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飲酒、痾尿、性暴力

高登有網民重推舊文,主張男廁全面廢除廁格及尿兜之間遮擋板,其原因是認為男性如廁,「就預左要同人較量,痾尿痾到遮遮掩掩,不如鴨尿片算喇」。雖然這篇文章,明顯是誇大其詞的潮文,但類似荒謬思維,其實在香港社會極為常見。

男人之間,乜都要較量,在華人社會,是一種江湖氣概的表現,而江湖氣概, 實際上是一種理應隨著文明演化而被慢慢淘汰的陋習。義氣在現代社會,應該脫離藉著無謂儀式投射的方式表達,而對剛陽之氣的盲目推崇,也應該告一段落。譬如斟洽生意務必應酬飲酒,酒量好則代表有男子氣概,共赴患難才是英雄,正是無聊至極的潛規則。

事實上,摸酒杯底的作用,在中外社會早就廣被認知。酒其實不能亂性,但酒可以製造一個亂性的藉口,方便與會之人混熟和拉近距離。因此遠至西周時期, 酒精已經在禮制之中佔一席位。當時主客相見,主者為客者斟酒,是為第一巡,然後客者舉杯回敬主者,則是第二巡,對飲是古代貴族必行之禮。而如今仍然掛在大家口邊的酒過三巡,所指的正是卸下賓主之儀之後,便可開懷暢飲的意思。這麼一種禮制的含意,暗示的是兩人的心思——主人敬酒,客人不一飲而盡,即是不賞面,不賞面即是二人尚有介蒂,而三巡順利渡過,代表的則是主客相契,那麼這場晚宴即可無所不談。正因為如此歷史淵源,人人皆言在中國做生意必得千杯不醉,因為飲酒多寡與相交深淺之間,早被劃上了大大一個等號。

drinking

與此同時,華人男性共飲,跟一連串與酒無關的瑣事又扯上莫大關係。例如夠不夠man,往往就在飲酒之中互相試探。當社交的功效與飲酒這儀式結合,全部舉動都會變得不再單純。譬如飲敬酒還是罰酒,就被認為是飲者態度的表達,飲得越多,就代表對賞酒者越尊重,相反飲得越少,就會被賞酒者和旁人視為無禮。另外,酒量的好壞,也會被視作男子氣慨的測量標準,因為飲酒講究的,是酒膽和酒量,一個男人飲得兇狠,酒精濃烈的Tequila一shot接一shot,就會被認定為勇敢而強大。

但大家明明心知飲酒多寡,與一個人的能耐如何是兩回事。同理,敢不敢露出性器官,甚至敢不敢與他人的性器官較短量長,也與一個人懦弱與否無關。然而,正因為這種反智想法總是佔社會大多數,所以劣幣驅逐良幣,一個自小喜歡進入廁格如廁卻又無甚主見的小朋友,若在小學時期曾被同輩灌輸「不露鳥就是懦夫」的思想,長大之後,就必然會咬緊牙關用尿兜,以違心的舉動順從世俗。然後,他更可能會為著適應主流,而再去傷害和挑釁另一位不欲暴露性器官於人前的男性,施加社會壓力。結果,個別一心保護自己私處,想捍衛些少私隱的男性,就被嘲笑為乸型,最終又淪為另一件咬緊牙關用尿兜的「勇士」。

認為同性必須不避赤裸相見的人,其實都是困於性別二元而且不懂尊重少數的惡棍,目中無人。假如公廁由他們主理,他們必然會在每個男廁裡面,廢除尿兜,直接興建一個小型噴水池在男廁中央,再加裝大量鏡子,好使所有男性都能望到對方的性器官,以訓練他人的男子氣概為宗旨。在他們狹隘的古老石山之中,根本沒有性小眾的概念,也沒有身體自主的權利,而只有嚴重得連自己都不察覺的性暴力霸權。我懷疑其實他們才是同性戀者。

其實人有自信,根本是沒有必要與其他人鬥這鬥那的。性器官大小,who fucking cares?就算是做愛,最重要的也不是軟硬粗幼長短,而是技巧氣氛情緒。社會進步,需要的是良性競爭,和更便捷的社交方式,就算要鬥,都應該鬥有意義的項目,而非陽具尺碼,或者酒力高下,如此低層次。至於男廁設計,假如政府要重建香港所有公廁,要建的必然是性別、傷健友善廁所,而非再分男廁女廁殘廁,助長一種違反人性的性別文化。人人都有自己如廁的方式,尿兜抑或廁格,其實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五月 3, 2014 by in 一亂 and tagged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