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居民今日與民為敵,聽日就變成人民公敵

香港新界氏族權威來自中華帝國中央,當集權制度已經瓦解,氏族同族人亦理應同時解體以及順勢成為民族國家國民。然而,因為英國統治香港,缺乏解散氏族之動機,但香港又未自成一國,一眾原居民就因為無路可走而苟合至今。今日香港各大氏族其實一早失去族群想像,只係因為無法融入香港社會至會挺身為統治者充當打手,當街施暴,引發七二一元朗暴民事件。因此,只要香港民族論述確立,香港國體成型,新界氏族概念理應掃入垃圾堆,而收拾無恥原居民,就係整頓秩序,為香港獨立舖路。

歷代中華帝國都係王權專制政體,素來擁有相當版圖而無法真正掌控地方。雖然各個地方名義上係附屬帝國,但地方小民遠離朝廷,其實從來係自力更生居多,而地方秩序亦係由地方自行建立。佢地要穩定社會秩序,同埋保護自身安全,靠嘅就係借力於帝國、土豪或者武裝分子,而途徑就係報考科舉、投靠豪強同結交土匪海盜。

對中華帝國而言,遠在香港嘅新界氏族價值微乎其微,根本不屑一顧,因此新界氏族只可以發明想像共同體自救。一五九二年,朝鮮發生壬辰之亂,李氏朝鮮向宗主國明帝國求援,明方諸多推搪,以糧食不足、天候不佳、敵情不明等理由拖延出兵及增援,可見帝國首先考量永遠係自身政權利益,而每當軍事力量一般或政權無意擴張,地方或藩屬國都唔會得到主從關係確立之後嘅應得待遇,貴客自理。地方小民為應付帝國之無情無義,可以選擇嘅方法,就係自己條命自己救,而同姓族人就係較為可取嘅結盟對象。所以,新界氏族之所以出現,並非為守護共同圖騰或宗族道統,而只係為求生存,為求避禍,動機極之原始。

新界氏族之所以缺乏望族士族應有之貴族義務,源於佢地自始至終都係貪生怕死之鼠輩,不知承擔為何物,亦無榮耀歸於某公之堅持。正因為佢地絕非貴族,代中共出面對香港人喊打喊殺,根本唔會令佢地無地自容,因為佢地眼中從來只有港英時代留存至今嘅丁權丁地。只要香港政府唔收地,佢地就會同香港政府合作,呢種見利忘義嘅自私自利,完全係源自懦弱無能。一八九九年,英國接管新界地區,新界原居民見夷人搶地,獸性大發,新界六日戰隨即爆發。佢地所謂寧死不屈,表面上就話係因為祖宗之地不可失,但實際上只係因為擔心風水及土地權益受損,所以當港督卜力無意追究,選擇寬大處理,氏族抗爭亦隨風而散。雖然英方有意削弱各大氏族勢力,要求佢地同規模較細嘅氏族平起平坐,但以士紳代管地方小民之策,代表大家繼續有田耕有飯食,眾人既然只求溫飽,自然亦樂於接受。

由此可見,新界氏族所緊張嘅,只係自己嘅身家性命財產,而令佢地無法同大多數香港人連成一體嘅根本原因,就係佢地意識唔到只有加入香港共同體,佢地至會安枕無憂,永享自由。香港民族國魂成熟,只差國體,只要主權到手,生而平等嘅香港人就會得到保障,而只要原居民認知到國族至係佢地嘅最佳保障,佢地就會見風使舵,加入更具凝聚力嘅共同體。中華帝國統治,長年以多民族論調掩飾無民族之事實,愚弄小民,直至西方自由思想蔚然成風,民族國家逐一建立,發明民族以自保嘅必勝之法廣為流播,後來之人就開始有如兒童學步一樣,學習摸索民族邊界——共同體太弱,就會如同新界氏族,對內無法生成想像,對外又難區分你我,族人只靠利益勉強維繫,流為一盤散沙;共同體太闊,就會如同中國國族,國內無力化整為零,國外又虛弱到叫價無力,國人無力離開,只好淪為困獸。

中共知道分而治之係最佳殖民技倆,豢養原居民,就係為咗自內而外摧毀香港。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正適合而家形容呢班原居民。佢地先天不足,政治智慧低下,不知帝國早已滅亡,土豪力量又受到限制,於是同本來可以保護自己嘅廣大香港人作對,下場就係自取滅亡。就當香港民族運動就此中斷,香港民氣無法重聚,他日香港徹底赤化,原居民其實都無法倖免於難,因為顛覆當地秩序,係中共慣用招數,而自中國南移嘅新移民一窮二白,一定會向當地地主打主意——屆時,中共重施土地改革故技,主要敵人就會係擁地自重嘅新界氏族。

然而,只要接受香港民族一員嘅個身分,原居民就有可能全身而退。原居民目光短淺,無意安身立命,大多憑藉家財安排後人移民,偏偏冇諗過,其實只要放棄特權,佢地就可以根據香港憲法,同所有香港人立於同一起步點,成為公民,然後獲得香港政府嘅庇護。元朗屏山鄧氏宗祠奉鄧蓉鏡為祖,但鄧蓉鏡其實並非當地村人。族人深知讀書有價,有意識借助曾經高中進士嘅前人為自己貼金,反映族中共同理念就只係功名利祿四字,而進士之意義,亦不過係方便村民對其他村民吹噓。而同樣係法定古蹟之一嘅愈喬二公祠,係屏山鄧氏紀念第十一世祖鄧世賢同鄧世昭興建,目的則係強調前人任官以自利自保。既然氏族英雄遠在千里之外,族群向心又混亂空洞,原居民求利心切,點解唔捨棄想像夭折嘅氏族共同體,進入想像活躍嘅香港共同體,協力對抗一觸即碎嘅中國國族共同體?愛國愛黨,背棄香港,只係死路一條。

不得不提嘅係,原居民嘅功用,如同警隊,只要中共意向一變,就會畀人公開祭旗,處境極為不利。由於七二一元朗暴民事件乃係原居民自發,中共毋須上身,假如中共終於發現香港人進化到全副武裝,但又唔可以出動解放軍屠殺民眾,唔再企硬,原居民就會成為眾矢之的,要交出人頭,向公眾交代。好聽啲講,咁叫受人錢財,替人消災,難聽啲講,就係過橋抽板,用完即棄。

概而言之,新界氏族嘅族群想像只有生活日常以及利益分配,加上人口又少,文化更新無力,族群之間無法製造明顯差異,自然團結無方。呢類共同體之所以潛力微弱,在於後人缺乏注入情感嘅方向。滿清帝國退出歷史舞台,原居民概念理應同時埋葬,只係港英政府權宜處理,至導致對香港文化無甚貢獻嘅一群烏合之眾得以坐大。

新界氏族社會貌似團結,本質上只係思想原始嘅地方小民,利益當前,簡直腐爛發臭,人格破碎。佢地一朝得志,以為亂棍毆打好人毋須承擔後果,但報應未報,只係時辰未到。相比起求神保佑,迷信風水,原居民嘅唯一出路,其實係放低原居民特權,誠心請求民眾原諒,然後加入香港民族。只有加入香港民族,認清歷史,認清現實,原居民至會得到佢地真正嘅生存空間以及保障,因為民族國家係佢地唯一嘅歸宿,中國永遠唔係。當香港人不分你我,原居民毋須再借助同姓族人硬殻保家衛族,香港內部矛盾亦自然會迎刃而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