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討香港民族性

六月十二日,香港警察屠殺上街民眾,美國總統Donald Trump以香港中國「will work it out」回應,狀甚無情。如果大家理解美國同香港嘅關係,就會知道美國總統如此答案,其實相當合理,事關香港而家爭取緊自由世界嘅入場券,獻頭投誠只係基本會費,美國身為現代文明守護者,必須擺出「你地自己拆掂佢」嘅姿態,至彰顯到領袖身分。過早給予香港希望,就會令香港人放軟手腳,再次心懷僥倖,一心等待民主從天而降,如此一來,領袖反而缺乏領袖應有權威。

美國嘅權威,有其不容質疑嘅原因,表面上係軍事力量足夠強大,實際上係秩序輸出足夠穩定。身為仲裁者,美國有權操縱形勢,想犧牲邊個就犧牲邊個,想拯救邊個就拯救邊個,因為可以出其不意,至突顯佢嘅威嚴所在。美國必須擺出冷漠態度,迫使所有國家都因為惶惶不安而極力奮鬥,同時具備無限威能,隨時令任何國家死心塌地跟從,呢種表現係自然生成,多於刻意為之。今次香港獨立戰爭,美國嘅定位仍然一樣:一方面令香港人認為美國無心鞏衛香港主權,另一方面又令中共明白,人權係美國終極底線。呢一刻,參透美國角色,認清世界秩序,知道美國政策不但從未自相矛盾,更唔會因共和民主政黨輪替替而生變,將對香港抗爭最為有利。

要融入世界秩序,必先認清主從架構,進而精進自身。自始至終,香港都誤以為中國值得依靠,於是飯來張口,等待民主中國出現,落注錯得離譜。香港人所唔理解嘅係,亞洲大國之間嘅勢力均衡,之所以七十年都從未打破,係因為大家都有共識,知道均勢萬一破裂,就會引發動亂,然後美國就要出手,收拾殘局。當年韓戰越戰之所以要鎖定戰場,就係要防止戰火擴散,而美蘇兩方之所以有意克制,就係要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戰開打。香港人唔明白自己要跟從嘅領袖係任重道遠嘅美國,而非目光短淺嘅中國,就只有死路一條。

中國視野淺窄,係源於自身局限,由堅決維持大統一當日起,已經註定要面對失敗。中國自改革開放以降,一直以經濟利益換取管治合法性,目標清晰,欺騙手段高超,導致香港人盲目崇拜,同樣以為賺錢至上,一口咬定港獨一定冇可能,但事實上,中國從來都只識貿易,唔識政治,係現代世界嘅門外漢。中國不停輸出原材料,進佔低技術產業,第二大經濟體之地位表面風光,但呢個地位,只係先進國家順應時勢而為,並非中國真有任何獨特之處——失去美國德國日本等科技強國核心技術,失去世界貿易組織之中嘅發展中國家有利待遇,中國就會馬上打回原形,經濟蕭條,國不成國。偏偏,香港人缺乏主見,受中國灌輸嘅「大局為重」觀念影響,只睇到表面財富往來,睇唔到外交關係先係決定貿易來往嘅核心結構,昧於事實,就係九七至今,香港不進則退嘅原因。

此之所以,當香港越係誤信自身利益同中國緊密相連,就越會忽略香港同美國嘅共通之處,漸行漸遠。只有及早擺脫香港屬於中國一部分嘅執念,發掘自身真正優點,香港至有翻身可能。香港嘅民族性係態度開放,具有耐性,熱愛和平,但受壓受創,就會變得形象易塑,主見模糊,呢點香港人必須理解。主權移交前,英國著力洗刷國共兩黨對香港嘅政治煽動,任香港自由發揮,於是香港進退有道,游走大國之間如魚得水;其後,香港成為中國一部分,功利一面大受激發,不但迅速接受中國安排嘅定位,更因為避免衝突而處處忍讓——具體表現,就係由亞洲金融中心,自我矮化為中國窗口城市。中共「長期打算,充分利用」嘅戰略方針,所反映嘅就係中國從來唔識欣賞香港嘅真正價值,只係睇到香港會以特區身分幫佢賺錢,任勞任怨。而香港為咗免傷和氣,於是一再退讓,直至失去自我,先至意識到自己唔夠堅定,唔夠獨立,亦係民族歷史使然,發展合理。由冷靜沉著,退步至消極退縮,再墮落到自暴自棄,香港民族嘅健康水平之所以屢創新低,就係因為習慣遷就,意志薄弱。

中國將香港置入大灣區之後,香港再無利用價值。然而,因為善於交際多於化解衝突,香港人總係到最後關頭忍無可忍至會表明立場,面對自己,所以一直都隱而不發,等待形勢轉好,等待強者打救。終於,雨革過後,香港人至發現和平佔領無效,突然送中,香港人至終於知道自己退無可退,於是必須回復獨身,重新上路。香港一百七十年歷史所累積而成嘅民族特性,因跟從中共主旋律而受壓,一步一驚心,步伐日益混亂,逃生無門,只有跟上美國,至會再有重回正軌嘅機會。

美國易怒暴躁,有權決定幾時出手,以及出唔出手,因此唔會無故插手,向溫溫吞吞嘅香港給予意見。香港嘅被動,令美國根本察覺唔到香港表面上嘅平靜,原來充滿暗湧。香港經商立國,從無愛國之念,十九世紀,不為清廷所控,開埠通商,則以自由招徠四方,從來習慣左右逢迎,顧及全局。然而,正因為個性鮮明,中共就輕易睇穿香港弱點,以利誘之,最終就一舉成功,從英國手中奪取香港。因此,相比起抗爭,香港人嘅當務之急,其實係認清自我,脫離中國統治,心態一改,美國就自然會挺身而出,將香港劃入自己勢力範圍,代理香港事務。

不過,同美國合作,必有陣痛,要關係突飛猛進,必須具備意志,領受挑戰。要向美國靠攏,必須證明自己有意依附,呢個過程稍為痛苦,但我地回顧歷史,就會知道日本韓國同台灣都同樣經歷過,掙扎過。昭和帝國發動戰爭,最終戰敗,於是接受美國管治,然後雙方關係變得緊密;韓國對抗共產北韓,多任總統明顯親美,從屬於美國,然後成為亞洲強國;中華民國敗走台灣,親美反蘇,要對抗對岸中國,必須順應秩序,以美國為馬首。如今美國中國敵對,香港為求經濟利益而忽略道義,美國冷待,係源於香港自取其辱,自絕於世,香港人完全冇資格諉過於人。美國中國兩國鬥爭不息,源於中國拒絕美國主導嘅世界秩序,而香港可以做嘅,就係了解美國嘅直接作風,以勇氣同誠意敲開求助之門。

具體而言,香港必須檢討民族性,自我反省:

一、戒除順從,檢討過分包容他人嘅傾向,記住只有表現出自我自信,保持獨立,至會重新擁有國際地位;
二、承認焦慮,學習面對共產政權嘅壓力,及早領悟中國殖民香港乃係事實,接受反殖過程難免混亂亦係事實;
三、發揮所長,知道自身最大資產係善於吸納,學識觀察世界秩序,選擇正確路向,連結自由陣營同伴。

美國總統甘迺迪就職演說中有言,「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自由陣營領袖嘅氣魄,理應如此。質疑美國之前,請思考香港為爭取民主付出過幾多,而思考過後,請繼續思考,為香港民族未來繼續奮鬥。成功路上必有失敗,但只有保持熱情,方向準確,香港必將勝利,正義必將伸張。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