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厹與身體自主

自由,就係我有我自拍,你有你攻擊,然後我有我鬧厹,你又有你冷言冷語。自身體自主概念喺香港普及以黎,呢個情況都可以話係無日無之。

對我而言,任何主義或思想都係如同大自然中嘅物種,佢地會盡力繁殖,以求搶奪最多生存空間。用自然選擇理論觀之,女性主義者有理想,想改變世界,終極目標就係佔據區域食物鏈內盡量多嘅位置,極力擴展自身影響力。如果可以,我諗有唔少人直頭想劃一塊地,將全世界受壓迫嘅女性團結起黎,打倒萬惡嘅父權,建立女權烏托邦。如此積極嘅思想,信者努力不懈宣揚開去,係唔會突然自覺收油。只有遇到物理限制同埋同種或其他物種嘅競爭,佢嘅生長至會放緩,然後再因應現實而繼續演變。

成日有人話,女權思想唔成熟,畀啲時間父權就會自我完善,甚至話女權係仇男專制,我覺得呢啲意見其實都係健康嘅反作用表現黎。當某種思想變得太教條式太激進霸道,大自然必然會令佢發展受挫,因為物種散布到一定程度,總會威脅其他物種。世界上有無數理論解釋各種問題,但冇幾多理論可以解決一切問題,而應用樽頸之來臨,就好似物種總要經受嘅生存考驗咁。如果女性主義企唔穩,無助於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佢遲早都會出局淘汰。換言之,要擊敗走向膠化嘅主義,就係靠不停演化嘅另一啲主義抬頭,而所有主義要服眾,都要一直演化,對錯並唔係一時三刻可以定斷,但留得低就係成功。當物種嘅性狀有差異之後,環境會令佢保留或再變異,而由於環境不停變,物種普遍係唔會突然大倒退去千代之前嘅某種形態嘅。正因為咁,若然平等自由已經深入人心,我地嘅社會亦好難突然倒退返黑人係奴隸或者女人就係工具嘅時代,即使係俗稱父權撚嘅人都無法適應。

如今,父權撚同女權撚雙方,其實都係摸索緊一條新嘅社會規範界線,要重建唔係唔得,但只拆唔建,又或者界線飄忽,往往就成為女權為人詬病之處。女性主義作為一種思想而非一個政黨,有流派有演變,概括批評確實有失公允,而要求女權運動領袖自上而下領導方向,就如同要求父權撚嘗試讀兩至三本女性主義入門書籍至撩交嗌一樣係不切實際。因此,既然現時對女權嗤之以鼻嘅人,最常就女性放自拍上網發表意見,或者由呢個現象入手,可以係個好切入點。

當現實世界同網絡世界已經難以劃分,喺社交媒體發布近乎裸露嘅相,係咪有資格以身體自主之名,主導一種新嘅社交常態,其實就係爭論嘅核心。父權視角確實影響社會點樣理解性暗示,點樣看待女性身體,但若然為咗去除父權主宰而斬腳趾避沙蟲式抹煞所有性暗示,唯心主義咁統稱所有評頭品足皆係性暴力性騷擾,大眾本來享有嘅性幻想空間就會過分收窄甚至窒息,呢點亦係女權主義者應該留意嘅影響。主動分享自拍嘅人,不論男女,或者都應該有文責自負嘅意識。

事實上,部分開口埋口將女權掛喺嘴邊嘅人之所以惹火,都係因為佢地所發布嘅相,超出咗一般人期望會喺現實同網絡與人社交時會遇到嘅尺度。一般人按佢地心目中有關性感同性暗示嘅標準去檢視,可能係父權視覺影響,但唔一定就要承擔所有責任。就以出席酒店婚宴場合為例,女性時有低胸打扮,但普遍唔會令人覺得訝異,因為晚裝正裝去飲,已成常態,而低胸亦非罕見事。如果普遍人都不察有異,只有某賓客認為某女性咁著有性暗示,咁就可以話係淫者見淫。普遍人嘅觀感,固然未必係絕對正確,因為唔同歲數唔同背景唔同個性都可以有一套理解,但如果綜合唔同族群嘅答案,所得出嘅結論相似,咁其實就已經可以話某賓客確實係多慮,而某女性亦只係按社交場合佢相應打扮,唔應該受到冒犯。若然某賓客誤解對方打扮,對佢目不轉睛,甚至出言輕薄,令對方反感,就可以話係性騷擾。同樣情況,性別對換亦適用。

然後,我地假設同一個宴會場合,突然有人以全場最deep V現身,晚裝唔合理咁開胸開到落肚臍,旁人會有乜嘢觀感。首先,而且當然,佢絕對有自由以超deep V搶盡主角風頭,因為佢有衣著自由,中意點著都得,呢道唔係講緊是非對錯,而係講緊佢點解異於常人。佢出席婚宴前,早已經理解場合性質,應該憑常識去配搭衣著,自然亦應該考慮到超deep V可以留返無綫台慶至著。佢咁樣著,唔同族群都有可能會認為佢故意性感,咁呢種係咪就可以稱為blame the victim呢?我諗擺酒嘅主人家更加似係受害者,但無論如何,如果有人因此而對佢出言輕薄,都可以構成性騷擾。

所以,要理解喺社交網絡之上,出現成個框近乎一片肉色嘅相,係咪可以稱為濫用身體自主,發放性暗示吸厹,其實真係要睇埋發布者嘅caption,睇角度,睇構圖,睇好多好多嘢。性暗示本身就已經好難捉摸,口味嘅嘢又人言人殊,比較有意義嘅方法,或者就係執住每張相去討論所有細節。性暗示必然存在,但係咪同父權社會結構共生?假如性暗示必然有父權社會審美嘅殘留,係咪可能完全清除?如果毋須清除,咁性暗示點樣可以發放同接收得更理想?我地知道人需要發放性暗示去滿足本能,又需要有接收性暗示嘅敏感,咁幾時至可以喺尊重彼此(非只限女性)嘅情況下,啟動接收嘅sensor?拒絕接收,要講到將明確至可以代表唔係欲拒還迎?父權萬年歷史,係咪又從來冇一個藝術角度去欣賞女性,例如寫真集?喺宣稱父權撚又再一次向發布者施加性暴力之前,其實有好多嘅前提要諗。如果三點式夾胸自拍惹人注目嘅原因單單係香港風氣保守,亦未免太高估歐美世界嘅開放程度。

我有個朋友,佢兼職去畫家嘅私人畫室做藝術model,起初合作,佢好有戒心,但對方冇乜嘢,於是佢都諗住冇乜嘢。不過,到稍為熟絡之後,二人共處一室,對方就反常咁不停傾啲唔知算唔算平常嘅偈——對方形容佢屁股好似啤梨,然後話自己想食啤梨;研究動作嘅時候,對方要求佢戴眼罩,但唔講原因,又拎啲腿張開嘅下體素描舊作出黎問「Do you want to do it」;對方話生果要批皮,英文係peel,令佢聯想到appealing,就好似我朋友咁;對方突然話去食蜜糖,擠咗啖蜜糖落口,然後就問淋啲落我朋友身上好冇,我朋友話唔好,佢就隨即另開話題問我朋友知唔知蜜糖對做愛好有用,因為咁樣係雙贏,又談及日本人正面對性沮喪。

其實類似嘅試探性話題好多,重係密集式發放。但礙於對方只係提出按摩要求,未有進一步行動,我朋友雖然感到極為唐突,都只好一笑而過,因為講清講楚,突然疏遠對方,對方大可以話自己只係講笑,或者以文化差異為擋箭牌,始終「Do you want to do it」所指真係可以只係藝術要求。我朋友絕對唔係懦弱怕事,亦唔係動不動就覺得自己吸引到會輕易招惹性暴力嘅人,但喺呢啲情況,就算真係自覺受到性騷擾,又可以點樣一口咬定對方係發放性暗示?

老夫老妻赤身裸體喺房內行走,唔一定有性暗示。一班朋友坐埋分享性事,都唔一定有性暗示。就算摸身摸勢,製造身體接觸,都可以聲稱無意為之,唔一定有性暗示。由此可見,喺示好同冇示好之間,喺明示同暗示之間,我地真係要衡量好多嘢。見到手臂就諗到性交,可能係心邪,聽到日文就性興奮,可能係睇得鹹網嘅截圖同廣告太多,但鹹網往往亦係性暗示性幻想嘅集大成,而如果性要還原到動物性嘅交配,人類亦會失去好多情趣。若然父權已成事實,徹底根除父權亦非辦法,要促進性別平等,令所有人都意識到平等之必要,或者需要更為利勝於弊嘅alternative。

推廣性別平等,其實絕對有冇咁惹起爭議嘅方法。北歐出名宜居,其中瑞典嘅性別平等指數居高不下,我諗法定有薪侍產假,都係其中一項廣受歡迎而又確有教化作用嘅政策,因為將心比己係推動平權嘅關鍵。雖然北歐文化異於香港,起步點已經唔同,但男性主導,亦係瑞典舊俗。雙親都要放侍產假,男性可以賦閒在家,即使本身思想父權,焗住對多咗小朋友,自然更能明白湊仔住飯其實極之費神。當女性育兒壓力減輕,患產後抑鬱嘅風險亦會降低,對家庭以至社會都有益處。另外,由於雙親要自行分配假期,共同承擔育兒責任,政策亦令向來係經濟支柱嘅男性自然可以設身處地,了解伴侶,亦方便更多女性追求事業,提升收入,從而獲得更高社經地位。香港嘅父權撚女權撚若然要爭辯,時間用喺呢啲地方,或者更加重要。

回歸返思想傳播如同物種繁殖嘅比喻。女權主義作為社會主義分支,只要生命力頑強,其實都可以如同社會主義一樣,逐漸補充資本主義社會嘅缺失,淘汰父權撚。若然非要將父權連根拔起不可,決意瓦解成個權力結構,最快捷嘅路,應該係等女權界列寧冒起,另闢區域由零開始至係。不過,女權建國嘅代價始終好大,因為以增加某一部分人嘅權利為由,去剝削某一部分人嘅自由嘅事,殷墟之鑑,歷歷可見,香港黎講,始終唔算嚴峻,唔算急切,要唔要講到瓦解父權,或者都要注意返時機係咪成熟,條件係咪許可。

人類以外在條件吸引人注意,其實無可厚非。然而,動不動拎身體自主作擋箭牌,言論頻頻自打嘴巴,甚至一邊自我物化販賣身體以滿足父權社會男性慾望,一邊聲稱推廣身體自主女權無罪,會令本來就對女性主義一頭霧水嘅人更加疑慮,亦係情有可原,畢竟富有中國特色嘅社會主義,真係好自相矛盾。我理解性別平等嘅目的地,永遠未到,只有更好,沒有最好,但針對返香港嘅情況,仍然有好多人講緊男性就要堅強,女性就要斯文,男人大條道理唔顧家,女人吞聲忍氣為頭家,某啲人所受嘅父權傷害,其實真係比某啲人所受嘅父權暴力,更加沈重,只係啲忙於以搔首弄姿去自我充權嘅人,往往視而不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23, 2017 by in 二蕪 and tagged .

導覽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