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強國寬容

高度自治驟聽理想,但從來唔係一種長治久安嘅選擇,因為只有喺帝國大國勢力未成之際,城邦獨立自主至會有空間。即使城邦曾經創造出幾咁驚為天人嘅成就,回歸現實,佢極其量只能以文化去影響世界,關鍵時刻,佢必然無法掌握自己嘅前程,除非佢有能力捍衛主權。高鐵一地兩檢終於以踐踏基本法嘅方式通過,香港大眾再次質問喪鐘為誰而敲嘅同時仍然不忘反對港獨,雖然可憐,但實質上都係可笑居多。

記得當年城邦論粉墨登場,風頭一時無兩,始創者更經常以習近平智囊自居,喺網絡世界龍行虎步,顧盼自豪。直到雨革之後,港獨已經勢在必行,佢親身參選立法會選舉兼提出永續基本法,我更深刻發覺到有關香港前路嘅折衷之法,根本少之又少,前無去路而後有追兵,正正係困局嘅最準確形容。自由城邦確實係非常理想嘅出路,有得揀,我諗香港九成人都想回到過去,或者restore傳說中嘅一國兩制,但問題係,我地實在太習慣歌頌城邦嘅內在優勢,而遺忘咗城邦之所以大放異彩,其實同周邊強國嘅寬容有莫大關係。

講到強國嘅寬容,所指嘅就不外乎「如果唔係中央關照,香港早就玩完」論調,即使形同恐嚇,香港人亦早已耳熟能詳。早幾日,我喺做嘢嘅餐廳遇到一個客人,佢離鄉別井定居澳洲已有三十年,但思維係徹頭徹尾嘅中國人,一直向我訓示港獨點解唔可行。礙於員工身分,我只可以默默硬食佢嘅無間斷偉論,但事實上我對於佢嘅陳腔濫調已經失去耐性——我人在異地遇到嘅每個中國人,一知道我係香港人,就一定會講近乎一模一樣嘅肺腑之話,一句講曬就係香港必敗。聽咗十分鐘嘅China is strong同China is not as poor as before之後,我忍唔住出聲同佢講,你嘅見解真係very ordinary and conventional and I have long been hearing them,嘗試還拖。之後,佢繼續以一副你小朋友唔識咁多架喇嘅嘴臉高談闊論,酒意濃溢之際,重不停提reunion係應分之宜,甚至迫我認做Chinese。香港太細,中國好勁,中國人以後唔再受白鬼歧視,佢以非常一般嘅英語,重複咗十次,直至佢澳洲白人女友催促佢埋單走人。

對我本人嘅侮辱,我可以置諸不理,但香港人孤身在外,啞忍就等同放棄尊嚴,放棄向外人宣揚理念嘅機會,退縮萬萬不可。中國人同香港嘅大多數人一樣,一味話港獨喺現實上唔可行,但點解你地講嘅就叫現實政治,我地講嘅香港獨立就係異想天開?若然中國嘅帝國主義擴張就係現實,點解弱邦試圖掙扎就係多此一舉?如今香港人已經或遲或早領悟到中共曾經承諾嘅司法獨立高度自治只係欺騙香港嘅權宜之計,重寫基本法亦唔會擺脫得到人大嘅霸王硬上弓,只有終止中共管治,香港至有機會保持元氣。正如吳靄儀早喺一篇一九八三年嘅文章所論,「香港未必真的那麼十全十美,但是跟別的地方一比,好處只怕多一些」,我地唔珍惜香港得天獨厚嘅好處,由得佢隨年月逐漸流失,先至係愚蠢至極嘅表現。獨立之路從來唔係容易,思考獨立亦唔係過於天真,但如果我地唔甘心以二等公民身分委曲求全,唔願意低聲下氣苟且偷生,喺二零四七之前爭取獨立就係香港嘅無路之路。

長遠而言,只要中共撐得住門面,香港要喺富有中國特色嘅社會主義同西方文明嘅民主自由之間,二擇其一,都係必然發生嘅事。由中共嘅角度諗,統一必然唔可能係一朝一夕嘅事,人心既然無從收拾,由上而下扭曲香港固有嘅種種,自然係為日後嘅全面融合預先舖路。試想像香港中國要到二零四七年前夕至開始討論一地兩檢,任何人都會意識到改變太遲。因此,高鐵而家唔起,十年後總要起,一地兩檢今日唔過,十年後都總要過,反烏托邦小說味濃嘅人臉辨識系統將來唔裝,不遠嘅將來都總要裝,事關我地唔可能拒絕中國嘅監視同管教。香港要妥協成為中國嘅一部分,只係時間問題,而七年前嘅反高鐵只係一次準時出現嘅不適反應,只係當時普遍人都太短視,太單純,預視唔到巨浪滔天嘅一日。

97EC5F65-A28F-499B-A6F1-DE2C6217D611

古希臘城邦都總算可以同波斯大戰一場,但香港軍事力量從缺,東亞大國解放軍一出已經可以夷平港九新界,深圳河是闊是窄,都係後話。中國要展示大國力量,向列強還以顏色,必然唔會接受任何分離主義,密室定公開,談判都係多此一舉。正因為敵強我弱,我唔知道我地嘅絕不妥協可以頂到幾耐。生有時,死亦有時,民族情感總唔可以凌駕於政治現實,我比嗰啲表面苦口婆心實則等睇香港折墮嘅人更心知肚明。然而,古希臘衰落嘅時代,已經係八九十代人之前嘅時代,當年嘅大流士一世同亞歷山大大帝發動嘅戰爭用今日嘅眼光睇,只係區域戰爭,今日嘅世界格局已經遠為廣闊。當殺人搶地早非常態,國際關係牽一髮而動全身,只要香港未失去自身嘅政經價值,其他國家極有可能會出於自身利益而插手保障香港,前提係香港尚未面目全非。而中共嘅擴張美夢,既依賴佢嘅經濟增長,亦受限於爭食嘅日俄,獨大嘅美國,一步登天係天方夜譚,香港可以做嘅係伺機而為,厚積薄發。或者一百年後嘅歷史之中,香港只淨返白手套一個角色,四小龍之一嘅文化威力,亦只會永久定格喺張國榮梅艷芳一代,再無寸進,但至少我地要知錯能改,努力去彌補當年草率接受基本法嘅大錯。

香港社會雖則號稱現代化,但香港人久受港英政府去政治化嘅薰陶,又習慣不費吹灰之力就得享嘅片面自由,其實一直唔係好了解主權同自由嘅密不可分,係現代西方文明嘅基本設定。主權歸我,治權歸你,本質上就係形同殖民,而就算係將一國兩制操作得較為優雅嘅大英帝國,都一樣偶有西敏寺決策高於殖民地政府,倫敦跳過港督落政治命令嘅例子。東方之珠之所以發熱發亮,不過係因為佢順應時勢,默默耕耘,某程度上,亦不外乎寄生於強國嘅寬容,只係昔日嘅強國比較按章辦事,比較大方得體。香港嘅卑微,從來唔係在於位處邊陲,亦唔係在於唔係阿爺親生仔,而係在於事事無權無膽過問,又怕示威會得不償失。揣摩上意,聽候發落,喺基本法之中左鑽右探,只係後果而非前因,二十年嘅屈辱,一切源於基本法。

基本法由始至終就係一份過渡性文件。有時候,我甚至覺得,公開試成績最標青嘅少數精英一窩蜂擁去修讀法律,然後要耗用一個學期去習得解釋基本法嘅技能,係一種資源錯配。石永泰曾經不無自信咁講過,點解中英聯合聲明要承諾法治制度,目的就係隔絕中國用法律搞政治嘅態度,但正如英國法律寫明議會權力至高無上,基本法亦寫明人大想點就點,明白前者,理應自然知道後者都係合法合理。政府廣告成日強調基本法保障香港,但嗰啲權利香港本身就已經擁有,所謂保障,其實只係防止中共以粗暴方式剝奪,等當年狗急跳牆嘅香港人安心。但事到如今,我地都已經睇清楚基本法嘅實質,就係保障中共可以依法辦事,可以用香港人至愛嘅法治去以毒攻毒——當大律師同法律學者都冇聲出,閒雜人等自然只能摺埋彈開。堂堂現代社會公民要摺埋彈開的確好難睇,但喺爭取獨立等於死路一條嘅前提下,呢種其實就係小國賤民必須承受嘅強國寬容,我地不認不認還須認,理應謝主隆恩。

檯面上嘅政客為一地兩檢終於成真而呼天搶地,不過係配合演出,滿足無意求變嘅選民,以期換取下次選舉嘅支持。而視獨立為天大不韙嘅選民,因為缺乏想像,亦只好含淚投票,一屆復一屆,任由毫無魄力嘅代議員袋實人工口頭抗爭。有人話,宣揚港獨根本連議會唔會入到,但試問避重就輕嘅保守議員,又何嘗有得留低?而更荒謬嘅係,總算擠身議會嘅所謂民主派,又為近乎一池死水嘅政局,帶黎幾多生氣?連立法會都已經陷落,要自由,可以行嘅只淨低最後一步,而呢一步並唔係香港人可以話事,而係中共一手促成。

建立主權國家,唔可能一勞永逸解決一切問題。牢獄之災,亦已經重重封死今代人嘅前路。我地唔可能喺短期內改善現狀,但我地亦永遠唔可能預知今日嘅論述同民意,會唔會惠及他日終於等到時機來臨嘅志士。英中談判,當年反對主權移交嘅聲音太弱,導致今代登高一呼,無力可借,但如果今代可以行多幾步,至少勇於談論,健壯後生就可以按圖索驥,前進險嶺。聯合聲明同基本法早已化成灰燼,可以繼續燃燒嘅只有薪火傳承嘅鬥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資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二月 30, 2017 by in 二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