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嘶亭

Orderly inhuman. Trivially sensitive. Deadly deadly.

堅係無題

心癢回首,頻頻動筆竟已是兩年前的事。回想當日奔走旺角的癡態,再讀到「常言政府是高牆,人民總是雞蛋,但即使是雞蛋,從外打破才是食物,從內打破就是生命。香港越急躁越紛亂,我越想像隻雞蛋,伸張肢體,抬頭挺胸活下去」這些自己親手寫下的妄語,只覺仿如隔世,無比陌生。

放下了流暢自如表達想法的能力,有如放下了一柄未至見血封喉也自問好歹不失禮的刀,這其實一度使我陷於莫名的痛苦,但是遠離是非之地,換到的是平靜。而且,那許許多多一向對自己沒有要求,也沒有自省之心的人,我對他們也有了以往從來未有過的同情。因為我總算體會到那種鬱結滿肚,卻又不能以藝術、音樂、文字等等工具去代為詮釋,最後只能任得時間去平伏自己心情,或是借助其他事物分散注意的無力,而這種無力在香港原來極為普遍,極為尋常。引人共鳴那堆圖文廣為傳播,其實就是這麼一個結果。失語的人需要有人代言,找到了也就甘之如飴,因為這使他們省略了艱苦的組織,而難得的是,他們又真的不察覺到自己的獨特,不願意浪費心思去傳達與眾不同的自己,而是安於成為大眾的部分。

從前近乎每日產出所謂文章,自以為有益於世,實際上不過是信手領取稍通文墨者的紅利,藉著代替他人寫出他們難以言傳的想法,引發共鳴,博取輕易賺來的重視,要精闢沒有精闢,要獨到沒有獨到,可說是自尋煩惱而一無所得。抽離過後,就發現這個廢氣滿溢但靈氣卻相當稀薄的地方少你一個不少,日日如常運轉,不值得花費那麼多的精力去經營,尤其是我這種不善經營的,本非英雄而又學人英雄氣短的,到頭來自然更只有悄然而滅的收場。既是如此,大概堅持才是最最不明智。

說到底,我已經沒有堅持的理由。缺乏自知的人,往往要透過自我安慰與自欺欺人的交替方能延續日常生活,其中大部分人都沒有退出的勇氣,一旦有了閒人過客的客氣奉承,積了一群爐邊好友,或是頗有小成,留戀更是難免。人始終需要認清自己,多於自我催眠,安於閒人過客的客氣奉承,很容易便會過渡成鼓勵以至相信自己必然有人賞識這種心態,而這是危險的。

有時我確實懷念舊時不得不臣服於體內不請自來的血脈賁張那種亢奮,但想到涉足其中,就難免捲入漩渦,更需要消耗大量時間消化消息,毫無養分,於我無用,就寧願就此別去,一去不回頭。間歇的,也有友人代友人查詢我的去向,但我想這實在不是甚麼緊要事——客人不過是發現街角某間水族用品店某個魚缸少了某條熱帶魚,不痛不癢問了東主一句,只要過了幾日依舊望見滿缸五彩依舊活潑就可以了。

先前,我只知道人的轉變可以很快,卻不知道人的轉變的確很快,快得只消一下巧合的拉桿,一剎司機的走神,軌道就會切換向了全然不同的方向。這自然不是表面上拉了一下桿那麼簡單,也許這種厭倦在我心中已經很長一段時間,只是當局者迷,太自以為有必要壓下而已。最近寫字真的太少,就連好好講完一段完整說話的機會也少,即使偶爾聽了不合格的網台節目,看了滿地的反智言論,也已經提不起勁去冷嘲熱諷,怒氣與銳氣一直消退。新近知道的潮流事,就是JM tone的kind of sweet,鴨脷洲口音,也是今朝youtube掃視到才略知一二。

更誇張的是,即使在現實生活中,我也已經成了犬儒主義者。眼見那些自詡為某某主義者的人散播愚昧,只是選擇性去領取某某主義帶給他們個人的好處,而不承擔身為某某主義者所附帶的坦白及誠實義務,我也沒有說過甚麼。又眼見那些屢勸而不改,毫無自省之心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錯,踩在我無法容忍的底線邊緣,我竟也因為氣餒而乾脆抽身,不再給予意見。更甚的是,我甚至會採用我本來極為討厭的待人處事方式,以眼還眼,反彈給那些不負責任的人,與他們鬥爛。除了陌生,我也不太知道怎去形容自己,但有些人會稱呼這一種轉變為入世,或是成熟,好似係。

其實這些牢騷並無意義,反正我也不是需要別人鼓舞或是理解那種人,而且也沒有人真心想要了解網絡上不知哪一端的別人。今日打風,正好無聊,又正好有友人問起,我就稍作整理而已。這個wordpress介面真的好陌生,陌生死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十月 21, 2016 by in 一亂.
%d 位部落客按了讚: