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民族自己供養,資金流轉方可建政

臨時政府宣言之所以軟弱無效,原因在於香港民族喺此時此刻,仍然缺乏同中共議價嘅能力。只有建立專屬於自身政治共同體嘅民族經濟,由自己人經營,等自己人獲利,外來嘅共產主義收割機至會徹底停運。中共以為經濟改革可以脫離政治改革,最終經濟陷入困境,乃係中國模式必然遇到嘅帝國極限,而中共不惜同香港攬炒,然後模仿前人閉關鎖國,坐等國內平民大量非正常死亡而後再打開門戶,亦係可以預期嘅如意算盤。故此,香港人一定要積極發揮民族專長,創造穩定資金流保護民族精銳,只有創造自身價值,盡量自給自足,先至可以趕狗入窮巷,為中國各省打開缺口,迫使中共領受中國解體嘅報應。

共產主義係一部殺人收割機,存在嘅先決條件係資本主義土壤。十八世紀中期,歐洲出現工業革命,小型工作坊逐漸變成工廠,資本家開始擴大生產規模,創造盈利,帶動社會物質財富增加,最終農業社會生態天翻地覆,大量農民湧入城市,成為工人。工人地位低下,容易取代,老闆又一心壓價,降低生產成本,階級壓迫由此萌生,反對資本家思想亦開始廣受關注,形成社會主義。其後,社會主義者意識到,階級問題毋須以暴力手段去解決,佢地追求嘅係重新定義社會秩序、生產工具同市場價值,因此只係挑戰既有體制,不斷改良現狀。但係,思想偏激反智嘅共產黨人則堅持鼓吹鬥爭到底,妄想人類可以直接跳過資本主義階段,建立烏托邦——由政府負責分配資源,推行計劃經濟,富人窮人都要劃一看待,白手興家者務必交出勞動所得。

以上思想傳播之後,窮人好快就意識到,推倒重來其實有害無益。佢地寧願繼續受到老闆壓榨,委身於工業城市一角艱苦生活,都勝過同對方同歸於盡,回歸貧苦日子,而工會概念之發揚光大,更令歐洲共產黨人希望落空。結果,共產黨人之倒行逆施,連較為缺乏學識嘅工人農民階級都知道,最終佢地就喺歐洲失去立足之地,只可以敗走俄國,繼續倡導暴力革命。二十世紀初嘅俄國,農民目不識丁,工業發展處於起步階段,加上羅曼諾夫家族威信掃地,成為共產黨人活躍國度,全因大眾對歐洲工業化進程經驗之無知——資本家全數殲滅之後,社會就會打回原形,無力創富嘅平民就只可以返回原鄉耕田,繼續過望天打卦嘅樸素生活,所有人就會陷入集體貧窮。因此,共產主義從來只係假希望,帶黎嘅亦自然係空歡喜,人類必須接受個體能力差異必然導致財富及成就差異之事實,資本主義所衍生嘅所有資源分配不公問題,至會有望修補。

由列寧主導嘅布爾什維克黨人,正正就係渴求不勞而獲。佢地由俄國貴族及資本家手上搶奪財富,身體傷害,綁架勒索,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可謂殺人如麻,而戰利品全部都唔係佢地應得之物。所謂馬列主義,真貌就係劫匪集團專政,以赤裸暴力恐嚇所有人交出財物,製造恐怖共同體,今日中共所作所為之殘忍,只係習得蘇共皮毛。馬列主義以無神論取代俄國宗教信仰,以工農組織取締原生家庭及村落連結,以青年團體收編精英入黨鞏固黨性,以國家機器宣傳洗腦扭曲為直,奪權方法簡單有效——消除人心善性,製造階級分化,令人互相猜忌。面對大型收割機搶掠,工人農民敢怒不敢言,知識分子則難逃監控,成個社會成為散沙一盤,任由劫匪集團予取予攜,所有生產成果都成為在上位者上下其手嘅囊中物。

中共係蘇共嘅抄襲者,而中國平民則係次於歐洲平民嘅人形生物。中國人信仰空洞,生態系統脆弱,社會缺乏互助互愛之人道精神,從來缺乏堅定身分認同,無力對抗以利相交嘅劫匪集團,乃係合乎邏輯之結果。此之所以,中共治港超過廿年,香港社會上下,一早已經滿佈寄生蟲,大家亦毋須覺得意外,因為眼中只有利益而又貪生怕死嘅人,係一定會成為中共同黨。中共治下,香港自由市場所累積嘅信用評級同制度保障,已經由中共黨員一一收割,大型企業全部都已經完全失去自主,全因過去香港人見利忘義,唔知道自由價值高於一切。

英殖體制遺留嘅司法制度同公務員體制,係中共永遠無法建立嘅系統秩序,對中共蝗群而言,直頭如同見到糧倉爆滿咁吸引。運用緊急法同公安條例侵害香港人自由,安插中共黨員喺政府部門之中假公濟私,係為中共省略咗極多插旗打樁嘅工夫。以力脅迫,搶劫他人社經成果,吸乾他人百年遺產,以利誘惑,及時推出改革開放,招攬商人代黨開發世界工廠潛力,中共所有計劃,都係為權貴斂財而設,而香港資本家嘅角色,就係參與分贓政治,幫手拎住地圖指南幫手搵寶藏。如今,中國開發潛力逐漸見底,香港資本家精明如李嘉誠者,自然得以全身而退,但眼光短淺者,下場就只有領受萬惡地主標籤——好嘅損手爛腳,斷臂離場,壞嘅就只配成為收割對象,從此家道中落,身敗名裂。簡而言之,中共治下,任何發展都係唔會長久,唔會安全,因為劫匪嘅營生模式就係靜待平民耕耘有成,然後定期打劫,收為己用。

故此,身家乾淨嘅人,有所為有所不為嘅人,清楚知道損人利己之荒謬嘅人,最有能力對抗共產主義嘅侵略,而香港民族心存正氣,熱愛資本主義,正正就係天擇之適者。只要香港民族有力建立民族經濟,打斷中共收割程序,維持共同體健康運作,香港就會長命過中共,有望睇住中國解體,睇住東亞秩序重建。一直以黎,香港人因為擔心經濟變差,諸多顧忌,明明賺得一百都要分八十畀劫匪呢種不公比例都啞忍,於是任人擺佈,但而家既然雙方不惜攬炒,以反共反華反中國為前提,抗爭前景就即時有路可進,豁然明朗。

坊間有主張焦土者,一直提倡攬炒就係終點,但攬炒其實係擊敗中共嘅起點,係重新組織香港嘅契機,絕非末路。人要見到希望,想像得到美好將來,至會有為身邊人同下一代戰鬥至死嘅勇氣,焦土派自暴自棄,短期內確實可以點出情況之惡劣,但長遠計係絕對無濟於事。葛咸城內,小丑肆意妄為,摧毀秩序,輕而易舉,但大家需要留意嘅係,小丑追求攬炒,手段極具威力,但要佢領導破局之後嘅重建,佢係必然無法勝任。而更重要嘅係,香港人想要嘅唔係寸草不生嘅廢墟,而係災難過後重新建設嘅樂土,現代日本每次災難過後,國人秩序井然,如常生活,積極修復殘局,理應係香港民族應該學習嘅榜樣。只有具備頑強生存意志同埋生生不息民族想像嘅人,至可以喺亂世之中自助助人,免於淘汰——所謂臨時政府,理應係由經歷挑戰而大難不死嘅生還者創立,方有說服力,有錢有人脈,最為重要。

民族經濟嘅目的,在於確保香港人生財有道,補給充足,同時妨礙對家如同舊時一樣見縫插針,大抽油水。對內支持本土食肆企業同打擊中資連鎖餐廳財團係令人鼓舞嘅第一步,第二步應該係由中小企業挺身而出,改變大家焗住畀錢中國賺嘅消費習慣,而平民亦要停止交稅同畀錢政府,共同進退。第三步,亦係相當重要嘅一步,就係喺其他國家建立在地港人商圈,一方面賺錢援助本土,另一方面以工作簽證聘用自己人,保護民族精銳。加拿大溫哥華香港人社區,正係現成參考模式。只要有資金,在明嘅臨時政府就會有運作嘅基礎,而在暗嘅地下組織亦有可以配合嘅綱領,中共真正畏懼嘅,就係呢種互助互信之餘,更能互利互惠嘅真正共同體。同習近平閱兵講話入面講嘅全人類命運共同體相比,呢種至可以稱之為共同體。

共同體確實係源於想像,但想像而成之物,並唔代表虛幻不實。民族想像,令香港人相信奮鬥有意義,付出有回報,而民族經濟,就正正令形而上嘅民族精神化為形而下嘅物資連線,虛實交織,落地生根。民族有愛,唔可以空口講,正如大人要為小朋友提供三餐溫飽至可以再講家庭想像,如果連基本需求都滿足唔到,抗爭之中有幾多人戰死沙場,香港後勁不繼,都係會輸。過去,香港人不問世事,搏命搵食,但辛辛苦苦搵埋搵埋,每年納稅就係等同上繳國庫,養緊中共,從今以後,錢要無所不用其極咁繼續搵,但處理方式就只有兩個選擇:一係盡量慳儉,全數儲起,唔好交稅,二係創立或幫襯本土企業,避免肥水外流。有錢至會有民族,有精英至會有價值,猶太人就係成功例子。明白呢個道理,就會知道自己民族自己供養,播種收割一條龍,至係未來十年抗戰嘅唯一方法。

臨時政府之創建,目前時機未到,但民族經濟一經啟動,水到渠成之日好快就到。次序錯亂,就等同誤發訊號,浪費彈藥,暴露香港能者寡而弱者眾之殘酷真相。我自細見盡香港人操作資本之駕輕就熟,投資理財之運籌帷幄,見錢開眼之深入骨髓,對香港廣大同胞嘅無限創意同賺錢能力極有信心,所以深信只要大家精進自身,分工合作,民族精神就必定會發揚光大,發達建國係指日可待。

建國從來都有路可循,而成功抑或失敗,完全視乎決心。幾年之前,大眾思維都未準備好,自然無法消化自由香港、帝國極限、脫華入歐、民族經濟呢啲概念,但亂世之中,大家要生存落去,就應該未雨綢繆,勤力研究。善用中國解體時機,製造籌碼,以利日後與東亞強權合作,係越早開始做,日後成果就越豐碩嘅投資,錯過咗,第時一定會悔不當初。勇於擺脫繁榮表象,及早跳船逃生,下定決心嘅呢一刻,就係重新定義香港嘅黃金時間,為時永遠未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