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本土是一條非走不可的路

以前沒有人意料到,本土派議席到手,反而會扒開更大的仇口。梁天琦出戰新界東補選,本土派史無前例連成一線,輸選舉,贏士氣,很多人都在緬懷當時的團結,以為九月立法會選舉,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亦會如願發生。但直到青政真的當選而同為本土派代表的其他人撲了一場空之後,零秒反目有之,落井下石有之,誰人是鬼誰人收了中共錢的陰謀論更是俯拾皆是,謠言滿天飛。而再直到青政進退失據,議席都DQ了,竟然還有人智力倒退到泛黃絲級數,紛紛指責青政引發憲法危機,反而忘了中共才是萬惡之源,妄圖將問題全部推到青政身上。撕裂如此,本土派出路人人吹淡,繼雨革之後,新一波政治疲勞彷彿又再回歸。

然而,將問題全部推到青政身上,首先就是所謂本土派最需要避免的事。青政犯錯,不等於其他人從無過犯,而青政犯錯,更不等於本土派就此覆亡,這是大家要牢記的事實。追本溯源,本土派就是本土主義者,本土主義不過是香港人與中國帝國主義漸走漸近時催生出來的求生力量,在香港,紮根只有短短五六年。如果我沒有記錯,十年八年前的社運,不過是左膠主導的永續社運,安全社運,花式多,規模小,力量細,主流傳媒和香港人都不屑一顧。他們在不破除資本主義的框架下反資本主義,在不定義中國統治為帝國擴張的前提下高舉保育意識, 從來沒有觸及問題核心,也沒有激烈抗爭手段,關注的也不是政治議題。

二零一零年,反高鐵抗爭爆發,但抗爭原意只在保衛菜園村,為香港注入城鄉共生的新潮理念,仍然不算是政治議題。正因為不太政治化,我記得,村長村民的意願,比其餘香港人的想法更為重要,而反對赤化,反對港中融合,其時尚未成為主流。直到新移民大量湧入香港的後遺症逐一浮現,新界北區淪為走私客禁臠,香港固有經濟模式與社區生態終於受到藥房金舖連環衝擊,政府強推國民教育與普教中,連免費電視牌也因一男子因素不獲發牌,本土派才開始有了固定的名目。二零一四年雨革爆發,金鐘旺角分庭抗禮,本土派才算站穩陣腳,各種有關香港前途的政治論述亦應運而生。從香港人普遍無感,到主張香港人優先,再到人大八三一落閘爭取民主無望直接導致港獨抬頭,只是兩年的變化。由此可見,本土主義的生命力並不微弱,一有機會,就會發難,斷定覆亡,未免是言之過早。

而且,本土主義既是主義,主義就是虛的,雖然以本土派概述之,但它從不具備一個政治黨派應當具備的各樣硬件,例如從政府取來的資源。現實本土主義,即是大家口中的廣泛本土派。泛本土派的存在,惹來了中共港共鋪天蓋地的圍剿,共產黨內不同派系也在借力打力,它所承受的攻勢,比起中共當年從國民黨處,或是波蘭從蘇聯處受到的攻勢,都要猛烈,是合乎情理的,但換個角度看,現實本土主義仍然是絲毫無損,因為主義是bulletproof的。以泛本土派之名贏得議席的青政梁游,確實食盡苦頭,暴露了本土之路險阻重重,但他們倒下了,不等於現實本土主義也會隨之而倒下,這其實是中共在明而本土在暗的優勢。

梁游今日的結果,一固然是他們自己有份敗壞,二則是中共意圖將分離主義連根拔起,連苗頭也不放過,而後者才是梁游沒有好下場的主因。羅冠聰劉小麗談自決談得曖曖昧昧,也要DQ,就是例子。既然不談港獨的也會DQ,也就是說,即使今次代表泛本土派出戰獲勝的是自以為天兵下凡的再世孔明也好,同樣會遭到DQ,因為走進議會,就是按政府的規矩,玩政府的遊戲,贏的機會就是零。袁世凱做了民國總統,制度上是有國會議員牽制的,但最後國會議員全部廢了武功,更引發了護法運動,這難道又是國會議員牽制不力的責任?民主體制沒有完善的一日,它永遠有修正的空間,永遠有可鑽的漏洞,更何況是國體初立的中華民國,以及從來沒有享受過半分民主的中國香港?若然中國香港議會容得下泛本土派代表,中共也早就不是獨裁政權了。

在中共治下,任何人想要徹底扼殺香港的本土主義或分離主義,其實很難。第一,只要文化衝突不消失,文化矛盾就不會消失。香港市區人與長洲人也許會有不同的文化,但他們具有可以用來區分中國社會的共同特色,而這就是劃開香港與中國的界線。舉例說,長洲人可能會抱怨市區人假日湧入離島造成滋擾,但湧入的不是香港人而是中國人,帶來的滋擾必然更大。今日香港的文化,尚未受到中國完全同化,與中國依舊格格不入,顯示的是兩地文化在融合的過程產生不適應。香港人仍然在香港文化之中感到安適,是因為香港文化令香港人可以區別出所有存在於香港文化以外的他者,特別是中國惡俗文化。故此,香港人的身分認同比例上持續增加,而本土思潮繼續壯大仍然是趨勢,這是從《文化的衝突》而來的解釋。

第二,只要帝國主義繼續擴張,帝國邊陲之人就會更多小動作。身為帝國而不寬容,助長分離主義是必然的。帝國對地區的干預與支配,往往會引發地區的反抗,帝國野心大,對抗的結局就更會是場零和遊戲。二戰之後,蘇聯是戰勝國,史太林為鞏固蘇聯邊防,決意要掌控鄰近小國波蘭,而英美亦因為不願為了波蘭人意願得罪蘇聯而向史太林妥協。波蘭人因此而意識到英美一面提倡民族自決,一面受制於現實政治的虛偽,一如今日彭定康反對港獨的姿態,境內本土主義加速壯大。於是,蘇聯在不安分的波蘭推動共產主義及安排大量秘密警察加強操控,一舉壓制了波蘭的分離主義小動作,波蘭成了蘇維埃化得最快的東歐國家,直到蘇聯解體才重獲自由。根據帝國的歷史,中共一日不願讓步,香港的分離主義一日也不會消失。

第三,即使是香港內部,香港人也不可能剷除港獨。時至今日,香港人的政治立場已經大定,歸邊的歸邊,企硬的企硬,兩者都是前所未有的堅決。中共港共確實坐擁媒體資源,滲透香港十八區,但支持港獨的人,也早就明白港獨的不可為而為之,不再是以往模棱兩可的泛民支持者。雖然共產黨愚民奴民的技倆高超而純熟,但要說服已經覺醒了的人放棄,就像聲言要拗直基佬一樣徒勞無功。

本土不會亡,時勢一直動,剩下來的,就是看人的造化。如果有本土主義者繼續挑戰補選,這是可以的,期望從中取得資源和爭取曝光,也是可以的,但民主選舉的原意,表面的說法是以公平程序吸納民意,監察政府,實際的說法其實是以和平方式解決民意,消音民憤。在民主社會,選舉很健康,因為它省略了周而復始的動亂代價,規範了表達意見的渠道,你在英國提倡蘇獨,不用動槍。但是在沒有民主的社會,譬如香港,選舉只是虛無,因為你辛苦一場,走入其中,但最後上方的人只會是意見接受,態度照舊。政治疲勞也許正在醞釀,我們可以中途休息,休息一下是不會死的,反正眼前已是一條非走不可的不歸路,不爭那麼一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二月 4, 2016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