無所作為,那麼民意就能大力摑在人大和港共臉上,只是,青政再獲選而又再犯錯,局面就會很難看。

政治人物要表現成熟,才可以贏得信任和支持。當選後表現失落,為梁天琦不能入閘而失落,我認為很得人心。直至宣誓過後,他們雖然沒有說明自己的動機,很多人也積極主動為他們解釋,認為即使他們未有三思而行,以fucking chee-na打破悶局,是泛民多年以來都建立不了的功績,我也認為這時的青政仍然值得期待。然而,事後的發展,卻顯示出他們無力自圓其說,處事欠缺成熟,鴨脷洲口音看在討厭政治的香港人眼裡有多兒戲已非關鍵,關鍵是連基本盤也在動搖。只要有理有據講明自己是有心為之,刻意要藉機羞辱港共政權,事情就可以解決,反正事態發展都證明了,你不講明自己是港獨,你也是港獨,不容你香港人狡辯。

我絕對不是說青政是鬼。選民支持青政和梁游,我也是,議會難得出現新血,大家都覺得是小勝一仗,受到鼓舞,因為他們透過參選令香港人要求前途自決有了堅實民意基礎。但是問題是,自宣誓以來,他們確實在辜負大家期望,成事不足,這是他們必須公開承認的責任。如果支持他們的基本盤不問是非,盲目推舉自己心中所選,堅持青政才有資格贏出補選,只會淪為信徒盲粉,這是一件最令人失望的事。

有人代表本土派參選議會,其實從一開始就是勇氣可嘉,我自問不敢拋頭露面,扛下世界的注目,但他們做到,所以我佩服。然而,正因為大家長久以來太渴求這個代議士的出現,當他們出現了而又左支右絀時,太大的希望,就導致了更大的失望。要導正這巨大失望,需要的是更成熟更完整的自決討論和論述,而只靠青政去完成,極不公平。青政不是萬能的,他們只能在公眾面前代大家發表意見,擺好立場,自決不可能由一兩個英雄帶領就越級完成。假如我們繼續以旁觀者的態度,監督代議士言行過失,做得好就讚,做得差就踩,置身事外,而不是由下而上補充他們的缺口,為他們準備民間大腦,本土派必然沒有不分裂的本錢,而香港也必然沒有不滅亡的可能。

一路以來,青政也是吸收網民意見起家,Youngspiration正是青年看法集合。他們根本就是本土派孕育的果實,而且還是跟網民一樣缺乏從政經驗的後生仔。事實上,我們仍然是青政,青政仍然是我們,沒有了青政,我們也能推出另一批青政。既然如今香港的存在就已經是港獨,香港人在呼吸就已經是港獨,日後青政的頭盔應該怎樣戴,再選又是否沿用舊的政綱,都是有待共商的事。自認本土派的話,應當思考自己怎樣能夠幫助得到青政重回正軌,是非搬弄,其實無濟於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一月 16, 2016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